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镇压继续 6 名北大学生被捕

2019年5月22日 下午 10:49

社会主义者谴责中共独裁政权的暴行,要求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五四100周年前夕,北京大学6名左翼学生被捕,下落不明。目前因参与佳士工人斗争而处在监禁下的工人、学生、青年有约50人。而协助打压左翼学生的学生干部则被北大评为“共青团标兵”。中共政权害怕左翼青年和工人在五四和六四纪念日发起新的抗议,更害怕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群众抗争愈演愈烈,因此采取新一波镇压。

警察暴力

今年五一劳动节前,邱占萱、焦柏榕、孙嘉言、李子怡、王瀚枢等5名北大学生前往北京郊区工厂打工,但于4月29日被捕。同日,另外一名北大学生沈雨轩在校内被捕。没有消息表明他们正在进行抗议活动。随后佳士声援团公布了他们在被捕前录制的视频和通讯纪录,揭露出令人发指的警察暴力。

北大马会前会长邱占萱在视频中说,他曾连续5天受到警方虐待,包括长时间审问、打耳光、脱衣服搜身、以高音量收听习近平长达三个小时的十九大报告、以及性骚扰。北大马会于去年12月底被校方接管。

沈雨轩及另外一名学生在28日晚受到警察审问。当时沈雨轩正在上厕所,警方踹开厕所门,将她按倒在地强行带走。两人在审问期间受到殴打辱骂。沈雨轩于次日再次被捕。

佳士声援团也公布了北大校方和警察更多的恶劣行径。例如一个学院团委书记借调查原马会女性成员的机会进行言语的性骚扰。甚至有警察“坦率”地对学生说:“不愚民维稳成本太高”。北大左翼学生将自己受到的监视、骚扰、恐吓、辱骂、殴打称为现实版的1984。中共政权对于反对力量的活动变得越来越敏感,是因为统治精英清楚地知道群众在独裁统治和资本主义下积压起来的各种怒火、工人阶级的潜力、以及当前具有潜在爆炸性的政经局势。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尽管学生们现在面临着巨大困难,但政府仍然害怕他们的运动会壮大起来。”由于担心反过来鼓舞青年抗议,特别是因为佳士工人和青年斗争,今年政府的五四纪念活动远比预期低调。

从去年8月的全国大抓捕以来可以看出,接连的打压令原本对中共还抱有一些幻想左翼学生开始看清,中共并不是一个社会主义政权,而且向习近平表忠也无法避免打压。一名学生在谈到最近的抓捕事件时说:“习近平的五四演讲充满了关于国家荣耀的口号,但实际上我们这个社会正在经历猛烈打压、更严厉的管控和全面审查。”

而且,国家镇压已经从激进左翼青年蔓延到温和NGO。5月8日,北京、广州、深圳的3个劳工NGO被警方查抄,4人被带走(李大君、周丽娟、梁自存、李长
江)。目前尚不知查抄原因。

相比于过去被打压的NGO和自由派劳工活动者,这3家NGO更加“温和”,主要为
底层工人提供生活和职业援助,没有参与工人抗议。李大君和周丽娟所在的北京冷泉“希望社区”更是由共青团中央下属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起的。这3个NGO都曾与当地政府有过合作。

镇压蔓延

它们被警方查抄,说明习近平政权对于基层工人活动越来越紧张,哪怕他们并不打算挑战中共政权。一名去年曾前往深圳参加佳士抗议的学生对《金融时报》说:“今年所有事情都非常敏感。”面对骤然恶化的中美贸易冲突、进一步黯淡的国内经济、以及从去年以来左翼青年和工人发起的挑战,中共统治精英非常担忧。它将会采取更多的镇压行动。

面对国家镇压,中国左翼青年表现出令人敬佩的勇气。社会主义者谴责中共独裁政权的暴行,要求立即释放所有政治犯。我们支持争取建立独立工会的权利、政治结社自由、以及全面的民主权利,终结独裁资本主义的剥削压迫,实现真正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工人阶级替代方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