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众平权再接再厉 打倒专制父权资本主义

2019年7月15日 上午 10:29

政府宁愿把数万亿公帑输送给财团,也不愿意满足同志伴侣的社会保障需要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最近,国泰航空一个两名男子手牵手的广告被港铁和机管局拒绝展示,港铁广告商暗示说该广告“不道德”,引发众多抗议。有同志团体在港铁和机场手牵手拍照以示抗议。最终港铁和机管局被迫改变决定。两周之後入境事务主任梁镇罡的同志伴侣福利案上诉得直。4年前,因政府不允许他及其在新西兰注册的同性配偶享有医疗丶牙科保健等已婚公务员福利,也不允许他们采用配偶合并报税丶评税和享受相关税务优惠,梁镇罡提出司法覆核。该案几经波折,直到今年6月梁镇罡的要求才得终审法院认可。几乎与此同时,终审法院裁定4条男男性罪行条文违宪,予以废除。

尽管香港离真正的性小众平权仍然非常远,但这几宗性平权斗争成果令人鼓舞。赢得这几项成果的部分原因,可能是5月台湾同婚合法化(尽管仍不是彻底平权)给香港当局造成压力,迫使他们做出一些让步,缓和香港性小众的不满,以免香港性小众更大声地要求同婚权利。这从侧面说明,平权运动如果建设起国际联合斗争,能够拥有更大的力量。

维持对性小众歧视

香港社会对性小众的接受程度与日俱增。港大去年7月发布的调查显示,逾半数受访市民支持同性婚姻,近7成受访者支持立法禁止性倾向歧视,而林郑和港府却以“社会未有共识”为藉口拒绝性小众平权。相反,保守港府丶建制派和他们所代表的大企业正是在维护恐同观念和各种针对性小众(以及女性丶外劳等等)的歧视与压迫。

民建联周浩鼎对梁镇罡的司法覆核胜诉表示“担心裁决会引起涟漪效应,由公务员福利引伸至社会各项福利政策”。这正正说穿了建制与大财团惧怕性小众赢得平权会迫使政府为社会福利投入更多资金,不得不提高现在极低的税率。新上任的平机会主席朱敏健上月接受访问时则公开说,在香港“研究让同志缔结伴侣关系政策”是浪费时间和没有可能。朱敏健对展开“性倾向歧视立法”的立场则是左闪右避,只是重覆说要“先进行广泛谘询”。朱敏健拥有丰厚建制背景,曾任职廉政公署35年执行处处长及加入过监警会,他的表态正代表了香港政府。

由於极端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再加上本就残缺的民主权利近年来持续受到打压,香港政府和建制倾斜於大财团的利益,宁愿大白象基建工程把数万亿公帑输送给财团,也不愿意满足同志伴侣的社会保障需要,因此政府一直拒绝承认同婚,维持对於性小众的歧视。而且如民主问题一样,大力打压性小众的习近平政权也不会容许香港同婚合法化,否则会激励内地平权运动,甚至可能威胁中共独裁统治。香港是现在中国唯一可以举行同志游行的城市,每年会吸引大批内地性小众参加。

连结民主斗争

这也是香港广泛基层群众所面临的状况。资本家和亲资政府打压劳动大众的基本民主权利和保障,例如剥夺议员资格丶削减公共房屋丶打击最低工资丶综援等,所以性平权斗争是与民主斗争互相扣连,只有最大化劳动者的团结,才能赢得平权。

现时香港仍有五宗有关同志权益的司法覆核在排期审议中,社会主义行动支持任何促进平权的斗争手段,包括司法手段。但法院从来都不是中立的机关,它往往是保护资产阶级的利益,推动性平斗争最主要战场应是群众运动。正如台湾同性婚姻权也是经历长期群众斗争赢取回来,而蔡英文政府实际上压低了台湾同志本来可以取得成果(民法同婚)。现在香港法院做出一些有利於性小众的判决,但这实际上仍然是迫於香港内外同志运动的压力。香港极需要更有组织丶更具战斗性的性平权斗争运动,这需要连结到民主运动与工人运动,共同挑战独裁中共和资本主义父权制度。。

社会主义行动要求:

  • 立即实视同志平等权利丶消除性倾向歧视丶婚姻全面平权。
  • 职场建设工会斗争,消灭职场歧视。
  • 完善保障同志族群和所有人的社福资源与权利,包括医疗丶教育丶住屋丶退休保障等,实现真正的选择权和实质解放。
  • 推翻父权资本主义制度和专制独裁中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