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非洲猪瘟肆虐中国 严重影响群众生活

2019年11月8日 下午 6:04

中共在今次猪肉问题上再次显得无能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由于非洲猪瘟,农历猪年的中国可谓“猪事不顺”。自2018年8月1日于沉阳爆发起,非洲猪瘟疫情在中国持续蔓延,并于今年4月19日遍布中国31个省市。受疫情影响的猪只死亡与大规模扑杀,以及很多养殖户退出养猪业,造成中国猪 肉价格飙升,其中五花肉在北京部分超市价格更达每半公斤55.8元人民币。对此,中国老百姓纷纷感叹吃不起猪肉,网路上亦有人制作以大块生猪肉挂颈的“炫富新方式”图片进行嘲讽。许多民众和部分餐饮业商家转向寻求替代品,也带动其他肉类等食品的价格上涨。

猪肉价格大幅上涨

很多养猪户和摊贩亦遭受巨额损失。江西省吉安县的一位养猪户声称,自6月他的农场内10000头猪感染非洲猪瘟后,除了埋葬死猪以外,他还不得不贱卖上万头活猪。再加上疫情被认为是不可抗力,因此他也无法从保险公司或当地政府得到赔偿。总共算起来,他的经济损失已超过500万元人民币。而市场上的猪肉价格大幅上涨,令许多猪肉摊位的销量受到直接影响。有摊贩已经不再指望赚钱,而只期盼保本,而另有摊贩则决定自行吸收部分成本甚至亏钱卖。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大型生猪养殖企业为主不同,中国的养猪业由散户和小型养猪场主导。相对大型养猪场,小型生产者资金缺乏,因此技术落后,应对极端天气、防治疫病和处理污染的能力较差。养猪业产业集中度低也令中国生猪市场价格波动更加剧烈。因此,此次疫情蔓延如此严重、疫情开始后猪肉价格飙升,与中国的普遍养猪模式也有一定关系。

除了本国遭遇的猪瘟疫情,国际情势 或多或少影响中国的猪肉供应情况。中国在贸易战中对美国猪肉征收的关税已高达72%,而中国早早已在8月购买了超过1万吨美国产猪肉,不免令对美国展示强硬姿态的中共政权处于尴尬境地,同时令越来越多的中国群众意识到自己绝不会是贸易战中的赢家。这意味着中国需要寻求阿根廷和葡萄牙等新兴市场的养猪户来填补供应缺口,然而并没有足够的猪肉来满足中国的需求,因为中国的猪肉消耗量占全球一半。美国农业部估计,今年前10个月全球猪肉总出口将为880万吨。如果中国要进口世界上所有可交易的猪肉并用尽其所有冷冻储藏量,那么供应仍然会短缺约600万吨。

对于中国,2019可谓极度敏感的一年:这一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习近平政权正想借由庆祝的机会彰显自身威力,为了制造和谐盛世景象,不惜升级监控程度、压抑娱乐生活; 这一年也是六四事件30周年,而该事件的诱因之一正是严重通货膨胀。考虑到猪肉在中国民间饮食的重要地位( 中国是世界唯一拥有生猪储备的国家),猪肉价格问题对习近平政权的严重程度甚至已经超过香港反送中和中美贸易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更表示:“保障猪肉供应是党中央的军令状。” 福建、贵州、广西等省份已推出限购廉价猪肉的措施,由政府进行补贴。有资产阶级自由派媒体人把这种做法比做毛泽东时代计划经济时期的粮票、肉票,或称其为习近平治下政治左转的体现,然而在哪怕是国有企业也早已按照资本主义逻辑运作的当今中国,这一点补贴也不过是习近平政权试图维持社会稳定,从而保护中国资本主义的手段而已,与社会主义扯不上任何关系。

“猪肉不能吃”

在2018年12月非洲猪瘟已蔓延到中国多个省市时,有网民便因为在微信朋友圈声称“猪肉不能吃”而遭警方拘留。直到疫情严重到再也瞒不住的情况下,中共政权及其喉舌才终于承认问题存在。与面对近年众多的食安问题一样,中共在今次猪肉问题上再次显得无能,无办法避免食安和公众健康的危机。政权在每次危机中的首要任务是维稳,将民众的批评声音消灭。中国此次遭遇的非洲猪瘟疫情源头来自海外,且在中国爆发后也波及越南、菲律宾等周边多国,影响当地群众生活,所以应对疫情需要国际方案。然而资产阶级的发展基于民族国家,也将追逐利润凌驾于人民需要之上,因此寻求解方必须跳出资本主义框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