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香港民主斗争影响下的台湾大选

2019年9月29日 下午 4:46

需要超越蓝绿政治的工人阶级替代方案

许伟育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香港民主抗争的扩散效应

延续至今破百日的香港民主抗争,彻底地使中共对台宣传所罗织的美梦谎言被揭穿,也使众多台湾人民、尤其是青年人,同情香港民主抗争并从中看到“统一”和所谓的“一国两制”意味著台湾既有的民主权利被送入火葬场。

与中共交好的国民党以及在两岸问题上摇摆暧昧的柯文哲,被视为反民主、亲独裁的坏选项民进党则顺势收割了这股民意潮流,也因此其共主蔡英文的声望也从去年12月的24.3%跃升到约45%左右。

在郭柯两人宣布不参选总统後,多家民调显示出蔡英文现在的支持度比韩国瑜高约12~15%。尤其在20~29岁的青年中,蔡将得到约63%支持、韩仅有约18%。韩的民望急转直下,关键因素在於其亲中形象与视“台独”为死敌的立场。

台湾青年的民主与独立意识

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民调显示,台湾20~24岁之青年高达7成9支持“反送中”抗争(这场运动早已超越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本身,而是一场挑战整个威权统治的运动,所以“反送中”并不是準确的描述)、在25~34岁青壮年中也高达6成5,并主张台湾政府应给予港人抗争更多支持。在统独问题上,《天下杂誌》所做民调也显示,支持统一者创新低从13.9%下降至6.5%,而在20~29岁青年中支持台湾独立者约60%。从中可见,在台湾青年中具有一股鲜明的亲台独、挺民主反独裁的政治意识。但由於缺乏一个左翼工人群众政党,这股情绪被民进党收割,令民进党“起死回生”,虽然民进党的政策与执政记录远非真的支持独立和反对威权统治。

民进党完全执政的叁年多之间删减七天假、劳基法修恶、同婚延宕;这些亲资保守政策皆令具有民主与独立意识的青年大失所望,是去年九合一大选中民进党惨败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如今在同情香港民主抗争和仇视中共独裁与畏惧国民党复辟的情绪下,青年与多数民众靠拢支持民进党与蔡英文,乃是出於为了防止亲中、亲独裁、或更为腐败的政客胜选的情绪,并非是对民进党和蔡英文满意忠诚。

实际上,蔡英文政府对香港群众鬥争口惠而实不至(例如拒绝修订难民法),而且早已实际上放弃台独立场,但在没有真正代表工人和民主的替代选择下,群众在“两害取其轻”的心态下选择蔡英文。此外,由於同运领导层缺乏一个战鬥性立场,在反同势力的反撲下,民进党也得以藉助半吊子的同婚合法化拉升声望。

实现民主深化、不能靠民进党

不论是在去年九合一大选,又是当前的总统与立委选战中,缺乏一个足够强大的“反独裁、争民主、反剥削、反压迫”的工人阶级左翼群众性政党,乃是虽然蓝绿两党均受群众和年轻人厌恶,但台湾仍未跳出蓝绿政治的首要因素。而柯文哲筹组起的台湾民众党只是一个期望能从厌恶蓝绿的情绪中获取权势的亲资政客联盟,它的根本立场与蓝绿两党并无不同。柯文哲的由盛转衰已经说明了群众对他的失望。

民进党虽然因著“民主派”的形象重获多数支持,但这丝毫不妨碍它在未来重新推动维护资本专制、打压劳工权利、民主权利与经济福祉的政策。在明年大选後,扼杀劳工民主权的罢工预告期政策将由全台各商会与立院各党一同端上议程。民进党也会继续对党国时代的反民主法令爱不释手,诸如“集会遊行法”、“禁止政治罢工”、以及阻碍劳工争取职场民主的“工会组织门槛”。指望民进党保护台湾现有的民主权利根本是认敌为友。

民进党服务於台湾资产阶级的利益,所以它无法满足那些为了防止国民党复辟而投票给民进党的群众的诉求。民进党的外交政策也反映出它和群众之间的利益衝突。蔡英文政府越来越依赖美帝国主义的支持,而美帝国主义则希望将台湾纳入自己的“印太战略”以遏制中国,但各国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之间的鬥争并不是民主与独裁之间的鬥争。美帝国主义自己也支持形形色色的独裁政权(例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并为了银行和大企业的利益去打压民主权利。所以蔡英文政府跟在美帝国主义後面,无法捍卫台湾的民主权利和民族独立,只会带来军备扩张和经济危机,令所有民族的工人阶级背负越来越沉重的负担。

因此,国际社会主义前进除了坚决反对中共独裁与国民党复辟之外;我们也不对亲资保守的民进党和作恶多端的美帝国主义川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我们主张不愿意屈服於中共独裁和资本家专制的青年与工人阶级们必须建立一个争取百分之百民主权利的工人政党,以此来挑战为资本家专制服务的蓝绿白叁党,联合台港中叁地人民对抗中共独裁,终结财团治国、资本专制。只有国际工人阶级的联合鬥争,才能打败台湾统治精英和中美帝国主义干涉,实现一个工人阶级与基层人民在民主公有制和民主计画经济下“有钱、有房、有工人民主”的独立的社会主义民主台湾,并以此为跳板争取一个以所有基层群众的需要为导向的亚洲社会主义联邦,消灭已经走入死胡同的全球资本主义及其孳生的贫穷和威权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