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操控香港抗议”是荒谬谎言

2019年9月14日 下午 6:05

中共的抹黑自相矛盾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自6月香港反威权运动爆发之后,中共便大肆鼓吹说这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势力挑动的“颜色革命”,旨在煽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来支持国家镇压,同时也想借此压制香港抗议者、外国媒体和西方政府。

国际上有一些“左翼”(主要是斯大林主义者)相信了中共的谎言。在两年前伊朗100多个城市爆发反独裁抗议时,他们也说那是有美国在背后支持。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和国际上的斯大林主义者大力支持香港警察的暴行。他们说:“美国警察比这恶劣得多”。这的确是事实,但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反对所有国家的警察暴力。

那些相信中共虚假宣传的人说,黄之锋、李柱铭等泛民政客以及《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和美国右翼建制政客有来往,所以证明香港群众运动是受美国操控的。但其实现在这场运动没有领导。上述这些人物从运动一开始就被激进的年轻示威者赶到一边了,因为这些泛民“领导人”在过去的斗争中一直奉行软弱的妥协路线,令年轻人赶到失望甚至愤怒。正是因为泛民被边缘化,运动才能发展到如今的程度(不过运动要想进一步发展,就必须自下而上组织起来,建立民选的、受群众监督的领导层)。

童话故事

甚至连中共自己都不相信香港的群众运动是旨在推翻中港政权的“颜色革命”,否则中共势必不会和美国继续贸易谈判。

上个星期,中美宣布将于今年10月举行新一轮贸易谈判。两国原本是打算在9月重启贸易谈判,而现在推迟到10月,是为了让习近平能够安心举行十一庆典。特朗普显然是借此向习近平示好。

十一庆典不只是纪念建国七十周年,更是为了进一步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来挽救身处重重危机的习近平政权。中共党内权斗重新激烈化,习近平的“强人形象”也接连受到打击,所以习近平想要借助民族主义来稳固政权。美国如果真的想藉香港问题打击中共,那它就会要求在十一之前举行谈判,令中共面临更大压力。但其实美国统治阶级只是想扩大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和打开中国金融市场。

相关阅读:《香港:严酷镇压正催生革命》➵

“毛派”青年惨遭迫害

中共政权一惯将自己面临的重大政治挑战归咎于“外国势力”。例如,去年争取独立工会的佳士斗争也被中共官媒说成是“受境外势力操控”。

参与佳士斗争的年轻人大多是“毛派”。虽然他们在经受过几个月的监禁和酷刑之后被迫“承认”自己是受外国势力指使,想要推翻中共,但如果说他们真的和西方政府或情报部门勾结,那真是太荒谬了。

美欧等西方国家根本不关心中港的民主权利和工人权利。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帝国主义经济利益,只想尽量扩大本国银行和大企业的海外市场。

全球经济危机导致各帝国主义势力不得不更努力地竞争世界经济和政治霸权,所以西方政府和中共的经贸和地缘政治冲突才愈演愈烈。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西方政府开始在香港问题上向中共施压。但这也不过是美欧政府想要迫使中共在经贸和地缘政治上做出更多让步的外交博弈而已。

美英帝国主义

在五年前人大出台“八三一决定”时,英国外交部曾说这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但“八三一决定”要求香港特首候选人必须经过中共审核。当时英国保守党外交大臣施维尔说,香港不可能得到“合适的民主”,中共开出的方案“总好过什么都没有”。英国政府当时迫切想要吸引中国的投资,所以采取了上述的亲中共立场。

相关阅读:《香港:“八三一决定”五周年》➵

美国的立场也是类似。今年7月2日,美国前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Kurt Tong)在其离职演讲中说,美国政府对于抗议者的暴力和破坏感到“失望”。作为美国驻港高级官员,唐伟康称赞林郑的“道歉”非常真诚。他还说:“我认为下一步最好的做法真诚对话,并让所有人相互沟通”。这显然不是在支持群众抗议。

特朗普甚至发表过更加亲中共的声明,将香港抗议者称为“暴徒”,并说香港问题是中共独裁政权的“内政”。特朗普一向仰慕普京、金正恩和塞西等威权政权,所以发表这样的声明并不奇怪。特朗普甚至曾说中国的八九民运也是“暴动”,并赞赏天安门屠杀:

“学生大批涌入天安门广场时,中国政府差点控制不住局面。学生很凶狠,很可怕,但中国政府强力将他们压了下去……这显示出强大的力量。”[美国《花花公子》杂志采访特朗普,1990年3月]

现在特朗普政府主要是想在美国2020年大选前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所以香港群众运动对他来说只是件小事。

现在那一小部分挥舞美英国旗的香港示威青年可能还不知道自己落入了帝国主义的政治陷阱。

相关阅读:《美国正在香港搞“颜色革命”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