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威权运动需要新方向

2019年8月16日 下午 7:16

让有组织的工人阶级成为运动的核心

张帆 社会主义行动

空前的反送中运动已持续超过两个月。林郑和中共曾希望能够拖垮运动,但是运动到现在仍然保持强大的势头。实际上群众的怒火已经超过五大诉求,指向整个威权制度和中共。如一些示威者所说,就算现在林郑下台或者允许独立调查警察暴力,也无法平息运动。

有消息称,习近平因无力控制香港局势,而在北戴河会议上遭受诸多批评;至少现在,习近平决定不派出解放军,因为这将给中共自己造成极为严重的政治经济后果,而是要求香港警察以及装扮成香港警察的中国公安武警对示威行动采取更猛烈的镇压,“多抓人并加重判刑”,以图恐吓示威者,平息运动(不过已经有迹象表明,中共未来出动解放军的可能性已经不小)。

黑警暴力变本加厉

更加残暴的镇压已经开始。警方禁止了8月10-11日的四场游行,实际上就是进一步推近戒严,同时全港各地的警黑暴力在8月11日上升到新的水平:尖沙咀一名示威者右眼被布袋弹击中失明;太古地铁站,警方在下行扶手电梯入口近距离向示威者发射胡椒弹,除了胡椒弹的直接伤害外,亦有可能造成踩踏惨剧;警方在荃湾地铁站发射催泪弹,可能给乘客遭成长期伤害;飞虎队员被揭发假扮示威者在铜锣湾放火,给警察提供借口抓捕示威者;北角和荃湾有黑帮无差别袭击涂人。警黑暴行数不胜数。

但中共和香港政权很可能是再次误判形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8月11日警黑暴力的结果是,之后两日抗议者在机场举行大规模抗议,导致两日分别有180和400个航班被取消(香港机场每日约有800个航班),令航空业损失6亿港元。

这场“没有领导”的运动能够持续到现在而且依然声势浩大,主要原因就是疯狂的警黑暴力触发越来越大的群众怒火。林郑对群众的蔑视以及6月12日立法会外的激烈冲突促使200万人上街抗议,成为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示威。7月21日,元朗黑社会袭击事件推动基层公务员在网络上抗议,并促成了历史性的八五大罢工。上周末,警方禁止了四个游行,但大批群众和年轻人仍涌上街头,并和警察发生激烈冲突。警方在镇压推动更猛烈的警察镇压很可能会令运动进一步升级。

自一个月前中联办外的示威之后,中共开始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港澳办接连三次召开记者会,谴责香港群众运动,并表示支持香港警察的暴力镇压,以及威胁说如果运动继续下去,中央政府将会介入。同时中共也要求林郑不要继续躲在幕后。示威者和群众讽刺林郑是“躲在警察背后罢工”。现在林郑重新表现出的“强势”与“自信”只是出于中共的命令,而不是因为政府和运动的力量对比真的改变。

林郑得到财团支持

中共也在要求香港的大财团归队。不同于五年前伞运时,在过去两个月里,香港财团罕见地保持沉默。它们不想触怒中共,但同时对这场空前的群众运动感到害怕。7月17日,新城市广场员工为警察带路袭击示威者之后,大批群众前往新城市广场抗议。这也是为什么最近海港城在门口贴上告示:“除非有罪恶发生,警察请勿内进”。

但是现在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不久前,中国民航局警告国泰,禁止参与或支持示威的机组人员进入中国领空。随后,国泰警告雇员,如果参加未经警方批准的示威,可能会被开除;同时国泰开除了两名地勤人员,只不过因为他们泄露了警队足球队前往中国参加比赛的航班信息;国泰也让一名被控暴动罪的机师停飞,实际上意味着认定该机师有罪。与此同时,林郑带领一众商界代表参加记者会,正是为了显示她已得到资本家的支持。

中共正在要求或威胁更多的资本家表态支持政府。近日,10多家地产商和国泰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支持林郑政府,要求示威者“停止暴力”。这显然是奉了中共的旨意。因为就不久前,中共操控的凤凰网刊文,指责香港四大家族集体沉默。

香港的大财团在中国拥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国泰有五分之一的航班以中国为目的地,而且更是有三分之一的股份属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中国国航是国泰第二大股东,有五个董事席位。国泰第一大股东香港太古集团本就是以中国为主要市场。而且这些大财团一直都仰赖中共维持香港的不民主制度,让它们肆意压榨劳动者,大发其财。

中国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和商业频道”(CNBC)采访时说,极高的房价是触发香港群众运动的重要原因:从2003年以来香港房价上升了两倍,而工资停滞不前,年轻人很难看到。谢国忠说,中共要想解决香港的社会危机,必须把权力从香港富豪的手中拿走。但是中共当然不会这么做,因为财团是中共治港的支柱之一。如英国《环球时报》(2019年8月13日)所说,中共已经将香港的控制权“外判”给这一小群主导香港经济的寡头。

大财团依靠这个不民主的制度打压基层群众的生活水平和工人权利,抵制八小时工作制和全民退休保障,反对大量兴建公共住房、大幅提高最低工资,造成极为严重的贫富差距、过劳、住房危机、公共服务崩溃。大财团本就和中共站在同一阵线。

所以,这场运动不仅要对抗威权政权和警黑暴力,也要对抗和政权站在同一条阵线的资本家。这更加说明,运动需要新的前进方向。要想打破现在的政治胶着状态和变本加厉的警察暴力,并把权力从这些大财团的手中夺过来,实现由基层工人群众掌控的真正民主,必须要让有组织的工人阶级成为运动的核心。

准备再次总罢工罢课

35万人参加的八五大罢工是一个好的开始。这是香港近百年来第一次真正的政治大罢工。运动需要准备新一场总罢工。新的总罢工应该通过职场里的罢工委员会组织起来,通过组织的力量。同时,现在正在酝酿的罢课行动也具有重要意义。大规模的罢课可以反过来鼓舞工人的斗争。新的罢工罢课行动,从许多方面来说都对整场运动至关重要。

近期关于“大台”的争论表明运动出现了领导危机。现在这场运动“没有领导”,泛民在运动中没有权威。但泛民在尝试利用现在的局势重夺领导权。许多示威者开始对过去几个星期的不断冲突感到疲惫。这不代表运动在失去动力,而是因为示威者看到和警察的冲突并没有目标、也没有实际效果,而且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警员假扮示威者,故意挑起冲突,从而给警方镇压的借口(例如8月13日在机场两名中国人被攻击的事件)。许多示威者开始希望回复到由泛民发起的和平示威。

和平示威以及最近在警署外的抗议活动都是运动可以采取的行动方式。我们需要强烈抗议警察暴力和滥捕,而且实际上冲突绝大多数是警方主动挑起的。如示威者讽刺的:“没有警察,就没有暴力”。

运动需要组织和领导,为运动提供清晰的方向,但泛民从未为香港民主运动提供过真正的领导,反而一直尝试煞停运动,因为他们想要的是改良而非革命。他们想和政权做交易,所以担心运动“走得太远”,超出自己的控制。泛民失去权威,正是运动能够持续到现在而且展现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的原因之一。运动应该以民主的方式组织起来,通过民主的架构选举和改选领导,防止如伞运时那样,由少数泛民政客和社交媒体上的知名人物自上而下地控制运动。

在运动中建立有组织的工人力量可以为组织整场运动提供关键帮助。同时,我们也需要有组织的力量抵抗日渐增加的解放军威胁。8月15日,有解放军军车出现在香港市区。在当前如此紧张的时刻,这绝不会是“无心之举”。前一日,特朗普也已发推文说,美国情报部门证实,中共正在向深圳/香港边境调遣军队。虽然习近平目前不打算出动解放军,但他不会彻底放弃这一选项,因为随着运动的继续发展,中共无法仅仅依靠警察控制局面,那么他们会“别无选择”。

运动的敌人是中共这一世界上最庞大的独裁政权,所以必须准备中共直接的镇压。我们必须组织起来,才能抵挡解放军或者假扮成香港警察的大批中国公安武警的威胁。同时运动要想胜利,必须向中国的工人群众发出真诚呼吁,联合对抗两地群众共同面对的这个独裁政权。显而易见,香港群众运动无法独立打败中共。

不能指望美欧政府

我们不能指望美欧或者台湾政府真正帮助香港的群众斗争。包括特朗普和蔡英文在内,西方以及台湾政府正在本国执行反民主、反工人计划。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一直用美欧政府的警察暴力为中港两地的国家镇压辩护。特朗普此前称香港的群众运动是“暴动”,得到中共称赞。在6月底G20峰会上,特朗普为了避免惹怒习近平,有意避谈香港问题。

在中美冲突下,美欧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共施加更大压力,以期迫使中共在经贸问题上做出让步。特朗普说:“中国想要达成贸易协议,先要人道地处理香港问题”。但同时他也说:“习近平是伟大的领导人,得到人民的尊重”。对于中港群众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更讽刺了。如果中共愿意在贸易问题上做出让步,特朗普不会介意“出卖”香港。

香港群众运动唯一的战友是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基层劳动者。我们需要呼吁正在进行抗争的中国工人和年轻人,一起挑战中共独裁资本主义,消灭中港工人和年轻人共同经受的压榨和所有社会不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