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隆尼亚:发动总罢工,鬥争升级!

2019年10月22日 下午 4:28

将总罢工升级,将运动由下而上民主组织起来

John Hird 与 Rob MacDonald,革命社会主义者(工国委西班牙)

西班牙政权正对加泰隆尼亚人民秋後算帐,惩罚他们胆敢发起2017年10月1日的独立公投,并对有份组织该次投票的独派政治领袖判处长期徒刑。今次事件随即引发了一阵抗争海啸,这甚至在规模、革命能量方面都很可能超越2017和2018年的西班牙群众运动,成为该国40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星期一:在判决公佈後,纵使面对防暴警察的严厉镇压,数以千计的民众占领了巴塞隆拿(中:巴塞罗那,台:巴塞隆纳)机场。学生离开课室罢课,民众占据了加泰隆尼亚所有的市广场。

星期二:自发的抗议行动持续著,政府派遣军警强硬对付年轻人、工人和退休人士。在运动的头两天,高达10万人上街。一名青年被橡胶子弹打中眼部导致单眼失明。

星期叁:在抗议运动的第叁天,大批国民警卫队集结在巴塞隆拿,直升机低空盘旋。街垒焚烧,警察多次衝击年轻人。街道被封锁,警察多次发射橡胶子弹,并首次地在巴塞隆拿使用水砲车。由於电缆被破坏,来往巴塞隆拿与菲格雷斯的高铁列车停顿了五个小时。

星期四: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宣布加泰政府会尝试在任期完结之前再发动公投。这个消息让西班牙媒体陷入疯狂。

学生联会(Sindicato de Estudiantes)发起的72小时总罢课进入到第二天,集会总参与人数为20万。

在塔拉戈纳,一名儿童被一辆警车高速撞倒。国家机器继续在多场集会中使用催泪弹、警棍等衝击民众,导致多人受伤。另外,约200名西班牙法西斯主义者组织了一场反遊行,并暴力袭击支持独立的抗争者。

运动已经在加泰隆尼亚全国全面地爆发。每个市镇都有大型示威,要求释放在週二被拘捕的9名示威者。在基罗纳,警察使用长棍无差别攻击示威民众。

在巴塞隆拿市中心的格兰大道,媒体报导示威者正在“占领马路”。另一条主要街道对角线大道也被焚烧中的街垒所封锁。甚至连当地警察也承认共和国捍卫委员会(Committees in Defence of the Republic)在格兰大道动员了22,000名示威者。

示威者带同厕所卫生纸卷上街,寓意“有很多屎要清理”。

在加泰隆尼亚各地有5场遊行,从不同地点出发遊行到巴塞隆拿集结。全国上下都动员起来準备10月18日的总罢工。

香港抗争者的影响

加泰隆尼亚的运动明显地是受到了香港运动的影响,尤其是“be water”(行如流水)的策略。这种流动、灵活、多变的示威模式是学习自香港的抗争,并在占领机场的行动中运用出来。托拉在9月的一次访问中甚至直接把加泰隆尼亚和香港的运动相提并论。

再且,许多上街的民众也多是年轻人,甚至有非常年少的。很多人未曾参加过2012-2011年的抗争,部分人甚至也没有参加过2017年的公投运动。他们这一代人在紧缩政策与动盪的生活中长大,这令他们某程度来说比起过去的反紧缩运动(Indignados)对资本主义及其政客有更激进的态度。

不过,我们不能对联合国或者欧盟等机构存有幻想,以为他们能够谴责中国和西班牙当局的暴力。上个星期以,欧盟在次重申其尊重西班牙宪法的立场,“包括西班牙司法制度的决定”。

跟香港一样,我们必须要肯定年轻人在街头的创造性,#TsunamiDemocratico(民主海啸,近期世界各地示威运动的总称)需要一个清晰的行动计划,并利用工人阶级的力量作为我们最重要的武器,10月18日的总罢工就是一个开始,要竭尽所能把它搞得更强更大。我们亦要认真地讨论如何在西班牙境内的其他地区,乃至世界各地发起声援运动。

在马德里也有一场声援加泰隆尼亚判刑的示威行动,警察使用警棍暴力攻击示威者。同时间,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anchez,“社会党”领袖)充当了西班牙国的“政客”并与主要政党的领袖会面。右翼的公民党领袖里维拉(Albert Rivera),更直接要求即时启动恶名昭彰的宪法第155条,暂停加泰隆尼亚政府及民主权利。

西班牙政府在媒体的配合下,试图借“暴力”问题来抹黑运动。他们却无视千计的民众和平示威抗议当局的政治审判,反而选择聚焦於民众被警察以警棍、橡胶子弹和水砲车无差别袭击後的自卫行径。

毒害人心的大选选战

必须抛弃对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的幻想,正是该党党主席桑切斯控制的看守政府,向加泰地区增派了上千名警力,而他本人也和大财团媒体一唱一和,抹黑谴责示威者是“煽动暴力”。

11月10日的大选,将会是一场毒害人心的混战,工社党、人民党、公民党、以及极右翼政党“声音”争相展现谁比较能胜任捍卫西班牙全国统一的爱国者。围绕著“我们可以”(PODEMOS)和联合左翼(Izquierda Unida)的左翼,现在是大好机会走向历史性的正确道路,支持加泰隆尼亚人民决定自身未来的民主权利,并将运动连结到促发独立运动的社会与经济问题、以及过去对於加泰隆尼亚和其他民族的压迫。

然而,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继续扮演他可悲的“左翼”白癡角色,在加泰隆尼亚问题上,任凭自己被西班牙资产阶级利用。这周一他说自己虽然不喜欢对独派领袖的审判结果,但仍必须接受。这周叁和桑切斯会面後,他已经主动与之协调,帮助政府“抚平”局面和呼籲“对话”。

面对这个把发动独立公投的政治人物监禁十几年的政府、动用全国警备镇压加泰隆尼亚的国家机器,到底要展开什麽对话?他们已经增派两千名警察,其中还包含两百个镇暴警察纵队。这週二已经有超过一百人遭警察殴伤。

西班牙政府明显知道,箭在弦上的,是一场蓄势待发的革命性的群众运动,为此他们已经準备不择手段压下街头上的加泰隆尼亚争议,而这些人正是伊格莱西亚斯建议与之和谈的傢伙!实际上,西班牙政府深怕街头群众运。他们正试图箝制任何可能触发示威的公众舆论。

足球体坛上,作为皇家马德里狂热者的西甲主席特巴斯(Javier Tebas),除了是极端西班牙民族主义者,他过去也曾是法西斯主义团体“新力量”(Fuerza Nueva)的成员,也跻身“捍卫西班牙”的行列,提议皇家马德里和巴塞隆纳足球会的比赛,要在10月26日於马德里举行!巴塞隆拿正确地回绝,但西甲坚持将球赛延迟到十二月才比赛,因为他们担心下周加泰隆尼亚鲁营球场(巴塞主球场)将有十万逾人发动一场巨大的反政府抗议。

问题的根本在於对徒刑的义愤、以及加泰隆尼亚人民决定未来的权利,而现在西班牙政府内的主流政党,正在玩弄烟雾弹伎俩,用“暴力”来转移对上述问题的注意。社工党公开声明:“暴力行径是极端团体所组织”。

西班牙政府正準备度动员国家机器镇压抗议,因此运动必须有準备加泰隆尼亚临时政府全面与西班牙政府合作。加泰隆尼亚政府发言人布多(Meritxell Budó)已表示虽然政府同情示威者,但他们有义务“维持秩序”。事实上加泰隆尼亚自治警队(Mossos d’Esquadra)正全面与西班牙警力合作,週叁已在示威现场出动水砲车。

加泰隆尼亚执政党一而再地展示,他们将永远扮演解散街头抗争的角色,以便“专业政治家”能和西班牙好好商量。独立公投运动至今群众一直扮演主力,而非资产阶级独派领袖,这意味著群众汲取近两年经验,能正确地对加泰隆尼亚共和左翼(ERC)和“一切为加泰隆尼亚”联盟(JxCat),采取不信任态度。公部门和教师工会与加泰隆尼亚政府的削减政策进行了鬥争。这两年的主要教训是,只有以工人阶级为基础建设由下而上的革命性群众鬥争,才能落实2017年十月的公投,并赢得一个社会主义的加泰隆尼亚共和国。

运动的下一步:继续鬥争、发动罢工与占领、建设工人阶级有组织的团结行动。

这场运动的关键,是需要工人阶级组织起来,决定这场运动的走向,使愤怒化为清晰有力的行动。联合工会(CSC-Intersindical)、多元选择工会(Intersindical Alternativa de Catalunya)和劳动者总联盟( CGT)已经表态支持总罢工和10月18日的示威集会号召。这场运动必须引领至勇敢的鬥争,使工人阶级透过更大的工会联盟,例如西班牙工人委员会(CCOO)和西班牙劳动者总工会(UGT),而组织起来,甚至绕过那些工会领袖,更广泛地参与这场运动。

极其重要的是,加泰隆尼亚两大主要工人阶级组织正在参战。有九千八百位的喜悦汽车(Seat)工人同意在10月18日响应罢工,巴塞隆拿港口的船港工会也宣布工人们将会罢工十二小时,抗议审判违反民主权利。

这场罢工会是运动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但是工人阶级与青年必须寻求方法将命运握在手里。

革命社会主义者(工国委西班牙)正与其他力量共同呼籲,在各级学校、职场和社区召开群众大会。当前急迫需要各地组织起民主的委员会──重建共和国捍卫委员会(The Committees for the Defence of the Republic)──但还需要将组织延伸到职场内的工人,并在各地和全国民主地协调起来,进而给运动提供方向。很不幸地资产阶级政治专家过去已经展示了他们更倾向把人民驱离街头,因此摆脱他们的影响十分重要。民主地组织起来的地方委员会,需要在整个加泰隆尼亚串联起来,不懈地推动鬥争向前,并成为运动的真正领导力量。这也是2011年反紧缩运动以及随後爆发的阶级鬥争留给我们的重要教训。我们在街头、职场、以及民主的队伍中握有决定未来的力量。然而,若没有民主的架构,这股力量将不能完全反映在运动的领导层身上。

我们强调,需要透过街头和职场的行动、以及占领和一连串持续升温的总罢工,推动鬥争向前发展。要对抗警察和法西斯团夥的暴力,必须有自卫组织并且有计划地彼此协调起来。

西班牙主要工会西班牙工人委员会(CCOO)和西班牙劳动者总工会(UGT),其领袖现阶段正扮演阻碍罢工的角色。这意味著我们必须由下而上建设罢工并施压这些工会采取行动,或甚至组织起民主的组织委员会,将所有工会的工人团结起来,并把工会官僚推向一边。

这场运动必须讨论我们为之奋鬥的是甚麽形式的“独立”。如果独立後的第二天,紧缩削减依然持续,独立将毫无意义。加泰隆尼亚的工人与青年正奋起对抗西班牙政府的压迫,追求决定未来的权利。我们捍卫一个自由的加泰隆尼亚,不只要让它摆脱国家镇压,也要摆脱所有经济和社会压迫,并终结“1978年政权”和维繫这个政权的资本主义制度。藉由这些诉求赢得加泰隆尼亚工人的支持,激励整个西班牙的工人起身与我们的共同敌人进行鬥争,将是致胜关键。

我们必须说明白的是,这场运动有著革命性的潜力,要致胜则我们必须建设一个能够分析局势、组织行动、并将运动带往革命性胜利的政治组织。我们革命社会主义者虽未是这样的组织,但是我们呼籲所有为革命社会主义奋鬥的真诚力量在运动中团结合作,在社会主义纲领下改变加泰隆尼亚的社会和全世界。

  • 十月十八全民上街!响应总罢工!
  • 建设基层人民组织领导运动!
  • 终结紧缩与退休金删减,争取社会主义的彻底变革!
  • 全西班牙及至全世界的组织团结行动!
  • 释放加泰隆尼亚政治犯!
  • 捍卫民主权利!
  • 为自决权奋鬥!
  • 建设加泰隆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 建设西班牙和伊比利半岛人民自由联合的联邦,作为社会主义欧洲联邦的一部份!
  • 我们的同志遍布七大洲超过30个国家,共同为跨国界工人阶级的解放、社会主义的新世界而奋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