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辞职 不要相信旧精英和军方!

2019年5月29日 下午 11:51

权力归于革命工人和青年!Serge Jordan(CWI)

迫于数星期的群众抗议和罢工浪潮,老迈总统布特弗利卡于4月2日辞职,阿尔及利亚街头洋溢着热烈的庆祝活动。这是自2月爆发的革命斗争的转折点。

运动背景

布特弗利卡辞职并非从天而降,而是由于相当长一段时间全国各地不计其数的群众斗争的结果。早在2010年CWI就说过阿尔及利亚是“随时可能爆发的炸药桶”。“阿尔及利亚捍卫人权联盟”在2015年时曾估计,10%的人口占有全国80%的财富,约1400万人生活在赤贫之中。看不到未来的阿尔及利亚青年试图逃往欧洲,数千人死在地中海上。

多年来,阿尔及利亚政权利用庞大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提供针对性的社会津贴,借此平息群众抗议,但结构性的不平等仍在继续扩大。2014以后燃料价格暴跌,政权的财政能力减弱,大多数家庭的生活水平急遽下降。

每一次选举都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群众对政权感到不满。今年2月,布特弗利卡宣布参加第五次总统选举,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累积数年的群众怒火一下子在街头宣泄出来,由学生在2月22日率先发起的抗议迅速蔓延到整个社会。

2月10日,美国《纽约时报》仍然评论说:“分析人士说许多阿尔及利亚人很可能会再次投票给他[布特弗利卡],因为他们担心布特弗利卡离开后会发生动荡”。看看现在的实际状况吧!不仅可以看到斗争发展得多么迅速,也可以看出统治阶级的短视多么根深柢固。

阿尔及利亚人口大多数是新生代,他们对腐败的统治精英只有愤怒。阿尔及利亚年龄中位数是28岁,也就是说约一半人口是在“伊斯兰救世阵线”(FIS)胜选(1991年12月)之后出生的。当年伊斯兰救世阵线胜选之后,军方发动政变,令阿尔及利亚陷入长达10年的流血冲突。

统治精英长期以来利用群众对那段时期的恐惧来维护自己的统治,但这种方法已经无法控制年轻人了。政权大肆鼓吹说叙利亚的抗议也已造成长达10的战争,试图借此恐吓群众离开街头,但抗议者直接回应说:“阿尔及利亚不是叙利亚”。

当前的运动是阿尔及利亚逾半个世纪以来空前的政治巨变。自1962年从法国殖民者手中独立出来之后,就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年轻人上街抗议。许多游行的口号标语都提及反抗法国殖民主义的革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因为阿尔及利亚政权一直将自己的权威竖立在1954-1962年民族解放斗争的“历史合法性”之上。

就连与政权关系密切的人也承认,最近几周有数百万人走上街头,而且到目前为止每个星期五的抗议人数似乎都会创下新纪录。参加抗议的人来自各个阶层,有足球迷,也有1990年代内战的老兵。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从斗争一开始,女性就发挥了非常突出的角色,参加社会行动,这在几个月前还是不可想像的。群众大规模走上政治舞台,不可能被轻而易举地消灭。

革命传统复苏

更何况当前的斗争并非从真空中爆发。今年1月,突尼西亚75万名公共部门工人举行罢工。摩洛哥也发生罢工浪潮,特别是在公立学校和医院。而苏丹数月来已处在半起义之中。4月26日,也门数十万人走上街头,反对由沙特阿拉伯发动的已长达五年的战争,几乎所有主要城市都发生了抗议。

在这种国际背景之下,布特弗利卡下台可能会点燃整个地区的革命火焰。突尼西亚总统埃塞卜西已于4月5日宣布,他不会寻求连任,不会参加预计今年举行的总统选举。这显然是阿尔及利亚群众运动的副产品。

在瑞士日内瓦、英国伦敦、美国纽约、还有特别是蒙特利尔及法国其他城市,也有大批阿尔及利亚侨民举行抗议。由于有400-500万阿尔及利亚裔生活在法国,再加上法国帝国主义在阿尔及利亚的战略利益,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充分理由密切关注阿尔及利亚局势。最重要的是,阿尔及利亚工人阶级作为该地区最强大的工人阶级,其革命传统的复苏会让全球资产阶级非常担忧。

工人采取行动

第一波罢工浪潮始于3月初,波及港口、汽车厂、公共交通、政府部门、医院、银行、农业、中学和大学、商店、乃至果蔬市场,以及石油和天然气等战略部门、首都阿尔及尔东部的工业区(这里是阿尔及利亚工人运动的历史据点)。无疑是这场罢工浪潮迫使当局做出最初的一系列让步,包括布特弗利卡宣布不寻求第五次连任,总理辞职,延迟选举。统治阶级试图利用这些让步恢复对局面的控制,但是却加强了运动的信心。

上述罢工不是由官方的阿尔及利亚总工会发动的。总工会一直协助政权压制工人阶级、打压战斗性的工会成员、执行政权的破坏政策。可想而知,运动中普遍要求罢免亲政权的总工会总书记,为此各地工人也在当地工会总部外举行了几场集会。

社交媒体帮助运动绕过工会官僚的阻挠,向工人发出罢工号召。从3月10日以来,总工会的许多地方工会无视领导层的反对,参加了正在壮大的总罢工。最初是活动者在网络上发出总罢工的号召,然后得到一些自治工会的响应。总工会尽管仍有一些强大的、战斗性的地方分部,但总得来说愈发腐朽,因此近几年自治工会变得更加重要,特别是在公共部门。但自治工会的根基仍然比较弱。基层工人要求重夺、扩大和统一工会运动,这对斗争未来的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

第二轮罢工浪潮始于3月25日,公共部门工人和国企工人发挥了突出作用,再次令统治阶级和总工会官僚感到惊慌。这导致军方领导宣布布特弗利卡“不适合执政”,并要求根据宪法第102条罢免他。总工会领导机会主义地欢迎军方的要求。但是军方的表态远未能平息运动,反而让运动更具革命活力和决心。

随着斗争浪潮的壮大,政权内部的分歧也在加深。政府部长、高官和著名商人等等相继要求布特弗利卡辞职。政权内正在达成共识,即必须罢免布特弗利卡,以免整个政权受到更大的威胁。统治精英拼命阻挡革命潮流继续扩大,总统府先是于3月31日宣布组建新政府,但自然仍未能令群众满意。两天之后,军方强迫布特弗利卡辞职,但这也只是令运动提出更多诉求。

阿尔及利亚的斗争并非始于一纸空白:自2010-2011年从埃及与突尼斯开始,人民群众已经从一系列革命与反革命的胜利与失败中吸取了教训。然而与那些国家一样,由于缺少根植于工人阶级的权威政党,阿尔及利亚的革命过程也可能旷日持久。

赶走整个政权!

阿尔及利亚的运动爆发后立即要求推翻政权。运动中的大部分人都非常清楚,仅仅把布特弗利卡赶下台不会解决大部分人所面对的任何问题,只是让旧政权的核心成员重新掌控局面。各地群众都要求推翻“整个制度”,而不仅仅是赶走布特弗利卡。
“既不要盖德·萨拉赫,也不要本萨拉赫”和“让他们所有人滚蛋”,这是4月5日连续第7个星期五的大型示威(也是布特弗利卡下台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五示威)中抗议者高喊的主要口号。

盖德·萨拉赫将军是军队参谋长,阿布德卡德尔·本萨拉赫是即将离任的国家委员会主席( 他在布特弗利卡辞职后被任命为临时总统)。直到最近,他们都是布特弗利卡的亲信。群众并不准备这种表面的改变。

布特弗利卡是一个用来调解不同派系的脆弱平衡点。各派系为瓜分政治和经济利益而明争暗斗。所有这些派系现在都在策划对自己有利的“过渡”措施。从根本上说,这些派系尽管存在内斗,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目标:阻止革命的发展,确保政治权力牢牢掌握在统治精英手中,让经济继续为少数人的利益服务。

不要任何政治修补

为了打败统治精英的阴谋诡计,革命群众需要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不给任何政府以任何支持──哪怕打着“过渡性”、“技术性”或其他其他名义,统治精英仍会维持资本主义。也不要任何来自上层的政治修补,因为这些人正是数百万阿尔及利亚人奋起反抗的政权的核心人物。

首先,不要给军队首领任何信任。数十年来,军方一直是政权的中坚力量,军方将领和其他高级军官也获得了重要的商业利益,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这些利益。数周以来,军队一直驻扎在战略地区附近,并承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保证国家安全。就目前而言,运动力量非常强大,大规模镇压只会让群众变得更加激进,甚至一部分士兵也会转而支持运动。而且现在社交媒体上已经广传一些警察和士兵亲善运动的视频。

然而,运动必须准备好应对形势的变化。无论是2011年还是2013年,面对来自下层的巨大革命压力,军方高层都还假装“站在人民一边”,但接下来军队就使用残酷暴力镇压任何阻碍军队和资产阶级权力的力量。埃及国防部长塞西在2013年发动军事政变,采取大规模镇压,使埃及革命至今仍未恢复过来。

一旦阿尔及利亚的运动出现消退的迹像,国家机器就会试图控制它。4月9日,警察向阿尔及尔市中心的学生抗议者发射催泪弹和高压水枪,这就是一个警告。革命群众必须认真组织和保卫一切行动、示威和罢工。群众也应向警察和普通士兵发出阶级号召,敦促他们不要执行任何镇压命令,并鼓励他们建立自己的民主委员会。这样可以从政权内部对抗所有与布特弗利卡腐败政权合作并从中受益的反动将军和警官。

自下而上组织斗争

阿尔及利亚群众正在开始自我组织,尽管仍处于初期阶段。这一进程对建设斗争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必须得到巩固。必须在工作场所、中学和大学、社区和村庄建设罢工委员会和革命委员会,也需要组织定期的公众集会。

必须自下而上组织斗争,集体计划行动,使革命运动独立于现政权及其附庸。如果在地方、地区和全国层面联合起来,这些委员会可以构成新政权的基础,即一个由工人和穷人民选出的、受群众监督的代表组成的革命政府。只有这样的政府才不会为了保护统治阶级的权力和维护资本主义的利益而企图误导革命运动。

同样,不能信任任何旧政权残余组织任何新选举。这个阴谋集团深陷一个又一个腐败丑闻,操纵选举,窃取数十亿公共资金。每个地区和各省的人民委员会可以监督革命制宪会议的选举,由工人和革命群众的真正代表负责起草新宪法。新宪法必须废除臭名昭著的“家庭法典”及压迫妇女的中世纪法律,确保所有阿尔及利亚人平等,扩大民主自由、言论和集会的权利,保证每个工作场所组织工会的权利,以及禁止宗教干涉国家事务。新宪法将捍卫每个族群的语言、文化和宗教权利,包括阿马齐格人民自由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并支持该地区和国际工人群众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

替代方案

但至关重要的是,运动还必须讨论一个清晰的替代方案,取代现政权的经济政策和新自由主义反对派与资产阶级寡头鼓吹的政策。资产阶级反对派企图利用现在的运动加速瓦解公共部门,令人民更加贫困,让与西方帝国主义关系最密切的资产阶级受益。

最近,一些政府部门和私营企业的罢工工人开始采取行动,要求赶走所有“小布特弗利卡”。也应该要求开放书禁,并成立工人委员会,把工作场所置于工人的民主管理之下。应该立即没收腐败官员和商人财产,收归国有。

运动必须要求立即提高工资,缩短工作时间,停止所有私有化,将被私有化的公用事业重新国有化,将经济的战略部门(首先是油气业)置于工人群众的民主控制和规划之下。这将有助于提供大量资金,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改造社会,完善社会部门,更新住房和基础设施,为数百万失业者提供就业,改变大多数人的生活和工作条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