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对博索纳罗政府的分析

2019年6月2日 上午 5:26

对博索纳罗的期望和幻想,将会被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打破Andre Ferrari 自由、社会主义和革命(CWI巴西)

自执政近2 个月以来, 博索纳罗( Jair Bolsonaro)证实了人们对他的政府所有最坏的预期。他向工人、穷人、妇女、黑人、原住民和性少数宣战。他剥夺人权、践踏民主自由、强化暴力、将国家资源交给跨国公司,使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恶化。

养老金改恶

养老金改恶是博索纳罗政府反动计划的巅峰,政府将此作为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前总统特梅尔没能做成养老金改恶。他被腐败政府内的派系斗争所制约,同时也受到来自群众的压力,例如2017年4月的总罢工。

今天的情况不一样。富人现在有了一个极右翼政府,一个极度新自由主义政府,而且有选票的加持。

对于精英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不想失去它。他们将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这个政府。要打倒这个政府,我们必须了解和揭露它的社会基础及其内部矛盾。
的确,博索纳罗用阴谋诡计和镇压赢得选举,包括监禁卢拉。卢拉是民调支持度最高的候选人,因此是博索纳罗的主要对手。博索纳罗依靠非法资助在社交媒体上散布“假新闻”并操控舆论。但是,这并不能解释一切。

最坚定支持博索纳罗的社会阶层主要是中产阶级当中的反动分子。他们在政治上被仇恨、暴力和反动价值观影响——精英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性向歧视等等。
然而,博索纳罗能够胜选,是由于他的支持基础扩大。特别是一部分穷人因不满社会的恶劣处境,因而被博索纳罗的“反体制”形象所吸引。

巴西社会民主党(PSDB,一个传统资产阶级政党)在政治危机中垮台。后来他们加入特梅尔政府,令情况变得更糟,使得右翼得以在更极端的基础上重组。博索纳罗取代了社会民主党的位置。但左翼没有同样的重组。左翼仍然处于卢拉和劳工党的霸权之下。劳工党采取阶级合作路线,已完全融入资本主义政治体制。

博索纳罗以“改变”为口号,强调反劳工党、反左翼,提出打击腐败和以“铁腕政策”维护公共安全,使博索纳罗的力量得以增长并赢得选举。

博索纳罗的竞选活动并不是基于极端新自由主义政策。他没有在公众集会上提出将最低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也没有公众集会上提出降低养老金和对寡妇的补贴。投票给博索纳罗不一定支持养老金改恶。

博索纳罗反动政策的一些重要内容没有得到群众支持。民意调查显示,60%的人反对私有化,57%的人反对劳动法改恶(尽管博索纳罗谎称这可以创造就业机会)。
此外,66%的人不同意优先发展与美国的关系,而博索纳罗是亲美派。关于对教师的政治迫害,71%的人支持学校内讨论政治的自由,54%的人支持性教育。

极端新自由主义

博索纳罗的胜利导致群众意识混乱和倒退,但这并不是不可逆转的。博索纳罗全面采纳极端新自由主义计画,让巴西乃至全球的银行家和大商人相信他的政府将是帮助资本家营利的可靠工具。

博索纳罗最初并不是巴西统治阶级中意识最清晰的那部份人的第一选项,因为他们更倾向于一个较稳定和较可预测的候选人。然而,没有一个“清醒的”资产阶级候选人能够像博索纳罗那样获得5700万张选票。统治阶级能够适应这种情况,并尽可能地加以利用。

对博索纳罗能够打击腐败和实现真正变革的期望和幻想,将会被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打破。曾投票给博索纳罗的群众将发现现实与他们的期望相冲突。

这一过程的节奏将取决于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因素,但主要取决于有组织的工人运动和所有被压迫者采取主动行动的能力。这包括在工人阶级基础上对左翼进行重组,使之更有战斗性、更激进、更反体制。

博索纳罗主义作为一种与巴西资产阶级政治没有有机联系的政治现象,给政府带来了巨大的不稳定性和风险。这一点在政府的第一次大危机中就很明显,这场危机导致了总统秘书长古斯塔沃·贝比安诺下台。贝比安诺曾负责组织博索纳罗的竞选活动。在担任秘书长期间,他是政府中第4号人物。

博索纳罗索在的社会自由党被曝出竞选资金丑闻。社会自由党为为盗取伯南布哥州的公款而制造傀儡候选人,引发了波索纳罗派系和其他投机政客之间的冲突。这些投机政客也是政府的支持基础的一部分。

贝比安诺下台使得政府在议会中的支持者出现内讧。在宣布养老金改恶的前夕(这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才能通过),博索纳罗在议会遭遇了他的首次失败。

限制“资讯获取法”的政府法令被否决。这一明显迹象表明,政府将不会像看上去那么平静。

社会自由党的腐败丑闻远不止贝比安诺。旅游部长马塞洛·阿尔瓦罗·安东尼奥因涉嫌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社会自由党竞选活动中挪用资金而受到调查。此案甚至涉及对该党利用的傀儡候选人使用武力威胁。

这些丑闻只是冰山一角。在博索纳罗就职典礼之前还出现了了法布里西奥·奎罗兹案。奎罗兹是时任国会议员弗拉维奥·博索纳罗的司机兼保安。

除了盗窃公款外,奎罗兹案还暴露了博索纳罗派系与里约热内卢民兵组织之间的关系。涉入奎罗兹案的人包括一名前员警的母亲和妻子。这名员警因为参与了“犯罪办公室”而成为逃犯。“犯罪办公室”是里约热内卢最危险的民兵组织之一,该组织涉嫌参与杀害社会主义和自由党(PSOL)议员马里耶勒·佛朗哥。

博索纳罗当选总统后,一批新的腐败人物和与犯罪集团有联系的人掌权。这种情况所引起的新的不稳定和爆炸性将在今后表现地更加清晰。

野心家,腐败和右翼原教旨主义者

除了野心家和亲法西斯主义者——比如总统的儿子和想要填满自己钱包的新一任政客,政府内还有其他一些势力。这些势力聚集在同一个政府内,但并不总是彼此相容。

有一个更偏向意识形态的势力,由前占星学家奥拉沃·德卡瓦略和右翼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的门徒组成。在这个阵营中有教育部长、外交部长和家庭事务部长。

环境部长里卡多·塞勒斯是右翼理论家和实用主义者的混合体,为摧毁环境的资本家服务。与他一样的是由农业企业老板们选出的农业部长。

虽然看起来很荒谬,但这些部门非常危险,正在推动对妇女权利、性小众、黑人、原住民、农民、学生和教师的攻击。除此之外,博索纳罗政府还与帝国主义一起攻击委内瑞拉。

最有意识的大金融资本代表通过财政部长保罗·盖德斯实现自己的计画。盖德斯是博索纳罗政府的关键人物,是政府和银行之间的桥梁,从而保证博索纳罗政府对大资产阶级来说是值得信赖和有用的。

如果盖德斯无法实现他对大资本的承诺(首先是养老金改恶),可能会导致政府出现新的危机和不稳定,进而带来更多的分歧和困难。

塞尔吉奥·莫罗担任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长,对政府和统治阶级的利益也至关重要。
大部分人们对莫罗有这样的幻想,即他是一个反腐败和犯罪的法官——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想法,而且这有助于博尔萨纳罗政府制造幻想。然而,莫罗无视政府和博索纳罗的腐败丑闻,表明这些幻想不能持久。

尽管如此,莫罗在公共安全方面还有一项重大任务,即所谓的“反犯罪”行动。这是博索纳罗竞选活动中的一个关键内容,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根据博索纳罗的竞选承诺,“反犯罪”行动将给予警察杀人许可证,因而会令更多贫穷的黑人青年被杀害。政府以打击犯罪为借口将社会更加军事化,并加剧对穷人和社会运动的司法迫害。

与盖德斯和莫罗一起,军方首领也聚集在博索纳罗周围,为政府提供更坚实的支柱。

博索纳罗政府至少有46名军人官员,任职于至少21个部门。这个军事派系的核心由直接在总统府工作的将军组成。而且弗洛里亚诺·佩索托·内托将军已取代贝比安诺担任总统秘书长。

这些将军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担任联合国驻海地部队指挥官。在那里,巴西军队协助帝国主义在社会混乱中杀害抗争民众。

政府中的这些将军,反映了军方首领试图控制博索纳罗,试图避免博索纳罗及其盟友不负责任的行动引起更大的危机和冲突。这就是他们在贝比安诺案件中试图做的事情。军方接任总统秘书长一职,避免危机并削弱总统的儿子在政府中的影响力。然而,他们失败了。

如果发生更深层次的危机,可能会导致博索纳罗难以连任,那么对于统治阶级来说,担任副总统的莫劳将军会成为比博索纳罗更可靠的右翼替代。这正是莫劳现在的计划。

左翼替代方案

尽管存在上述所有问题、分歧和矛盾,博索纳罗政府仍然有力量对巴西工人阶级实施打压和攻击。

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和所有受压迫者迫切需要组织起来,抵抗博索纳罗及其地方盟友的攻击。要想实现这项任务,必须建设左翼的替代方案。

如果政府出现更深层次的危机(这也可能是工人阶级抵抗造成的),统治阶级将从反动阵营中提拔新的代理人,大幅强化波拿巴主义和镇压。

必须自下而上建设一个新的激进、战斗性的、反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左翼,团结对抗博索纳罗政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