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外送员罢工 反对压榨剥削

2019年11月11日 下午 11:30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份科技进步不是为了提高普通劳动者和群众的生活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洪守裕

八月底的UberEATS外送员罢工,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到外送员所受的剥削与不公待遇。外送员控诉公司“奖励新制”实际上是压低外送员收入。过去外送员接一单平均70~80元;改成新制后一单平均40~50元,要连续工作12小时以上才能得到奖励金。

谁的共享经济?

即便是旧制,全职UberEATS外送员每日工作约10小时,每月最多也仅赚3万,这还没算上自己负担的车辆保养、折旧费用。这也是整个外送业的普遍情况。资本家和媒体声称“平台经济”让劳动者能“弹性”决定工时,但其实相当一部分外送员是全职工作,且许多兼职外送员每日也需长时间工作。“平台经济”主要是让外送平台公司更“弹性”使用劳动力,假借“伙伴关系”名义规避应担负的外送工人职灾保险及劳健保、退休金、资遣费等,并利用兼职劳动力来压低工资水平,而且更容易将市场波动的风险转嫁给外送工人。

为了在指定时间完成订单,外送员经常被迫超速、闯红灯或违反其他交通规则,因此车祸频发,而外送员只能自己负担工伤休养期间的收入损失以及车祸赔偿。Foodpanda一名外送员说:“如果不缺钱不建议来,因为我们常在大货车
旁,一没注意就掰了。”

另一方面,与平台合作的餐厅,有部分是很小的自营业者,他们不像餐饮集团有筹码向平台公司谈条件。平台公司会要求店家在不能提高售价的情况下付给平台方三成的营收额,而这可能是自营业者仅存的利润。这让自营小店更难生存,连带恶化小店员工的劳动条件。

“平台经济”确实便利了生活,也让生产更有效率。但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份科技进步不是为了提高普通劳动者和群众的生活,而是为平台业者及背后金融资本的利润来服务,同时牺牲受雇工人(包括外送员与平台公司职员)、小业主和消费者。

建设外送工会

外送员必须组织自己的工会,跨平台联合起来组织下一波罢工,要求平台公司负起法定保障一切的职工福利和权利(无论全职还是兼职),大幅提高趟次佣金,保证所有外送员每周工作四十小时也可得到每月三万元的基本工资。这场抗争可以争取自营业者、消费者为盟友,以工人阶级为核心力量,挑战掌握平台来谋利的财团。

唯有将科技产业、金融业及其他大公司实行民主公有化,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才能充分保障劳动者权益,终结对工人的剥削,以及对消费者和小业主的压榨,让现代科技不只用来打造便捷的公共饮食服务,也让劳动者真正弹性选择工作时间和消费生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