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家族拥全港近半财富

2019年12月6日 上午 12:21

新报告再次证明甚麽麽要终结资本主义

张西蒙 社会主义行动

香港新自由资本主义下,极端贫富悬殊、基层人口民不聊生乃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不过资产阶级机构的“坦白”确实相当罕见。最近,香港工商专业联会发表一份名为《十字路口上的香港──现在需要减少贫富不均》的报告,当中指出香港多个令人骇闻的贫穷数据,更为解决贫富悬殊提出政策方案。

工商专联的报告直指香港贫富差距之严重,甚至传统计算方法的基尼系数也不足以反映现实问题。24个家族总共控制了香港过半的财富,而香港最富有的50人的总身家超过3000亿美元!在不计算自住物业,七分之一的人口是百万富翁(以港币计算)。香港是全球第二富有的经济体,根据金融机构瑞信研究,香港成人每人的平均财富为382万港元。另一边厢,根据政府数字,香港有138万贫穷人口,也就是说每5个人就有1个在贫。当然,工商专联的报告除了揭露贫穷问题外,还提出了一些“方案”给政府参考。

公屋私有化

报告指出要处理房屋问题,建议发展棕地、农地,甚至哥尔夫球场和军事用地,但同时却又不反对进一步填海和开发郊野公园。表面上这是很“持平”的立场,所有可开发的土地都应该用来开发。但是在资本主义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之下,报告根本没有可行办法去挑战私人囤积的棕地、哥尔夫球场等,所以实际效果上是为了政府一贯主张的发展郊野公园和填海(明日大屿)作保驾护航。

报告中还提出加快公共房屋的私有化,声称“公屋住户不应该一辈子作为低下阶层”。公共廉价租住屋本来就是基层唯一的社会住房保障,公屋私有化却是要求基层自己掏钱买回自己的公屋,实际令市民百上加斤。”

社会主义行动Pasha直指:“公屋私有化的目的就是要更多人推向私人市场,为地产商开拓更多楼市空间,再者亦为政府减少公屋供应提供借口。”

另外,工商专联的报告亦支持提高基层人士的最低工资、综援、租金资助的金额等。表面上是良心发现的“德政”,不过却都只是小修小补的性质,譬如对于解决老人贫穷的全民退休保障只字不提,只是说由政府承担额外5%的强积金。

再者,报告没有详细交代钱从何来的问题,政府一直以来就是以“量入为出”等借口逃避社会保障和服务的。Pa s h a指出:“没有大幅增加的财团税及富人税,资本主义下的社会服务不可能足够的。因此,要实现如此幅度的加税,则工人阶级需要组织起来抗争,挑战以财团利益为依归的资本主义制度,并且将大企业和银行民主公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