韩流与韩国瑜-资本主义危机孕育的右翼民粹派

2019年5月3日 下午 11:45

“韩流”为何能迅速冒起?它代表怎样的政治力量?

许伟育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韩流”的势头正继续发展下去。韩国瑜的民调支持度远超蓝绿两党有意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的人物。他在民进党执政20年的铁票仓高雄出人意料地当选市长,瞬间冒起已比号称“白色力量”的柯文哲更引人注目,甚至是柯文哲支持度衰落的部分原因。面对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初选,韩流激烈反弹,迫使国民党主席宣布将征召韩国瑜参加初选。韩国瑜一直未表态是否参选,但他接连出访中美,显然是为此作准备。“韩流”为何能迅速冒起?它代表怎样的政治力量?

韩流的诞生

自90年代以来,台资工厂转移到中国或其他劳动力更廉价、工人组织薄弱的国家,再加上2008年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冲击,台湾资本主义的发展渐渐的不再能够维持“台湾钱淹脚目”的经济荣景。民进党上任以来推动新自由主义政策变本加厉,恶化与延续了基层工人对未来的悲观绝望与当下的贫穷困境,中产阶级生活水平的持续恶化,而国内大资本家继续大发其财。

以最新统计的105年综所税申报资料来看,国内最贫穷5%人与最富有5%人的当年度收入贫富差高达105倍,但这都还未算上未被计入在内的资本报酬:利息、股利所得及证券交易所得等。简而言之,真实的贫富差距恐怕是乘以千倍万倍。

对贫穷的恐惧与生活水平停滞下滑的不满,是扁马蔡三届政府皆不能得到群众稳定支持的重要因素。这也是柯文哲、韩国瑜等民粹政客兴起的重要背景-在欠缺工人阶级左翼政党作为替代力量的局面下,他们被错误地视为主流蓝绿政客之外的新方案。

民进党政府上任后启动劳基法改恶、年金改恶,而在婚姻平权方面则迟迟不兑现承诺并引起反同势力的扩大和增长,多场大规模抗议和运动接连诞生。蔡英文的亲资面目愈发清楚地暴露出来,再加上民进党淡化台独立场,曾在2016年投票给蔡英文的许多选民和年轻人感到被背叛与失落,进而使民进党声望大幅跌落,引起中间选民支持民进党的意愿大幅下降,国民党藉此收割广泛的反民进党情绪。

韩国瑜喊出“又老又穷”,“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财!”,整个台湾资本主义的基层生活负担沉重、薪资停滞微薄、青年人口外流的困境,前者企图收割劳苦大众的情绪。后者,民粹式的浅白回应了基层群众对贫穷的畏惧。现在,他提出“台湾安全,人民有钱”,蒙骗畏惧中共军事恫吓与受贫穷所苦的基层群众的支持。很多韩流支持者缅怀国家资本主义时期强人政治所经历过的经济荣景,并将希望投射在中共独裁与两岸市场融合上。中共创作的经济发展神话,藉由两岸交流与亲中媒体宣传,使相当部分看不到出路的基层群众幻想自身的经济困境能在两岸市场融合、甚至是两岸统一中找到出路。

另一方面,右翼宗教势力在反同运动中变得更加政治化与强大,韩国瑜为赢得反同势力与选民支持,也迎合蓝营既有的保守倾向,公开反对同婚合法化和攻击性平教育。而原本支持民进党的长老教会则因蔡英文在同婚问题上的模糊态度纷纷表示不满,视她为反同势力的政敌。在对民进党的普遍不满下,“转型正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年金改恶政策一定程度上帮助国民党重新收拢了自己的传统支持者(例如军公教群体)。“1124反东厂”这句蓝营反对转型正义的选举动员口号,在大选期间在蓝营选民中引起强烈回响。在自由派份子的施压下,民进党着手将转型正义摆上议程,但它没有能力彻底清除蒋氏父子在台湾社会上下遗下的各种残余。也因此引来蓝营及其选民的反扑。

在这个基础上,韩流席卷了右翼势力、部分保守的中间选民与对民进党感到失望的泛绿选民。结合起国民党地方派系与亲中资产阶级媒体的造势吹捧,韩流席卷全台。

韩国瑜的主张

韩国瑜不同于传统国民党建制菁英,无显贵出身。在国民党机器中,从议员助理爬升至立委,2000年因于党内失势而连任失利,07年尝试复出也未果。期间,依靠其妻之李日贵家族权势于云林斗六兴办维多利亚学校。2013年,代表云林张派出任北农总经理。韩国瑜此人,过去为党国服务,尔后投靠国民党地方派系,如今誓言做资本家们的好朋友与仆人。究其背景,虽无显贵出身,却也深黯欺世盗名与升官发财之道。

借助韩流,韩国瑜提出更加亲中的新自由主义主张。他主张自由经贸区与大举开放中资入台。他支持九二共识。这个立场具体而言便是:扫除有碍于资本获利的因素-劳工抗争,劳基法,环保法规,赋税-及一切对资本活动的约束。而在自由经贸区中,资本活动所受的管制将大幅减少,工人将失去相当大程度的权益保护,并将导致全国劳动条件的普遍恶化,资本逐利的最大化。

当然,韩流的兴起也助长了中共在台的影响力。作为公开支持九二共识且强烈反台独的国民党政客,当前高度的公众支持使中共在韩国瑜身上看到了谁是最佳代理人。

在韩国瑜胜选之初,他抛出开放中资来台置产,实质意味着房地产的炒作。上任不久后,亲中媒体吹捧捏造他争取了相当多外国厂商的农产订单,但实质上这些外销农产订单的受益者是盘商与富农,而非那这真正为生活所困的小农贫农。

简而言之,韩国瑜作为一个右翼民粹派政客,他利用着资本主义危机所制造的群众愤怒与自身的草根形象来推动一个亲中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但当前基层工人的生活困顿与中产阶级生活水平的下滑,正是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成果。

韩国瑜神话何时破灭?

作为国民党当前最有可能胜选的选项,韩国瑜有意参选总统,过去他的不表态是为了酝酿积蓄向朱王二人施压的韩流声势。朱立伦虽不愿退出角逐,但在蓝营内部施压下也逐渐软化立场以求政治生命的延续,王金平则仍丝毫不退,这便使他成为蓝营内的众矢之的。现在,在韩流的压力下,国民党中央表态将征召韩国瑜参加初选。

如果在蓝营大团结拱韩的情况下,民进党与柯文哲的选情都将极为不利。

看似是韩国瑜在改变台湾传统政治格局,但其实恰恰相反。政治版图碎片化和政治真空为所谓的“非典型政客”提供了空间,柯文哲是更早的表现。但这些“非典型政客”亦无法为基层群众提供真正的解决方案,因此往往是昙花一现。韩流冒起之后,柯文哲的光辉很快黯淡下来。

现在郭台铭参加国民党初选,也已开始挑战韩国瑜的地位。目前郭台铭的民调支持度仅比韩国瑜少不到3个百分点。

韩国瑜这种民粹政客反映着政局的两极化,他现在虽然民调最高,但同时也受最多人反对参选总统。反对者主要是年轻人。就如柯文哲一样,韩的支持度是极为不稳定的,他将会激起特别是年轻人的反抗,因此其未来声势还是有很大变数。世界各地这种民粹政客往往来得快、去得快。

在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期间,中共网军的高调介入与亲中资产阶级媒体的全力吹捧,已让人看见了在韩身后有着中共独裁的支持,如今亲中共势力已展开进一步的网路战。亲台独势力已经开始重启抗中保台的政治议程,包括动员反亲中的游行,以及发起反对亲中媒体的运动。其内部虽仍有许多分歧,但一致的是将保卫民进党连任视为总目标。他们虚伪地利用“护民主”来动员群众,实际上民进党几年来亲财团和反民主的政策正是韩流的制造者。真正反韩国瑜的斗争需要工人阶级的独立斗争,而不能依赖绿营势力。

抵抗韩流-需要反独裁护民主的左翼政党

韩流既诞生于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恶果和独裁遗毒之上,只有建设一个坚定反对蓝绿两党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群众性左翼政党,才能终结新自由主义政策对基层与中产的毒害,才能阻挡右翼民粹派与亲中共势力的兴起。藉由群众抗争,打倒政商权贵和反民主趋势。

台湾作为美帝附庸,部分群众期盼要两岸和平,承认九二共识或推动军事化都是缘木求鱼,只有终结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与资本主义体制,才能结束中美两国以台湾做为地缘角力筹码的局面。这将是社会主义民主制的台湾独立。

抵抗韩流与亲中共势力的民主抗争,不仅需要反对中国帝国主义在台代理人,更需建设一个横跨中国与台湾的反独裁,反资本主义的群众斗争—打倒中共独裁,才能终结中共威胁与恫吓;打倒资本主义,才能实现100%的民主权利-因为它必须铲除垄断财富与政治权力的财团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