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查警察暴力 惩处残暴警队

2019年9月19日 下午 9:46

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公开所有真相

张帆 社会主义行动

群众对香港警队已经完全失去信心。现在看起来,香港警队应该已由中共直接指挥,其中混杂着大量中国公安武警,对示威者乃至路人采取令人发指的暴力攻击,包括虐待和性侵示威者。831太子站视频至今仍未公布,虽然警方称未有示威者死亡,但群众无法相信谎言不断的警方和政府。我们需要一个真正能够代表运动和大多数普通劳动群众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彻底揭露警方的暴行,从而以民主的方式重组警队。

监警会没有实权

政府现在只同意让监警会调查,正是为了掩盖真相。在撤回恶法後,中共害怕再退让的话等同示弱,会令示威者有信心争取馀下诉求。在《路透社》揭露林郑与商家闭门会议的录音中,林郑表示自己除了三万警察什麽都没有,可见政府不敢得失警队。再者,警察暴行是有系统的,包括拒绝出示编号及委任证丶假扮示威者捣乱,独立调查意味着要由决策的高层来承担。加上大量中国武警渗透香港警队,明显受中联办指使,林郑岂敢成立一个机构调查自己的上级。

这本身就足以说明,现在林郑关於通过监警会调查警方行动的种种承诺都是空谈。专家组成员之一丶加拿大公民监察执法协会格里·迈克尼利曾在一起调查中包庇警方。而监警会新增的两名委员林定国和余黎青萍全都属建制派。余黎青萍曾是林郑竞选办顾问。她加入监警会之後更是说,警方不是“无端端”施暴!监警会尚未开始调查,其偏袒警方的立场就已表现出来!

需要民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

面对持续的群众运动和中美帝国主义冲突,不能完全排除中共可能再退一步,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由政府成立的所谓“独立调查委员会”只是用来暂时平息群众怒火的幌子,不会触及那些有罪的官员和制度,现在的沙中线调查和四年前的铅水事件调查都是如此。

即便政府最终不得不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也会尽力只拿少数警察祭旗。就算有警队高层下台,他们还是会领取丰厚的退休津贴作为补偿,整个警队依然会是中共用来镇压香港民主斗争的工具。类似的现象我们已在港铁丑闻中见过。

真正民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应该由示威者丶基层市民丶支持民主斗争的学生和工人组织丶独立的法律和人权人士等代表组成,而非由站在运动之外的司法精英(例如退休法官)组成,更不应由政府委任。即便是曾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退休法官也不可信任,例如李国能。两年前,李国能曾说:“香港社会需接受人大常委会享有全面解释基本法的权力”。这实际上就是认可中共对香港的威权统治和打压。

委员会应该由民主选举产生,并接受群众的控制和监督。独立调查委员会应有调查事件和检控有罪者所需的所有权力,不受政府和法院掣肘,因为法院已明显成为威权政府用来镇压群众运动的工具,司法中立已成假象。

民主重组警队

香港警队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中共的镇压工具。必须重组警队并将它置於群众的民主控制之下,并踢走所有支持威权统治的警察(尤其是警队的现任高层)。

就算林郑和中共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运动也不可以停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曾说,在运动平息之後,可以“考虑”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是用假承诺欺骗群众停止斗争,然後发动反扑,是中共独裁政权镇压内地群众斗争的一贯伎俩。2011和2016年的广东乌坎抗争就是最知名的一个例子。运动一旦解散,就难以再重新聚集起来。届时政府会有更大的空间操控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绝对不能为了政府毫无可信度的“承诺”就停止当前的群众斗争,而必须继续扩大运动。必须成立民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我们绝不让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