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再次政变!抵抗送中恶法 行动需要升级

2019年5月9日 下午 10:04

反对送中恶法的斗争正在白热化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在4月28日13万人游行后,政府立场显得更为强硬,企图加快步伐在7月立法会休会前通过逃犯条例修订。连立法会行政机器也已公然成为政治打压的工具,可见今次威权攻势来势汹汹,反修例迫切需要更有力的斗争方式!民阵号召5月10日在金钟政总外集会,抵抗建制派操控立法会。社会主义行动呼吁各位响应!

包围立法会的行动应该尽快开始,更需要政治罢工罢课一天,重建群众性、战斗性的民主运动。

涂谨申根据议事规则主持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有助民主派拉布。但在5月4日,建制派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里自导自演通过一份“指引”,由经民联议员石礼谦取代涂谨申主持会议。这是一场小政变,也是为建制派进一步操控立法会打开先例。这种做法明显违反议事规则,但却受到立法会秘书长陈维安的支持。

5月6日在建制派议员的缺席下,民主派照常召开法案委员会并选出民主党涂谨申为委员会主席。然而立法会秘书处明显站在建制派一方,杯葛当场会议。建制派议员称他们会在5月10日召开自己的法案委员会会议。因此,现在逃犯条例实际上形成了两个法案委员会。斗争和打压将更加激烈。

民主派很可能会尝试通过司法途径(例如禁制令和司法覆核等)阻止建制派的非法会议。但建制派掌握着议会多数以及秘书处,因此单靠司法上的斗争最多只能拖延一下,更何况法院已经成为政治打压的工具。现在建制派在立法会横行无忌、手法粗暴,不排除会直接将法案提交至大会,只要建制议员做举手机器就可通过。群众运动迫切需要动员起来抵抗,并将行动升级至罢工,才有足够力量抵抗这条恶法。

通过近年来的政治清洗,建制派已占直选议席多数,控制整个立法会,无论谁主持会议,法案最终也会通过。但建制派更要牢牢操控审议程序,确保修例可以迅速通过。因为他们害怕泛民会拉布拖延法案审议,而立法会的辩论平台将会动员大批群众。

立法会秘书处的伪中立被揭露出来,激起群众愤怒。最近,有已辞职的前立法会保安召开记者会,揭露秘书处在2017年曾要求她在申报书上填写自己属於“黄”还是“蓝”的。当她拒绝表态后受到上司的针对和打压,以至她在今年较早不忍压力辞职。她也被要求不可以与一些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助理交谈。

中美冲突的因素

林郑也面对资产阶级中的一些派别反对,主要是外国资本家和香港较小的资本家。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去年年底的僭建丑闻,为免引起民情反弹,在逃犯修例案中一直躲在背后,而由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作为主要推手。但近日情势严峻,连郑若骅也要开腔表态。

由於中美冲突持续升温,甚至有可能谈判破裂,美国加强利用人权、民主的议题向中共施压,以换取谈判筹码。美方甚至发出威胁,指逃犯条例有可能令香港卷入中美贸易战。

国际商会香港区会最近对《逃犯条例》修订表达“强烈忧虑”。国际商会香港区会支持一带一路和大湾区发展等中共资本输出政策,但特别是在中美谈判重新陷入危机时,他们担心自己像华为孟晚舟那样成为中美冲突的牺牲品。而香港商家在内地经商时,行贿以及洗黑钱可谓常态,故此他们担心引渡条例会威胁他们。另外,在转向亲美的蔡政府统治下,台湾行政院陆委会更表示,即使香港通过法案也不会引渡陈同佳回台湾,明显与林郑作对。

有一种说法指,逃犯条例并非中共交给林郑的政治任务,而似乎是林郑为取悦中共、减缓为廿三条立法的压力。因此推论林郑有机会撤回修例。然而,不管这是否事实,现在事态发展而令逃犯修例变成廿三条立法的预演。林郑认为如果今次修例失败,未来更难推动其他打压民主的措施。因此政府并不会因为大规模上街而让步,除非行动升级至威胁政府的统治。

斗争的下一步

上街以至包围立法会,都是动员的第一步,但罢工才能直接瘫痪经济,停止社会的运作,给中共、林郑和支持修例的大财团造成最大打击。现在没有犹豫的时间,必须汲取过往失败的教训。2014雨伞运动的时候,正因为泛民领袖不敢果断将行动升级,使运动没有赢得任何诉求而失败告终。

民阵希望将六四连系至反逃犯条例,并藉着六四三十周年的大台,号召数以十万计的群众参与反逃犯条例的斗争。如果真的如此,可说是大大改变了支联会领导的一贯做法。温和保守的支联会过去都想限制六四集会为纯粹的悼念,而不想与今天的斗争连系起来。

然而,观乎现在形势的迅速发展,不排除建制派会在六四前已经通过法案。因此有迫切需要尽快动员群众,并讨论如何将行动升级,包括发动罢工的可能性。社会主义行动正在积极宣传罢工作为斗争升级的方案。如果民主运动的领袖现在号召全港一日的政治罢工罢课,作为后续斗争的新起点,将可以成为重建反威权运动的跳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