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关键的一年

2019年7月17日 上午 10:50

习近平的恶梦正在成真

第53期《社会主义者》杂志(中国内地版)社论

去年年底以来,习近平多次说中国将面临“难以想像的危险”。随着中美贸易战的继续进行丶中国经济急速放缓丶香港爆发空前的反送中运动丶台湾反中共情绪日渐高涨丶以及国内群众抗争彼伏此起,习近平的恶梦正在成真。2019年,无论是对於中共独裁政权和全球资产阶级,还是对於中国以及香港丶台湾群众斗争,都会是关键一年。

贸易战一周年

7月6日是中美贸易战正式爆发一周年。此前不久,习近平和特朗普在日本大阪G20峰会上会面,再次达成停火。双方同意继续谈判,暂时避免贸易战进一步升级。中美政府都面临国内经济下滑的压力,所以希望通过停火来安抚本国和国际资本家,稳定“市场信心”,否则全球股市将暴跌,实体经济也可能陷入衰退。

中美贸易战正在拉低两国和全世界经济增速。工银国际近日发布的报告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将降到3.1%,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於4月(即上一轮关税开徵前)做出的预测还低0.2个百分点。6月,官方和财新两方面给出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都表明中国制造业活动萎缩。官方PMI主要观测大型国企,而财新以中小私有企业为主。这部分是由於贸易战导致出口订单减少,部分是因为国内消费低迷。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也在走出“上升周期”,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仅2%。

习特会後,特朗普承诺放松对华为的禁令,允许部分美国公司继续向华为供货。中国则将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而且实际上,在习特会前夕,中国进口了54.4万吨美国大豆“以释善意”。而且习特会之後不久,李克强在大连“夏季达沃斯”会议上宣布,中国将於2020年完全取消外资对证券公司的持股比例限制,比原计画早一年。另外,李克强也表示中国将向外资开放更多经济部门。这也被视为中国政府在贸易谈判中的让步。

但习特会只不过是一场表演,并没有任何实际成果。这证实了我们之前的预测(见本期杂志《中美冲突持续升级》)。如香港《南华早报》一篇专栏文章所说:“现在的状况和上次习特会时几乎没有什麽改变……谈判人员还是会继续面对导致两个月前谈判崩盘的那些难题”。美银美林的首席全球经济师伊桑·哈里斯(Ethan Harris)说:“这只是暴风雨中的一段平静期。”

全球资本主义所面临的难题不仅仅是贸易。新兴市场债务攀升,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波斯湾局势紧张,朝鲜核问题看不到出路,这一系列问题意味者,如果中美之间展开全面贸易战,可能给本就脆弱的全球资本主义带来难以想像的严重後果。

暴风雨中的平静期

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之下,贸易战的前景黯淡不明,难以预测。双方有可能达成装饰性的协议,暂时结束贸易争端,但在科技和地缘政治的对抗仍会继续,然後可能反过来重新点燃贸易争端。

就像瑞信私人银行大中华区副主席陶冬所说:“就算达成协议也没有什麽意义。《美墨加贸易协议》的墨水还没有乾,特朗普就威胁要对墨西哥加徵关税。”他还强调说:“特朗普可能是过去5任美国总统里对中国最坏的一个,但可能也是未来5任总统里对中国最好的一个。”

全球保护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趋势(包括美欧)的增长,将令中国资本主义面临更加愈发激烈的国际竞争和对抗。

贸易战令中国本就糟糕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政府想用“定向刺激”来扶持中小企业,而非采用大规模刺激方案,以期避免已达危险水平的债务继续增加,但这种方法对经济的拉动效果并不显着。同时地方政府丶银行和资本家的投资意愿低下。原因之一是地方政府和银行害怕当中央政府重新把“去杠杆”当作首要任务时,他们在这段时间积累起的新债务会成为负累。

接管包商

5月24,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接管存在“严重信用风险”的内蒙古的包商银行,以免该银行一旦破产引发银行业连锁倒闭潮。就在包商银行被接管的同一天,央行成立了存款保险基金公司,用於救助濒临破产的银行。

包商银行是自1998年以来中国第一家被政府接管的商业银行。虽然它只是一家小型城市商业银行,但接管事件揭露出以往被忽视的中国数百家小型银行坏帐问题,因引发了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中国所有中小型银行的资产加起来规模和大银行的总和不相上下,但是更依赖银行间借贷。

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称,城市和农村商业银行是中国银行系统“最薄弱的一环”。这些地方银行和地方政府的基建投资关系密切,而後者多年以来一直是中国债务问题最受关注的焦点。包商被接管之後,大型银行大幅缩减对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导致後者的现金流动性骤然紧张,迫使政府不得不再次出手纾困,央行立即向中小银行注入了约6000亿元人民币资金,并为所有零售存款提供担保以防止出现挤兑。

由於接管包商银行造成的连锁反应,法国兴业银行的经济师姚炜说:“虽然我们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可以避免系统性流动资金危机,但我们越来越担心,未来几个季度中国经济可能会付出代价,经济放缓会更加棘手。”

除了制造业萎缩之外,6月中国服务业扩张速度也在下降。尤为引人注目是,一直被政府称为新经济增长点的科技业正面临困境。其中一个例子是,曾在新三板上市的一家数字电视和网络通讯设备公司突然宣布倒闭,1000多名工人失业,补偿金尚无着落。该公司欠下200多家供货商800万元货款,在倒闭前曾被供货商上门追债。一名供应商说,拖欠他们货款的不只这一家公司,科技业供货商被欠款的风险越来越大。许多供货商因此面临资金问题,形成连锁反应。

根据人民大学和智联招聘网站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科技业的招聘需求比去年同期减少了四分之一,而求职人数则增加了37%。据报导,有些公司虚构招聘职位,只是为了从求职者那里了解就业市场的状况。百度丶腾讯丶京东以及华为都宣布进行“人员优化”,即辞退那些工资和福利较好的老员工,代之以较廉价的年轻人。

科技业进入寒冬,不仅仅是因为中美冲突,更是因为中国本身经济放缓以及投资萎缩,尽管这些因素之间也相互关联。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和科技业的迅速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巨额投资。通过“烧钱”壮大起来的公司包括滴滴出行和字节跳动等行业巨头。但现在状况正在改变。今年第二季度,全国风险投资金额比去年同期暴跌77%。在低迷的经济状况下,投资者变得更加谨慎。曾投资小米和大众点评的上海启明创投的创始人之一加里·瑞斯切(Gary Rieschel)说:“分享经济就要结束了,有些公司──滴滴就是个典型例子──没有显示出任何营利能力。”

经济放缓正在拉低收入增速,提高失业率,这是已经面临重重困境的中共独裁政权最不想看到的情形之一。7月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一项报告说2018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以宣扬中共成立70年来的“成就”。但可能让政府意想不到的是,这成了普通群众嘲讽政府和抗议贫富差距的一个焦点。2天之内,微博上有超过2亿人关注此话题。大批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为什麽我的收入没有这麽多?”连国家统计局也不得不出面解释说,“人均国民总收入”并非“人均收入”,但依然无法止住网民的批评与讽刺。

当难以再依靠迅速的经济增长来缓和个方面的群众怒火时,中共不得不更加依靠另一个统治支柱──严酷的国家镇压,但尽管习近平将高压统治升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工人群众斗争依然在增加,局势对於中共来说越来越危险。

阳逻抗议

近日武汉阳逻接连一周举行反对建造垃圾焚烧炉的抗议,遭到万名警察镇压。当地政府非常担心本地抗议者和香港反送中运动连结起来。不仅阳逻如此,有媒体报导称,公安部要求7月起所有政府人员不准前往港澳地区,同时要由官方统一口径报道香港事件,防止香港的抗争蔓延到中国。7月7日,香港23万人在九龙游客密集的地区游行,想向内地游客传播反送中运动的信息。这正是中共政府所害怕的。

而且,尽管有言论称阳逻抗议只是反对建造焚烧炉,而不是反对中共政权,但阳逻以及其他地区的抗议所受的残暴镇压一再表明,中共独裁政权会以严厉手段镇压哪怕不打算挑战政权的群众行动,阻挡哪怕微小的改良。这看起来不“合理”,但其实因为察觉到危机正在逼近的统治精英不惜一切想要保住自己越来越受威胁的权力。而这最终是为了保护中国的资本主义制度。

在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下,中共独裁统治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中国工人群众需要以一个社会主义方案和独立的工人阶级组织(独立工会和工人政党),对抗愈发绝望的独裁统治,以及它所维护的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