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者是如何击败亚马逊收买西雅图议会席位的企图的?

2019年11月21日 下午 10:24
尽管大企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s,为候选人募集分配资金的一种政治组织)花了400万美元想要谋得市议会席位,但是Kshama Sawant(下称萨旺特)同志还是连任成功

美国社会主义替代(工国委美国)

尽管亚马逊(公司总部位于西雅图)和大企业们在七个席位的候选人上都投入大量资金,但西雅图选民还是打破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想要让议会的右转的图谋,在这场西雅图有史以来最受关注,最昂贵,最两极对立的议会选举中,社会主义替代的萨旺特赢得了连任。
 
 
选举当夜的报告显示,萨旺特以46%落后对手Egan Orion(下称奥利安)的54%一共8个百分点,大媒体和大企业看起来都获得了胜利,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开出来的票有60%是属于萨旺特的,到了周五晚上,萨旺特已经领先3.6%,共1515票,而这以数字在未来几天还可能进一步上升。

萨旺特在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获胜,她说:“这次的选举结果是对亿万富翁阶级,对世界首富,对房地产企业和建制派的否定。”

华盛顿州(西雅图是华盛顿州最大的城市)的邮寄选票系统允许选民在选举日前三个星期内邮寄选票,更早投票的人更多是年长者和富裕阶层,而年轻人,工人阶层和租房一族则在晚投票的人中比例更高,这也正是更有可能投票赞成社会主义的族群。今年,晚投票给萨旺特的人比往年都多,也是第三选区高达58%的投票率的结果。甚至我们在当地媒体中的批评者也不得不把这归功于社会主义替代破记录的催票行动。

萨旺特过去六年建立的运动也给这次的高投票率提供了基础和支持,通过这些运动,工人们赢得了历史性的胜利,例如西雅图开创性的最低15美元时薪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出租人权利法。

高投票率还反映出在选举前最后三周选民对于亚马逊“金钱炸弹”的愤怒,之前亚马逊在10月14日又给西雅图商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了100万美元,使总额达到了150万美元,至此大企业控制的所有政治行动委员会整体支出超过410万美元,是之前记录的5倍。

萨旺特在艰苦的竞选中得到了西雅图大部分公会的支持,以及如Sierra Club(塞拉俱乐部),《陌生人》报(The Stranger),以及该市许多进步的社区领导人等意见领袖。

在亚马逊金钱炸弹的攻势之后,有国家层面的政治人物也对贝索斯发表意见,这引起了全国媒体的注意。《华尔街日报》的编辑说: “Bernie Sanders(下称桑德斯)(佛蒙特州参议员,宣布参加2020美国总统选举)本周在推特上说:亚马逊是大公司的贪婪失去控制的完美例子,而我们将要结束它。Elizabeth Warren(下称沃伦)(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宣布参加2020美国总统选举)谴责亚马逊:试图使西雅图市议会选举结果对自己有利。以及有计划从政治中赚大钱。”

尽管亚马逊的巨额支出使得很多选民心生反感,但是高达150万美元的巨款也大量广告、邮件、和有偿的催票人员,这些也使得许多票流向了萨旺特的对手。在最后几周里,竞选的最后几周里,志愿者们不断遇到这些雄厚资金购买的话题攻击。

克服这些谎言和攻击的关键,是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和志愿者们上门以及在街角进行的数千次和民众的对话。

是谁在经营我们的城市?

《西雅图时报》的专栏作家Danny Westneat(下称威斯特纳特)警告说:“贝索斯想要以150万美元击败萨旺特和其他进步主义者的豪赌可能会失败。”他还说:“这场选举也是一场对亚马逊和大公司权力的全民公投。”(10/23/19)

社会主义替代一开始就预见了以亚马逊为首的大企业的攻势,今年一月份,萨旺特说:“今年的选举的关键是,到底是谁在使西雅图运转,亚马逊和大企业?还是工人们?”

当然《西雅图时报》也处于大公司宣传攻势的最前线,它指责萨旺特和其他的“左派思想家”组成的市议会(萨旺特这次是连任成功)在流浪者和危机承担能力的问题上“表现”的很失败,而这也是选民最关注的问题。这篇报道在所有7个席位上都都肯定了亚马逊支持的候选人,并塑造他们“变革”的形象。

事实上,西雅图的住房危机是全球资本主义失败的产物,资本主义将住房视为亿万富翁的投机品,而不是基本人权。劳动人民因为市、州和联邦对危机的置之不理而感到愤怒是非常正当的。但是,这主要是由于和大企业狼狈为奸的政治体制,所以没有办法像活动家和政治领袖(如萨旺特)呼吁的那样,实施普遍的租金控制和大规模兴建优质的公共住宅。

亚马逊的高管们为对抗萨旺特而推出的对手是奥利安,它完全是一名站在大企业立场的候选人,并期望以“进步”的形象获得选票。但他的竞选活动得到了海量来自大企业的资金援助。其中不仅有大量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资金,还有来自企业领导人的直接个人援助,其中包括亚马逊高层管理人员,房地产业说客和富有的共和党人。

社会主义的纲领

萨旺特竞选活动的主轴是房租管制议题,这基于我们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的斗争,以及一年来在俄勒冈,纽约,以及加利福尼亚取得的胜利。西雅图需要广泛地,不会被大企业鉆空子的房租管制,从而使城市及周边地区的劳动者充满活力,为此萨旺特的议会办公室很快就收集到了13,000份签名请愿书,我们的社会主义议会办公室还在7月组织了一次群众集会,有400多人参加。之后还举办了一场市议会委员会会议,介绍了房租管制法案,这使得房租管制成为西雅图政治辩论的中心。

尽管上一年就废除了亚马逊的税收减免,但从竞选活动一开始,我们就要求恢覆对大企业和富人的许多税收,而不是对普通劳动者,房主,和做小生意的征税。虽然萨旺特的对手在压力下笼统的表示他支持“渐进式税收”,但他还是反对“亚马逊税”——这是他背后大企业们的底线——这么做能显示他对大企业的忠心。

萨旺特的竞选活动还大胆地争取一个为了劳动者的“绿色新计划”,使西雅图在2030年前100%地使用可再生能源,计划内还包括扩展公共交通,并使其完全电力化和免费化。这个计划还与避免气候恶化地运动联系在一起,它们共同要求将大型能源公司纳入民主公有制,并将其重组,为人们生产清洁能源。在9月20日的气候大罢工中,萨旺特和(其他选区候选人)Tammy Morales(下称莫拉莱斯)和Shaun Scott(下称斯科特)共同发表讲话,越来越多的青年和大学生被我们的斗争和社会主义计划所吸引。

西雅图左翼的斗争

西雅图的情况再次证明,工人和社会主义者是可以战胜最强大的企业巨人的。这次胜利使世界各地的运动都充满信心,从最近全球范围内爆发的大规模反紧缩政策和民主抗议,到青年的气候问题罢工,劳工斗争和其他社会主义选举运动,其中最关键的就是桑德斯的对于总统的角逐。

但是,以为单纯能通过决心和斗志就能赢得这样的胜利是大错特错的。在西雅图,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纲领和组织对于击败无处不在的资产阶级力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是这场运动的中流砥柱,他们的充沛精力,牺牲精神以及政治能力成功地完成了西雅图历史上最有力地基层竞选活动。

我们将社会主义政治观点带给了第三选区地普通民众,有1000多名志愿者和社会主义替代的成员进行了225,000次家访,打了200,000多个电话,同时筹集到57万美元。无论是捐款总额还是捐款者数量,我们都打破了过往的记录。

我们和其他左翼力量的团结能力对于击败贝索斯也很重要。

在竞选活动开始时,大型企业,关键劳工领导和大多数自由派政治人物之间已经形成事实上的联盟,试图击败萨旺特和第四选区的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的候选人Shaun Scott(下称斯科特)。

大企业使用大量金钱在媒体上对萨旺特抹黑了许多年,她的市议会同僚和其他大咖的民主党政客没有给予她任何支持,甚至有一部分劳工领导人支持萨旺特的反对者,这使她在初选中仅仅获得了37%的票。虽然这个结果还是比对手奥利安多了15%,但是亲企业的媒体还是把她在大选中获胜的可能性说的很小。但我们的观点始终不变,为了赢得选举,我们要揭露在奥利安竞选活动中大企业扮演的角色,以及建立团结的左翼联盟来对抗亚马逊控制议会的企图。

为团结反对亚马逊而战斗

尽管萨旺特得到了工人阶级相当多的支援,但如果她和社会主义替代党采取了大多数自由派和劳工领袖的方法,试图避免与亚马逊发生直接冲突,那么亚马逊的策略很可能会成功。 工人阶级对企业权力的普遍不信任正在组织成一场连贯的反击,这并非会自动形成的。

实际上,由于两党制在整体上的统治地位,美国大多数选举都没有受到工人阶级的大胆挑战。在西雅图,即使当地的民主党组织在桑德斯和其他左翼挑战者的影响下也转向了左翼,但在大多数竞选中这并没有导致强大的工人阶级斗士角逐市议会。

社会主义替代的选举战略建立在自信之上,相信如果有战斗性的优势,西雅图的工人阶级和年轻人就有能力击败亚马逊和大企业。这包括利用来自下层工人阶级的压力的需要以让袖手旁观的进步人士和劳工领袖与我们一起对抗西雅图的公司体制。

初选后释放出来的活力证实了我们的战略。 得到亚马逊和大企业支援的候选人在全部七场地方议会选举中都进入了次轮选举的阶段,面临着更进步的候选人的挑战。 随着商会大规模接管市政厅的威胁日益迫近,我们号召最大限度地团结起来反对大企业的呼声迅速得到基层活动人士的支援,对更大的政治参与者施加了压力。

萨旺特和斯科特获得了来自那些在初选中袖手旁观的进步领袖和团体越来越多的支援。当300多名工会成员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以示抗议时,保守派劳工领袖为争取劳工委员会对奥利安的支援而进行的可耻行动被挫败了。 萨旺特、莫拉莱斯和斯科特共同组织了一场活动,以促进西雅图的绿色新政,这是左翼团结的重要表现。

在商界支援下长期主导城市政治的民主党建制派的一次重大失败中,地方民主党团体在9月同时支援萨旺特和斯科特(他们已经在初选中支援莫拉莱斯)。 萨旺特是第一位得到西雅图民主党支援的独立社会主义者,尽管她公开呼吁左翼民主党人、劳工和社会运动联合起来为劳动人民建立一个新的政党,但她还是得到了支援。 这一胜利是积极的基层努力的结果,包括通过当地民主党团体谴责企业PAC支出的决议。

当10月14日亚马逊投下100万美元金钱炸弹后,所有这些都为我们成为做出统一回应背后的主要驱动力的再次竞选奠定了基础。 两天之后,我们与民主党团体一起在亚马逊总部外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紧接着是一周之后的亚马逊员工举行的集会。
 


一波全国性的媒体报导紧随其后。 在一次引人注目的逆转中,就连公开要求萨旺特在初选中的失败的自由派市议员冈萨雷斯和莫斯克达也感到有必要在反对亚马逊的集会上发言,宣布支援萨旺特和斯科特。

我们的统一战线策略动员了工人阶级的愤怒,团结了更广泛的反对力量以反对公司接管的企图,这对贝索斯造成了最后的打击。

社会主义替代所发挥的角色,连同我们明确的分析、战略和阶级斗争方针,是这一历史性运动成功的关键。 随着全国范围内的社会主义竞选浪潮继续扩大,我们在贝索斯的家乡如何击败他的丰富经验,可以说明严肃的召集人为各地劳动人民的斗争制定获胜策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