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黑社会袭击:一切都已改变!

2019年7月23日 上午 4:04

香港反威权群众斗争迫切需要有组织的自卫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

7月21日星期日晚,数百名身着白衫的黑社会暴徒在元朗西铁站疯狂攻击示威者和途人(包括至少四名记者)。我们必须做出最果断、最有力的回应。黑社会的袭击直指群众运动核心。过去两个月数百万人的和平示威已经令中共独裁政权面临3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

黑社会使用铁通和藤条无差别地殴打地铁站内的乘客,至少45人受伤,其中至少两人受重伤。一名众志成员他的头部被殴至破洞,头顶伤口长达6cm,后脑伤口则长达3cm。一名孕妇也被疯狂的白衫暴徒殴打。

警察很晚才到场,而且丝毫没有阻止黑社会暴行,也没有逮捕任何人。任何关注反送中运动的人对此都不会感到惊讶。群众普遍怀疑警方和黑社会暴徒勾结。一段现场视频显示,警方八乡分区指挥官李汉民对暴徒表示感谢,尽管他也说不想黑社会的“帮忙”令警方辛苦!

元朗暴徒采用了法西斯式的手法,通过高度组织的恐怖团伙试图制造恐慌,打击工人阶级和受压迫者的抗争信心。不久前苏丹军政府也使用类似的方法试图打败反威权群众运动,而且更加致命。

元朗暴徒是在效仿墨索里尼的黑衫军和希特勒的褐衫队,来支持独裁政权。他们的规模比较小,但是如果群众运动不做出坚定的回应、展现出更强的意志、更紧密的组织和更高的纪律,他们就会变得更加凶残、危险。

元朗“白衫军”大部分都是收钱做事,并不是特别受某种政治立场驱动。而群众斗争的优势正是在于强得多的号召力(反抗腐败、残暴的政府)以及多得多的人数。但是群众需要真正组织起来,才能把这些优势变成实际力量。元朗事件已经向我们发出警号,有组织的自卫已成为群众运动获胜的关键,刻不容缓。

相关阅读:《香港百萬人遊行 需要政治罷工》➳

在中国大陆,腐败的中共官员也经常勾结资本家,用黑社会暴徒恐吓罢工工人或反征地的农民。现在政府把这种做法引入了香港。

由于送中条例遭遇惨败,中共独裁政权的“香港战略”也已崩溃。现在林郑比“无用”更加糟糕,因为她每做一件事都只会令群众更加愤怒。中联办和中共最近派到香港的数百名特工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现在中共在香港唯一“可靠”的政治工具就是警察。根据雨伞运动的经验,他们想用猛烈的警方行动消耗运动的力量,同时也希望制造“混乱”和“暴力”令群众疏远运动。但到目前为止,政府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群众对政府的怒火极为高涨。

由于整个社会都鄙视警察,警方内部也出现危机和分歧。所有上述因素迫使政府不顾一切地利用黑社会来攻击运动。在五年前雨伞运动时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当时蓝丝对占领者的攻击越来越暴力。但是元朗事件把暴力提升到更公开、更危险的水平。所以群众运动须要做出清晰、有力的回应,否则反动威权势力就会更加肆无忌惮。

早前已遭受警察暴力的记者在元朗事件后迅速发声。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元朗黑社会袭击“严重损害新闻自由及公众知情权”。一些记者计划在未来几天举行示威。

在社交媒体上,已有人呼吁7月27日星期六在元朗举行示威。这是重要且值得欢迎的一步。不过元朗示威必须采取自卫措施,包括保护示威者在往返途中的安全。现在迫切需要切实组织自卫。

组织自卫 刻不容缓

群众运动有权保护自己,抵挡法西斯式暴力。这已成为斗争最迫切的问题。自卫需要有组织。李小龙的“如水”广受欢迎,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但是“如水”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实际上,元朗事件已经说明,“如水”作为一种斗争方法存在很大局限性。

当前这种长期的斗争不能仅仅依靠自发行动,必须要有计划和组织。而只有通过民主的基层渠道才能有效地组织斗争(从上而下的官僚控制会破坏运动)。运动需要领导,但领导必须由群众选举、受群众监督。所以社会主义行动提出应该在每个工作场所、学校和地区建立民主的基层委员会,来组织群众斗争。

相关阅读:《香港政治危机继续加深》➳

为了反击有组织、有充足金援的法西斯式黑社会袭击,最为需要的是以民主架构组织自卫力量,保护群众运动。如果工会发挥领导作用,帮助建立自卫力量的骨干,那么效果会是最好的。这样也可以反过来帮助建设工会。在当前斗争中,建设工会是另一项迫切任务,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强大的工人组织和工人阶级的传统斗争方法(例如罢工)是打败独裁政权的唯一方法。如果工会干部不采取上述行动,那么基层工人和年轻人就必须采取行动。这是为了保护基本的民主权利,例如集会自由、言论自由、乃至安全回家的自由。

社会主义行动于7月22日星期一发布的声明解释说:

“群众受到黑社会近乎法西斯式袭击后,必须做出最果断、最有力的回应……我们有权保护自己,抵抗法西斯暴力。这是我们的人权。自卫需要有组织,以保护抗议者和普通市民为目的,不是为了攻击……

「在727之前应该召开群众大会,选举产生自卫委员会,选出认真、有纪律的代表。代表应该将示威者和公众安全放在第一位,当示威者遇袭时组织强硬的防卫行动。”

警黑合作

元朗事件背后的政治力量是显而易见的。如中国劳工论坛此前的报导,亲政府阵营希望煽动暴力事件,从而有借口实行戒严,禁止群众抗议。过去几周,警方使用催泪弹、橡胶子弹等武器攻击示威者,警察暴力不断升级。如24名民主派议员发表得联合声明所说,有明显迹象表明警方和元朗黑社会暴徒勾结。

毛孟静说:“999打唔通,警署落闸,有警察见到暴徒就视而不见。”

民主派议员要求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辞职,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元朗黑社会袭击。这是正确的,但是这样还不够。他们遗漏了一个关键问题,即群众自己须要如何捍卫示威权和继续斗争。就算卢伟聪下台(中共对此坚决反对),我们仍显然不能指望警方保护我们的权利。元朗事件说明,有组织的自卫是群众运动当前最迫切的问题。

警方为了装扮出所谓的“公平处理”,可能会逮捕一些元朗黑社会暴徒,同时继续升级警察暴力。在他们眼里,要求民主的示威者才是真正威胁。警方针对右翼势力的任何一丝行动主要都是为了防止群众运动因元朗事件采取自卫措施。

政府的虚伪

右翼建制派和元朗事件的关系也已显而易见。在黑社会暴徒进入西铁站攻击乘客的同时,和许多黑社会暴徒一样代表新界封建势力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被影到向暴徒举起大拇指并和他们握手。何君尧对暴徒说:“辛苦晒”。因为害怕因此被刑事控告,何君尧于次日试图撇清自己和暴徒的关系。但在一场记者会上,何君尧仍然说到暴徒只是在“保护家园”。

更广泛的亲政府政客以及林郑和高级警务人员的虚伪言论表明他们有份参与元朗黑社会袭击。大话连篇的林郑在记者会上假装对元朗事件感到“震惊”,但其主要发言却是关于同晚中联办外的反送中抗议,并将这两起“暴力事件”相提并论。

但元朗发生的恐怖袭击,造成多人受伤,而中联办外的抗议只不过是破坏了一些设施和中共的面子。更令人发指的是,林郑拒绝把元朗事件定性为“暴动”,但以往许多年轻示威者却被控告此罪名。林郑的前任梁振英在Facebook上说:“严厉谴责涂污中联办国徽的暴徒!这些败类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历史的唾弃。”

长期斗争?

中共独裁政权正竭力应对香港群众运动。它完全没有预想到反送中运动的爆发,说明它花费巨资在香港建立的情报系统根本是没有用的“大白象工程”。这是因为在中共独裁政权的体制下,官员就像古代封建王朝那样报喜不报忧。而且今天的中共官员也需要取悦“独夫”习近平。中共这样的制度不欢迎批评或独立的声音。所以独裁政权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直到香港爆发史上最大的群众示威。中共在香港的第一要务一项是防止香港群众斗争蔓延到中国大陆。

中共不准许林郑辞职,否则会被视为习近平的大败退,所以中共可能已陷入争夺香港控制权的长期斗争,而“香港政府”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中共放弃代理人,直接介入香港政局,势必削弱它对未来局势的预见力,也会削弱它在危机中的权威。所以最有可能的状况是,现在的政治危机会变成长期对峙。

相关阅读:《香港:反对示威禁令!抵抗渐进「戒严」!》➳

尽管部分中共强硬派想要动用解放军,但目前来看军事镇压几乎不可能,因为军事镇压会在香港和台湾引发极为严重的连锁反应,并且会成为中美帝国主义冲突的新战线。尽管美国政府和特朗普对香港民主斗争几乎没有兴趣,但如果解放军接管香港,他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否则美帝国主义在亚洲和全球的权威会受到严重打击,所以美国政府应该会在外交和经济方面做出猛烈回应。

因此,中共独裁政权目前只能试图拖延,希望群众会像雨伞运动那样耗尽精力。但是反送中运动比伞运的层次更高,更具战斗性,规模也更大。今天群众对缺乏民主、警察暴力和长期的社会经济问题更加不满(尤其是年轻人)。群众的怒火被总结成一句话:“无钱,无房,无民主”。

社会主义行动从反送中运动一开始就解释说,必须将斗争蔓延到中国,只有反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革命斗争才能给香港带来实际变革。所以必须争取中国群众的支持,而不是像一些示威者认为的那样,只需要以行动触怒中共政权(中共已经生气了)。

为了实现中港群众的团结斗争,必须明确挑战中共富豪专政及其所维护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我们需要一个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将香港当前的民主诉求联系到打破中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正是资本主义在支撑著独裁政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