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香港反威权运动中的同志集会

2019年11月19日 下午 9:58
同志权利就是民主权利不可或缺的一环

彼得红  社会主义行动

11月16日香港同志集会,共有六千人参加,包含许多中国人也前来参加,社会主义行动也参与其中,可惜今年同志游行因警察不批准路权、打压主办游行自由,因此今年并没有游行——这是十年来首次游行改为集会。

名叫Prima上台发言,她带着头盔与彩虹口罩反对警察不批准此次游行,并说政府推动《反蒙面法》导致同志在集会中不能戴口罩隐藏身分,对于同志参与集会自由的来说是一大打击,呼吁大家向政府说任何人都有权匿名出席游行集会。也有参与的内地人表示,他很关心香港的反威权运动,也有向亲友解释香港五大诉求并澄清中共官媒的假新闻。

由于香港正处于紧急状态,内地的审查变得更为严厉,能从内地来港参加活动的人数大大减少。 中共害怕香港斗争的讯息会传播到大陆,鼓舞大陆人也共同斗争反对专制。

尽管主办单位没有强调香港反威权运动,在集会尾声,群众自发聚集起来喊著“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1969石墙暴动 × 2019香港抗争

根据中大调查,有88%性小众因身分被歧视,因此需推动《反歧视法》来反击歧视性的行为与言论。同志权利就是民主权利不可或缺的一环,性小众同样遭受民主权利的打压,1990年前肛交还属于刑事罪,性小众遭受到在酒吧、咖啡厅的警察恐怖,至今2019年香港性小众性工作者还得承受警察放蛇、逮捕的恐怖。

社会主义行动亦有参与集会,提出“1969石墙暴动 2019香港斗争,同志权利就是民主权利,共同抵抗警察暴力”的口号。石墙暴动当时因为反对警察暴力而引发大规模同志平权运动,最终取得重要的胜利。今天香港反黑警的民主抗争同样也是捍卫同志平权。在中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独裁国家,同志权利受到更猛烈的打压。

1969年美国石墙,警察临检同志酒吧、打压同志,最初只有200人的同志突然一反常态的反击警察,有人拒捕,有人向警察做出挑衅。围观的群众向警察丢瓶子、石头。暴动维持五天,并在暴动结束后,成立“同志解放阵线”,此命名是有意识衔接到当时反战运动,声援越南反帝国主义战争,并提出“我们是这样一个革命组织,……如果不废除现存的社会制度,全民彻底的性别解放是不会实现的。”

我们需向石墙暴动学习,把同志运动衔接到更全面的民主诉求及工人阶级斗争,团结其他议题与地区的受压迫者,反对资本主义带来的压迫。运动需团结中国工人与性小众,他们同样都受到专制独裁的迫害,没有集会自由,我们深切知道,如果不打碎中共财团专制,全面彻底的民主权利与香港同志平权是不会实现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