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抗公共交通性骚扰 需要战斗性行动

2019年11月13日 下午 10:35

性骚扰的深层原因在于权力不对等

周毅 中国劳工论坛

在中国,发生于公共交通的性骚扰一直普遍存在,女性尤其身受其害,并受到公众关注。对此,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做过两份民调:2015年对1899人的调查显示,53.4%的人曾在公共汽车或地铁上遭遇性骚扰。2012年近万人参与的民调更显示,81.9%的人认为地铁上存在性骚扰,其中21.6%感到地铁性骚扰多发。

性骚扰的深层原因在于权力不对等,父权社会结构影响社会的各层面,包括家庭内、劳动市场以及政治体系,因此女性远比男性易于遭受性骚扰。2017年12月,在深圳进行、对433人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遭遇性骚扰比例高达42%,而男性仅为6%。受此状况影响,深圳地铁于全网陆续开设女性优先车厢。然而该设置并非法律层面的强制措施,地铁工作人员无权强制驱离进入该车厢的男性;并且深圳地铁客流量极高,大部分乘客首要考虑的是自己能否挤上列车。久而久之,不少男性也会无视相关标志,进入女性优先车厢,令该车厢的设置流于形式。

指责受害人

女性乘客时常面临指责受害人言论。2012年,上海地铁第二运营公司于微博发布一张穿“透视装”的女性乘客照片,附“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等文字评论,引发舆论譁然。尽管上千名网民对此抨击,支持检讨女性衣着而非色狼的留言亦存在不少,甚至为地铁公司所转发。为反击上海地铁的父权态度,有两名女性携带具有反抗意识的标语乘车,引发媒体争相报导。

女权运动的发展令中共统治集团感到压力,不得不作出表面上的改变,例如人民日报山东分社社长、人大代表徐锦庚提出对抗性骚扰的一系列方案。但由于父权制依赖于资本主义制度继续存在,亲资官方的宣传与立法的效果极为有限。战胜公共交通性骚扰,需要对抗亲资政府对公共服务的私有化和商业化。需要组织独立民主工会,让公共交通员工组织起来,实施改善职场和公众安全的措施,包括女乘客的安全。而工人的自我组织不免要挑战中共独裁政权,并寻求经济上解放女性的社会主义替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