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罢工只是起步 需要再发动总罢工

2019年8月6日 下午 6:20

组织罢工委员会,建设工人阶级的组织力量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八月五日全港罢工创下了香港的历史。今次是香港工人阶级在三十多年来的民主运动中初次拾起罢工这一武器。29万人参加七区的罢工集会,单单在金钟有15万人。林郑月娥自上月22日 以来一直龟缩,到罢工日的早上也不得不会面传媒,指罢工是“拿香港经济对赌”,并指控示威者企图“革命”。但这做法实际上只是火上加油,激起更多人罢工并参与集会。

35万人罢工

职工盟估计全港有35万人参与罢工。八五全港罢工以机场工人的罢工最有力量。职工盟旗下的空勤人员总工会虽然没有组织工会成员罢工,而只是发声明呼吁工人自发性参与。在这情况下,仍然有大批机场机组人员、地勤、飞机维修员集体请病假旷工,就连民航处航空交通管制员也有三分之一人员加入。估计约2千名空中服务员、320名地勤人员、200名飞机维修员参与罢工,其中国泰和国泰港龙两间公司有一半工人罢工。

建制派的工联会一如所料呼吁工人不要罢工,指控罢工“阻碍经济发展”。但民主派的职工盟的力量相当薄弱,也没有积极动员工人参与罢工,只是希望担当“支援”和“呼吁”的角色。八五大部分罢工工人都没有参与工会,而少数工会会员则表示工会并无发动罢工。受访的徐先生是飞机工程人员,他的公司有约6000人 ,而自己部门的100人中有过半响应罢工,所有员工均是自发罢工,没有经过任何方式组织。

因此,工人均以告假或者个人旷工的方式参与罢工,而尚未形成有组织的集体行动。社会主义行动访问了廿多位罢工工人,大部分人通过whatsapp或facebook群组联络,然后决定旷工。工人自发罢工展示了无比的决心,而且希望可以发动更有力的大罢工。不少工人开始自发组织起来,例如在旺角麦花臣球场的梁小姐,从事制造及物流业工作,她说自己公司有100名员工经过讨论后,决定一起发动罢工。

可见,工人罢工的意志和力量已经远远比工会组织走得更前。由于职工盟更像是NGO,缺乏在职场中实际的工人组织,更缺乏由下而上由工人选举工会干部、建设民主架构,在大罢工中没有足够的动员力,其工会领导也显得犹豫不决,没有藉著罢工强化工人阶级在运动中的力量。

在旺角集會現場,成先生是航空業地勤,他不是工會成員。
公司約70人通過telegram群組發起罷工。
徐先生是飛機工程人員,他表示如果再有總罷工,他會響應。

建立更强大的工会和广泛的罢工委员会

现在,工人需要更广泛、更坚实的组织起来,就需要成立更强大的工会,并组织更广泛的罢工委员会,让各行各业的工人加入其中,并且召开罢工大会,决定下一步的升级行动。社会主义行动认为,8月16日是再发动总罢工的好日子,这段时间工人可以在公司内进行组织和宣传,派发传单和召开会议,招揽更多同僚再次罢工。

社会主义行动Nathan作为银行业工人,在金钟集会现场宣传组织起银行工人,建设强大的工会力量,引起了很多市民的欢迎。我们的网上群组在一天内吸引过百名金融银行业员工加入,下一步是商讨如何集结这股力量推动更有组织的宣传,为再次发动总罢工作出准备。

在8月5日早上,年轻人发起不合作运动,在荔景、钻石山、炮台山等多个车站阻碍车门关闭,导致观塘线、荃湾线及港岛线全面瘫痪。在鲤鱼门、元朗及黄大仙龙翔道,各处有数十架车辆慢驶阻塞交通。事实上,很多工人由于被雇主针对甚至被解雇的风险,而不敢直接罢工。不合作运动瘫痪了地铁和多处马路,某程度上帮助了这些工人“被罢工”。在巨大的民怨下,阻塞交通的方法引起了很多市民的支持,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这种抗争方式是难以持续的,不能取代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并集体罢工。

在七个罢工集会点,下午时分很多年轻人开始占领、堵路及包围警署。直接行动的模式开始掩盖了罢工作为斗争的力量。在警察和黑社会暴力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示威者感到极为愤怒,因此出现向警署投掷石头及燃烧弹,在屯门及沙田警署都有人纵火。不排除部分行动由冒认示威者警方卧底和黑社会所为。网上流传警察换上黑衣,似乎是企图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制造冲突,为他们暴力镇压提供机会。8月5日晚,荃湾和北角的福建帮黑社会手持武器袭击黑衣示威者,其中有刀手斩伤一名年轻示威者至大量流血。

社會主義行動Nathan推動銀行工人罷工網絡

社會主義行動的Nathan是一位銀行業工人 在昨日八五大罷工時在金鐘宣傳,邀請各個銀行業工人連署支持,希望可以推動更強大的銀行業工人罷工網絡與銀行業戰鬥性的工會,強化工人階級這次反獨裁、反威權運動的組織力量,組織更有實力的第二次總罷工,這次反獨裁、反威權的運動才有機會勝利,爭取到立即的全面民主。 報導來源:BBC

Publicerat av 社會主義行動 Socialist Action Måndag 5 augusti 2019

工人阶级是中坚力量

在欠缺工会和工人阶级政党领导下,目前罢工仍被视为是年轻人抗争的辅助力量。但长期来说,不合作运动是难以持续的,并不能取代工人自我组织起来的罢工运动。工人罢工不仅仅是“支持学生”,而是这场运动致胜的关键,因此应该成为运动的中坚力量。工人如果有组织起来发动罢工,其经济力量可以真正瘫痪经济和社会运作。最有效的方法是以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力量吸引、说服大多数的工人支持运动,并将他们组织起来。为了打破工人对罢工的顾虑,我们也需要准备跨公司、跨行业地声援那些因罢工而被处罚乃至解雇的工人,向那些为虎作伥的雇主发起抗议。这同样需要有工人组织和有计划的集体行动才能发挥最大力量。

工人需要组织起罢工委员会,成为民主决策运动的机关的一部分,计划下一步的运动方向和政治诉求。这也是帮助整场运动组织起来,改变运动“没有领导”的状况,打破目前的胶着状态。年轻人的自发模式展现出创意和勇气,但运动发展至现今阶段,这模式已经到了极限。所以工人阶级肩负著巨大的责任,而且拥有超乎想像的巨大潜力。工人和整场运动必须组织起来。

扣连至劳工议题

反威权运动也需要扣连至劳工、民生的议题,才能吸引更大规模的工人加入罢工。例如,要求停建大白象机建,并用公帑兴建公屋、扩建公立医院、增加教育及托儿服务资源、改善教育及医护工作者的工作条件;并且应该停止私有化、大学全面免费教育等。香港威权制度存在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压低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和权利,让财团赚取更多利润。为了达成这些诉求,运动的矛头要对准整个财团独大的不义制度,代之以让占社会大多数的工人掌握控制权的民主制度。

林郑在八月五日早上的记者会表示,示威者正在搞革命,挑战国家主权,明显改变了对运动的定性,为更强力的镇压铺路。较早前,林郑仍表示只是“小部分极端示威者使用暴力”,企图分化运动内部的不同派别。这招分化技俩明显失效,在政权完全失去民意的情况下,广泛社会同情年轻人的冲击行动,认为冲击是无办法之中的办法。

在八月六日,港澳办亦发表类似的声明,而且深圳2万名公安高调大练兵,模拟处理镇压香港的情况。这种言论明显是讲给中国大陆人听的,目的是妖魔化香港的运动,避免其获得大陆民众的支持。

中共感到惊慌

可见,大罢工给中共发出了强烈的警号。中共极为害怕香港会发展真正瘫痪全城的总罢工,因此开始亮起了加强镇压的讯号。政权也害怕香港长期陷入骚乱状态,因为这会大大损害习近平的权威,并且害怕香港的运动会蔓延至中国大陆。

由于中共出动解放军将会引起全面的反抗、统治阶级陷入大分裂、重大的经济损失,目前还是恫吓多于实质行动。当然我们知道如果中共感受到政权受到威胁时,不能排除出动解放军这最后手段。由于中共独裁政权的存在,香港并不像“正常”的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一样,可以改头换面换上新政府缓和民愤、继续统治,因此对于香港群众来说,最终来说还是“要不革命、要不镇压”。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强调,运动需要走向工人阶级的斗争方式,并必须将斗争蔓延到中国,与中国大陆的工人阶级连成一线,反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革命斗争,才能给香港带来实际变革。为了实现中港群众的团结斗争,必须明确挑战中共富豪专政及其所维护的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制度。我们需要一个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将香港当前的民主诉求联系到打破中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正是资本主义在支撑著独裁政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