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暴不息 抗暴不止

2019年12月4日 下午 10:40

警队已有凌驾政权之上,甚至军阀化的趋势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反送中运动持续半年依然猛烈燃烧,中共与林郑当局决心与民为敌,一味依赖警察暴力镇压,手段越发凶狠。据报警方至今已施放超过一万枚催泪弹,遍及横街窄巷甚至住宅医院,彭博消息指全港有88%的民众(约650万人)或多或少地曝露于催泪弹及其残留化学品的影响下,情况骇人听闻。此外,至本文截稿(11月23日)时,警察发射了18枚实弹、超过3200发橡胶子弹、布袋弹及海绵弹等,滥捕了超过4,500人。黑警攻击中文大学的一天发射了2356枚子弹,而围攻理工大学期间,则发射了1458枚催泪弹和1391发橡胶子弹。

催泪弹毒害

尤其在警察改用中国制催泪弹后,其毒性已经引起全城恐慌。催泪弹的成分在燃烧时可以产生二恶英和山埃。二恶英是难以分解的致癌物。人类如摄入大量,可引致氯痤疮、皮肤出疹及变色等皮肤病和体毛过多,长期摄入甚至可以致癌。立场新闻记者不幸患上氯痤疮,有消息亦指不少警察同样如此。政府却为了包庇警察而拒绝公开。

但显然民众并未被此等暴行所吓倒,黑警失控暴力袭击民众的画面反而更激发群众的狂怒,据悉林郑政权起初以为逮捕500人左右就能瓦解抗争运动,但实际的情况却是投入抗争的民众越捕越多,反映愚不可及的林郑与警队一次又一次错判形势。反威权运动早已超越了对送中条例的不满而转为针对警暴,而林郑亦自知自己“除了三万警察外一无所有”,以致纵容包庇黑警,黑警越发失控反过来劫持了政府,体现在林郑早前曾言“不会『盲撑』(盲目支持)个别违法警察”后遭蓝丝阵营群起批评后又急急转变称“坚决支持警队“,可见警队已有凌驾政权之上,甚至军阀化的趋势。以至于建制内部离心离德,连同为政府纪律部队的消防和救护员都多次遭受到粗暴对待。

即便如此,直至现时警察依然执行着政权指示下铁腕镇压的维稳任务,包括借用各种借口禁止游行,令群众运动变得零碎化,同时黑警行事一天比一天更显得疯狂和肆无忌惮,甚至过往还要遮遮掩掩的私刑殴打示威者的行为亦变得常态化和公开化,无日无之的闯进多家大型商场,总结包括沙田新城市广场、太古城、大埔超级城、又一城等入内逞凶,酿成严重血案,更在十月一日后多次以实弹射击民众,甚至发生了科大学生离奇因走避警暴而堕楼身亡的悬案。最近黑警甚至冲入荃湾李城璧中学校园殴打示威学生,引发学生罢课两天。

由于这些暴行屡屡被媒体曝光而迁怒记者,多次以“反蒙面法”为借口强行扯开记者的防毒面罩,随意逮捕记者。印尼女记者Veby Mega Indah 在采访的过程中被正在离开的黑警突然恶意回头射击击中右眼而致失明。黑警亦多次恶意向记者群投掷空爆催泪弹、故意以水炮射向记者群等,引发记者在警察例行记者会上公开抗议警暴。

伤亡惨重

据统计,运动发展至今,已有超过2000名群众受伤,至少10人死亡(包括自杀者和堕楼的科大生)。警察和政府信用已彻底破产,10月明报公布的民调显示,超过半数受访者给予警队0分,整体评分只有2.6分。崩溃的信誉,加上对传媒的恶意阻挠以及记者会上的连篇谎言,使得对黑警的阴谋暴行指控广泛流传,包括性侵和杀人弃尸等,警队已被视为国家恐怖主义的工具。

社会主义者认同五大诉求,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暴,否则过后警暴将常态化和合理化,香港将彻底沦为警察社会。同时我们主张由法律专业人士、人权组织成员、示威者代表等组建民主委员会,彻底重组警队,全面追究滥权黑警,将警队置于民众的监督之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