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和青年为甚么愤怒?

2019年12月4日 下午 10:22

香港反威权运动已经持续近半年,我们访问参与运动里的三位学生

彼得红 社会主义行动

Terrence是社会主义行动在运动招募的十九岁学生。除读书之外还需打工,一家四口挤在月租五千六的㓥房中。

问:你怎么会参加这次运动呢?

答:二零一四年雨伞运动失败之后,社会的气氛颓废许久,很少人参加在运动中,像是二零一六年反一地两检运动。但在今年六月十二日金钟的抗争中,这是历史性的一天,当我看见群众团结的对抗警察时的画面很感动,也成为我继续参加的动
力。

问:运动中让你生气的有哪些事情?

答:林郑六月以来忽视民意,不在乎死伤了多少示威者,例如七二一时黑道攻击示威者,林郑月娥也对此漠视不理,八三一时疑似被打死人也不愿意推动独立调查委员会,林郑包庇支持警察的李家超、律政司长郑若华,纵容一切黑警暴力。网路上,亲中共酸民转贴假新闻,举例来说,十一月十一日是警察主动枪击无辜学生,但却有些假新闻报导是学生先夺枪警察才自卫枪击。另外,警察用水砲车与装甲车高速撞向群众!

十三岁基元中学生Angus,他也加了入社会主义行动。

问:运动中让你生气的有哪些事情?

答:港府强硬、蛮干、罔顾民意的推动送中条例,另一方面黑警对于示威者的武力镇压、释放许多催泪弹也令我愤怒。

问:运动出路在那?面对香港贫富差距的扩大,出路又在哪?

答:罢工、罢课、罢市是很重要的,可以使得社会停摆,给政府施加压力。我们学校共八百人,其中一百人参与罢课,在罢课运动中也提高了同学们对于政治的敏感度。

另外,港府只是中共的魁儡、听命于中共的指令,我认为若果中共不倒台,香港是无法争取到民主权利的。另外面对香港贫富差距的扩大,我认为是需要提出课征富人税才能解决。

访问中大基层关注组的蔡同学,当警察攻击中大时,她也在校园帮忙。

问:你怎么会参加这次运动呢?

答:政府无视两次上百万人游行民意,还出动催泪弹镇压手无寸铁的市民,导致了至今的反送中运动。再加上政府多年的专政独裁凌驾市民意愿,如二零一四年雨伞运动,市民要求公民提名、拒绝筛选过的选举,引发占领街道的运动;还有二零一六年DQ民选议员。类似的事不断发生,中共与港府一直打压市民的政治权利,收窄言论自由,我认为必须关注这次运动,因为这可能是我们多年受压迫以来的一次
改变的机会!

问:运动中让你生气的有哪些事情?

答:现时已经有超过四千人被捕,无数人受伤,我们失去了许多双眼睛,有人站出来控诉警察的性暴力,记者因长期在催泪弹环境而患上氯痤疮,冲突地区的居民每天吸催泪弹,以及许多可疑的死亡案件。警方的底线每天在降低,从胡椒喷雾到催
泪弹,再到布袋弹、水炮车,最近已经毫不忌讳地开实弹,警方真的是想屠杀人民。而港府不但无所作为,甚至多次称示威者为“暴徒”、支持警方“止暴制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

问:面对中共打压民主权利,与香港贫富差距大的出路在哪里?

答:政治与经济不能割裂开来理解,民众对政治权利被剥夺感到愤怒,然而经济也需要公义和民主。要使大家意识到政商一体架构下,受到剥削、资源分配不公的问题,要摒弃以往刻苦耐劳的狮子山精神。社区和校园的组织工作,应该是打开这第
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