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建联曾钰成爆建制派严重分裂

2019年11月20日 下午 9:02

曾:“政府似乎不愿意做任何事情,直至为时已晚”
李亚当,社会主义行动

曾钰成是民建联的创党成员,亦是香港建制派的重量级人物,不过他亦以相当程度的独立思想而见称。他最近接受法国学者Jean-Philippe Béja访问,期间透露了统治阶级当中的严重分裂。

根据曾的讲法,现时的危机当中有4个主要参与角色:示威者、公众、港府与北京。访谈在10月进行,那时政府刚刚通过《禁蒙面法》。曾钰成表示“社会相当大部分”都支持示威行动。

“我们最大的问题在于港府是4个角色中最弱的一个。现时没有强力的决策机制。特首依赖强硬派,但没有政治人物能够承担责任。”

曾钰成同意今次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运动”,并指出马后炮来说,没有人应该会对此感到意外。政客们“早应该知道”香港人,尤其是青年人,因为经济不均和缺乏民主而对政府感到愤怒。

曾钰成在学生时代曾参加毛派发起反抗英殖统治的六七暴动。其弟被英殖政府囚禁了18个月。跟很多香港的前毛派一样,曾和整个民建联都紧贴在中共背后,支持中共转变成一个推动资本主义,但有着超压迫的“党国”机关。民建联基本上就是香港的中共,这是由于中共本身在香港没有正式组织及活动。

曾钰成承认亲北京的建制派(包括他自己)在2014雨伞革命后采取白色恐怖来打压民主运动,播下了今日危机的种子:

“过去5年,香港政府和许多我的建制派同事都以为我们能够不断胜利,但每一次,民众都变得更愤怒。”

在这段期间,6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被褫夺资格,数以百计的人被政治审判,而且新的恶法亦被通过。
 


建制派促独立调查委员会

曾钰成呼吁作出政治让步来化解示威,特别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来彻查警队。不过,这个诉求被“强硬派”否决,实际上暗指中共政权。

他说“差不多所有人”,包括民建联领导层(只在私底下),都在游说林郑月娥采取这种策略。曾说“这是唯一一个可以满足的诉求”,当然这变相说真普选的诉求是天方夜谭。

“其实并不是警察不让她这样做。林郑月娥解释警察的士气已经非常脆弱,政府其实做不了事么事情能够进一步打击(他们的)士气。可能她对北京说要提升警队士气,因此中央政府就高调支持警察。”

实际上,中共政权现时视任何对警察的质疑都是红线。警察成为了禁卫军,负责慢性推动六四镇压,以免需要动用解放军。因此,虽然大多数本地资产阶级建制派都想接受这个诉求(当然是非常有限地),最终方案都被北京否决。

香港的统治菁英正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不过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幻想他们能够带来改变的出路。真正的民主变革只能够透过工人阶级的自我组织及战斗来实现,并将权力从资产阶级及捍卫他们的独裁政权手中夺取过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