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急需反击右翼堕胎禁令!

2019年7月16日 上午 10:00

阿拉巴马的新法令规定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都属非法

ByKeely Mullen 社会主义替代(美国)

五月下旬,共和党控制的阿拉巴马州议会通过了近乎彻底的堕胎禁令,随後州政府在法令上签字认可。这是从1973年联邦最高法院承认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判决至今,最严厉限制堕胎权的州法律。

阿拉巴马的这条项法令规定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都属非法,除非孕妇生命濒危,提供堕胎服务者最高可被判入狱99年。最近美国各州一连串新法令一个比一个野蛮,阿拉巴马的堕胎禁令不过是其中一例。肯塔基州丶密西西比州丶乔治亚州和俄亥俄州通过了所谓的“心跳”法案,即如果已经能检测到胎儿心跳(通常在6-8周)就不得堕胎,而这时候女性经常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

阿拉巴马堕胎禁令和其他州正在撰写的类似法令,是直接挑战联邦法律──而这正是那些法律推动者的真正意图。基督教右翼在推动这些法案时有个明确目标,就是向最高法院占多数的保守派施压,从而撤销罗诉韦德判决。

右翼内哄

然而共和党内部对这些法案也存在分歧,尤其是在阿拉巴马州。实际上这些分歧反映出右翼强硬派走得太远了。只有14%的美国人支持像阿拉巴马州那样的极端法律,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反对撤销罗诉韦德案判决。如果共和党一致支持极端的堕胎禁令,那会削弱他们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和重返众议员多数的机会。因此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公开表示她反对阿拉巴马州堕胎禁令,托米·劳伦(Tomi Lahren)这类的右翼名嘴也说阿拉巴马堕胎禁令太严格。

阿拉巴马州的法案很可能被联邦法院驳回,但最高法院在下一期可能提出限制堕胎的新法案,尽管不是完全取缔堕胎。我们不能自满。罗诉韦德案判决是1960-70年代女权运动最重要的成果,但这个成果现在遭受的空前威胁。当最高法院真的开始受理那些可能推翻罗诉韦德案判决的诉讼,将会引爆群众愤怒。随着各州出台法律,限制特定的堕胎行为,将堕胎服务提供者入罪,60-70年代的成果已经被逐渐侵蚀。为了赢得这场历史性的斗争,以维护和扩大的罗诉韦德案的成果,我们现在就必须开始建设运动,以捍卫和扩大堕胎权利。

急需反击

过去5年,美国女性发起越来越多的反击,例如2017年规模空前的反特朗普游行。由於#MeToo运动,大批群众在性骚扰议题上政治化起来。

虽然阿拉巴马州丶乔治亚州和其他州攻击女权的法案引起了广泛的愤怒和恐惧,但还没出现大规模抗议。尽管全国各地都有小规模的集会,但几乎仅此而已。这个责任主要在於“全国妇女组织”(NOW)丶“全国堕胎权运动联盟”(NARAL)和“计画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等重要的女权组织。它们尽管很有知名度,但却没有认真团结各方力量发动反击。

民主党领导层的表现也很糟糕。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曾说,民主党议员在堕胎权问题上不用“跟党走”,而一些民主党人已显然将把这份“自由”谨记在心。路易斯安那州的民主党州长约翰·贝尔·爱德华兹已经准备好随时签署“胎儿心跳法案”。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坚决捍卫女权的新政党。

由於传统女权组织和民主党建制根本不能为运动提供战斗性的领导,我们需要新的力量挺身而出引领群众反击──这可以成为建设新女权组织的机会。我们也必须从近年各国堕胎权斗争的历史性胜利中吸取经验,特别是爱尔兰废除堕胎禁令的斗争,因为爱尔兰的堕胎禁令和阿拉巴马州一样可怕。

女性不只是站在反川普运动的前线,而且最近的教师丶护士和餐旅业工人罢工中女性也占了大部分。这更加证明,工会应该参与争取免费丶合法丶安全丶无条件的堕胎服务的斗争作为争取更广泛的免费医疗的斗争的一部分。伯尼·桑德斯曾说,他的全民医保计划将包括全面丶免费的妇产保障。如果能够实现,这将会是巨大的进步。工会可以利用自己的强大力量,和女权组织捍卫堕胎权,并且争取免费的全面托育服务和有薪育儿假,让工人家庭有真正的选择权。如果强制意外怀孕者生育,会让贫困的工人阶级女性遭受毁灭性打击,这也是为什麽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必须捍卫堕胎权。

毫无疑问,新的女权运动正在崛起,近期对女权攻击可能激励女权运动组织起来和发展出战斗性的新领导层。尽管这一波反女权法案几乎是肯定会被驳回,但罗诉韦德案判决仍然面临威胁。我们需要迅速整队,以便在反女权攻势到来时予以击败。社会主义替代正努力在女权运动中建设社会主义的女权力量,面向工人阶级女性,并向群众指出女性解放斗争和反资本主义斗争的内在联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