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赢得绿色新政需要挑战资本主义

2019年5月9日 下午 8:40

转型必须将大银行和主要金融机构收归公有Elan Axelbank

社会主义替代(美国)

对於气候变化议题,如果只是盼望但没有行动,那麽就像在大规模枪击案後「哀思和祈祷」一样没有意义。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2018年10月发表一份特别报告,警告如果没有重大改善,那麽到2050年,全球遭受致命热浪侵袭的人口会增加逾3.5亿;美国西部森林火灾波及区域将会是2019年前的至少两倍;此外公共基础设施和沿海房地产或将蒙受1万亿美元损失。截止2014年,美国排放了全球温室气体的20%。

绿色新政是什麽?

数十年来,哪怕承认气候变化真实存在也被视为激进。现在气候变化得到广泛承认,但是在政治建制令人恼火的不作为面前,被视为激进的实际上是解决这一严重问题所必须的大型方案。

在各种问题上,建制政客提出的解决方案与问题的严重性之间都存在巨大差距——无论是严重的经济不平等,还是制度性的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或是即将来临的气候危机。这是推动全球各地普通群众政治化与激进化的核心因素。

在这一大背景下,来自纽约市的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国会议员亚历山卓娅·欧卡西欧-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的绿色新政正在全国赢得大量支持,并为关於对抗气候变化所需行动的辩论定下基调。

欧卡西欧-科特兹提出的绿色新政是一项决议而非法案,这意味着它不具约束力。如果决议通过,它首先会要求国会通过真正的法案和政策。绿色新政要求美国的电力完全使用洁净丶可再生及零碳排放的能源。尽管大部分媒体称,绿色新政要求2030年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但决议本身并未定下确切年份。绿色新政要求彻底改造美国交通系统,使之符合环境需要。它也要求升级美国的所有建筑,以达到能源效率最大化;新建筑也应如此。它还主张在技术丶专业知识丶产品与资金上进行国际交流,以帮助其他国家也实现绿色新政。

该决议是一项影响深远的反贫困方案,强力谴责经济与社会不平等。它要求创造数百万「高质量的工会工作,这些工作应支付普遍水准的工资,雇用当地工人,提供培训和升职机会,保证受产业转变影响的工人得到平等的工资和福利」。它还要求建立民主的丶参与式的程序,让工人与受压迫人群在地方层面规划丶实施和管理绿色新政,尽管它没有说明如何落实。

绿色新政不仅谈环保,还要求美国所有人都得到足以维持家庭生计的工作丶充足的家庭事务假和病假丶带薪休假和退休保障。它还要求终结对妇女丶有色人种和移民的「历史性压迫」。该决议最後要求联邦政府确保所有人享有高质量医疗丶可负担住房和全面的经济保障。

尽管美国是世界历史上最富裕的国家,但美国一般民众的任何基本诉求都没有得到保障。资产阶级及其代言人告诉我们,满足每个人的基本需求并转向100%使用可再生能源将耗费太多资金。但与此同时,美国最富有的3个人的财富与该国收入最低的一半人口一样多。 自1988年以来,全球100间公司排放了70%以上的全球温室气体。现实是,少数人为了大量捞取利润正在牺牲人类文明和地球。绿色新政旨在扭转这一局面。

怎样才能获胜?

2018年IPCC报告估计,实现IPCC的计画需要每年花费9000亿美元。绿色新政即是以IPCC的提议为蓝本。欧卡西欧-科特兹提出,应当向所有超过1000万美元的收入徵收70%的税来满足一部分花费。这将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还不足以支撑整个计划。其馀资金可向大型化石燃料企业丶大银行和金融机构徵重税。然而,这些企业并不想交数十亿美元的税来应对气候变化。 他们准备对绿色新政展开大规模反对行动。随着绿色新政的支持度增加,反对行动也将越来越猛烈。
到目前为止,反对声音主要是称绿色新政不切实际。洛伦索·冈萨尔维斯(Lourenco Goncalves,净资产6000万美元)所说,绿色新政「只是一堆想法,即使作为理论也不成立,更不用说要实现它了」。统治精英和政客在其利益受到勇敢的进步思想威胁时,往往首先会丢出这种随意的否定。在2016年的民主党初选中,希拉里·柯林顿多次提到伯尼·桑德斯的许多提议(特别是全民医保)就像「空中画大饼」。

3年之後的今天,多数美国人都支持全民医保,包括多数共和党人。长期以来的政治建制与亲财团的民主党人,如科里·布克(Corey Booker)或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了大多数民主党选民还能「想到」自己,现在也感到不得不对这些政策给予口头支持。他们也可能会在口头上支持绿色新政。

然而我们要谨慎。在选举期间对绿色新政给予口头支持,与支持达成它所需的具体措施,有着很大差别(更不必说与为赢得它而建立必要的运动之间的差别了)。在支持绿色新政的公开言论背後,游说团体和强大的财团利益会对这些政客施加压力,甚至指示这些政客哪些事能做丶哪些事不能做。

工人阶级的力量

为了联合所有想要阻止迫在眉睫的灾难的人,我们需要一系列明确丶大胆的要求,还需要清楚地了解如何才能赢得重大的进步变革。唯一能够对抗强大财团的是以工人阶级的社会和经济力量为中心的群众运动。

最近,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能源委员会的领导层向绿色新政的支持者发了一封公开信。能源委员会的领导层同意需要应对气候变化和投资可再生能源技术,并注意到绿色新政要求将工人和工会纳入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然而,他们认为,决议本身「远没有提出足够的具体方案来解决我们成员和关键经济部门的就业问题……而且其承诺是不现实的丶无法实现的。」他们接着说,「我们不会袖手旁观,不会坐视我们会员的工作及其家庭生活水平受到威胁。」

能源委员会的公开信有一些散播恐惧的成分,我们揭露他们的不实说法。真正威胁工会成员和所有工人的不是绿色新政,而是制造业丶建筑业和能源业的老板以及两个亲商建制政党。资本家和两大政党允许低工资丶削减福利和生活成本不断上升的现状继续存在下去,当然也无视即将到来的气候灾难。

事实上,该决议要求「高质量的工会工作……培训和晋升机会,并保证受转型影响的工人得到和过去一样的工资和福利。」如果决议提出更具体的主张,那麽会更好,但决不能说现在的决议是在攻击工人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水平。环境运动经常错误地无视工人对其工作和生活水平的合理担忧。Ocasio应该接受进一步对话,并公开要求这些劳工领袖坐下来讨论一个能够联合所有工人和环保主义者的提案。

全国各地有些工会支持采取强有力的反气候变化行动,例如联合运输公会丶美国传播工会和全国护士联合会,以及包括建筑行业在内的许多其他工会的地方分会。这些工会应积极地为工人的绿色新政争取支持,展现出与目前控制着大多数工会的保守领导不同的立场。应该被踢到一边的是化石燃料公司的老板,而不是能够为产业转型发挥关键战略作用的工人。

要赢得工人的绿色新政,需要包括工人在内的群众运动,通过群众抗议丶工业行动和罢工全力行动,而不能将民主党或共和党的亲商领导者误认为盟友。
我们主张公有制的原因,首先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决策受私人公司的利润左右。要想认真对抗气候变化,将会直接打击美国大部分企业的利益,因此政治建制反对任何迅速实现100%采用可再生能源的提议。

即使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如果建设起足够强大的群众运动,也可以赢得绿色新政的某些诉求。但要实现到2030年完全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就需要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将关键经济部门公有化。不幸的是,Ocasio-Cortez和Sanders都不认为我们必须打破资本主义才能实现反气候变化的目标。这是他们的根本弱点。

只要主要的能源公司是私有的,因而以利润和竞争为运行基础,它们就会反对绿色新政,而整个绿色新政所需的庞大资金丶计划和合作也就根本无法实现。我们需要将主要的化石燃料公司收归公有,置於劳动人民的民主控制下,才能实现这样一项影响深远的计划,特别是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

转型必须彻底改造基础设施,同样也需要将制造业和建筑业的关键部分收归公有。以民主商定的计划为基础,将可以大规模扩展公共交通;建造新的高速铁路和火车;使汽车工业迅速摆脱石油,只生产电动汽车。为了配合上述变化,也需要更新公路基础设施。

需要公有制

如上所述,这种规模的计划每年将花费大约9 0 0 0亿美元,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但是社会拥有足够资金。仅美国最大的15家银行总共就拥有13.5万亿美元。它们永远不会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而自愿放弃这些钱,因此转型也必须将大银行和主要金融机构收归公有。

只有团结的工人阶级群众运动有意识地行动,才能将这些关键行业公有化,因为亿万富豪阶级将极力反对公有化。这场斗争的关键工具是建立一个具有明确社会主义纲领的新工人阶级政党。
我们完全同意绿色新政更广泛的目标:消除贫困和压迫。但这些目标无法在现有体系内实现,同样需要进行革命性的变革。将经济的主要支柱收归公有,以建立一个以人类需要为基础的民主计划经济,为建设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丶根除剥削和各种形式的压迫奠定基础。随着国际气候危机的升级,人类空前迫切地需要从资本主义走向社会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