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重建平权运动 反击反同势力向前争民法同婚!

2019年11月10日 下午 10:55
同婚合法化是青年、工人、市民组成的群众平权运动的成果

Yvonne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四个月前同婚合法化,使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国家,这是过去数年来平权运动支持者对抗反同势力下所赢得的成果。此举也在鼓舞中国、香港、南韩、日本等东亚国家的平权支持者对抗本国根深蒂固的反同歧视与落后保守偏见。

但在台湾,反同势力正准备进一步反扑。下福盟与安定力量已整合反同宗教组织与蓝绿两党中的保守势力成立政党,宣称要提名超过10席以上区域立委候选人,并可能将与国民党或王金平势力串联,目标在立院内夺取席次推动反同立法。

反同势力组党

亲资右翼独派喜乐岛联盟也于7月20日组党试图将反同与亲资政策势力带入国会。握有庞大资源和组织实力的下福盟,试图重提公投和释宪,并结合蓝绿反同政客向下一任政府施压,来取消同婚合法化,并推动反同志政策。

如何才能捍卫当前同婚合法化的成果,并彻底击垮反同势力?并且使同婚合法不再只是局限于性倾向隔离制度的专法(此法中,同志婚姻仍没有共同收养权、被禁止人工生殖、被限制跨国婚姻),而是能够落实在民法保障中,并且彻底终结制度性歧视与社会隔离?事实上,如今能有同婚合法化的成果(尽管仍受到许多局限),并非是民进党的成就与功劳,而是这些年来由青年、工人、市民组成的群众平权运动的成果。

2016年年底,婚姻平权运动的高潮成功使支持平权的声浪暂时压垮反同势力。成就此举的是万人自发串连上街的婚姻平权小蜜蜂运动和历时数月的激烈舆论对抗,最后则是举办于12月10日的25万人集会。当时,民进党政府无动于衷,摇摆于平权和歧视之间。但这股强大的民意压力仍迫使大法官会议做出承认同婚合法、但同时不反对制度性歧视与隔离LGBTQ(专法)之解释文(释字748号)。

但释宪之后,同运领导层无视依靠群众运动才取得既有成果的事实,未能趁胜追击要求即刻修民法保障同婚,反而是将事态主导权转手相让给政府和立院,让人们误以为可以单纯通过法律实现平权,进而冷却运动,致使曾于2017年上半年分裂崩溃的反同势力得以在蓝绿两党政客的协助下开始反扑。

民进党面对群众压力,不得不装扮出支持平权的姿态,但同时通过将同婚局限于专法来缓和反同势力的不满,以保住保守反同势力的支持。因此,要对抗反同势力,必须自下而上重建群众性的平权运动,不能寄望于单纯的法律手段,也不能寄望于与反同势力眉来眼去的民进党。平权运动需要建设独立在蓝绿之外的群众抗争组织、在全台各地展开打击反同势力的宣传与抗争工作,这需要平权支持者能活跃且民主决策的发起集会、游行、及至是街头宣传与群众教育,要求政府与立院进一步修法使同志婚姻受民法保障,不止步于制度性歧视的专法(748施行法),并且推动一个设立〈反歧视法〉的群众抗争。这也需要联系到更广泛的工人运动和其他受压迫群体,一同对抗借助歧视与偏见分化群众、打击基层群众生活水平及民主权利
的蓝绿两党及其背后的大财团。

未来,下一步何处去

另外,面对今年立委与总统大选,需要在各选区采取行动来打击反同候选人,抵抗蓝绿反同政客及反同政党的威胁,不能仅是支持挺同候选人,更要拉下反同候选人,才能清除立院内的反同代表。

因此,平权运动的未来是需要一个反压迫、反剥削的左翼工人群众政党,才能挑战为反同势力保驾护航的蓝绿白三党,进而使平权能大步落实,并且拔除扎根于性别歧视与不平等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