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争浪潮──街头抗争之年

2019年12月8日 上午 1:17

从智利、黎巴嫩到香港──群众抗争震撼了资产阶级菁英

《攻势报》报导(CWI瑞典支部党报)

一股示威浪潮正席卷全球,人民对于右翼资产阶级政府、庞大的不平等现象、专制独裁的体制以及贪污腐败现象的激烈反抗,已经震撼了世界各国。

《华盛顿邮报》宣告说:“2019年不可否认的成为了全球示威之年……几千几万个在香港、圣地牙哥、黎巴嫩与伦敦的示威者们已经成为全球群众力量的爆发,并且引起了众多政府的恐慌。”

然而斗争手段不仅仅限于街头示威,像是罢工、建设路障及占领政府机关的抗争行动也越来越多。例如智利和伊拉克在十一月初便进行了新的罢工示威,而且这两个国家的群众也在准备一场总罢工。同样在黎巴嫩,成千上万的示威者聚集于贝鲁特准备进行新的总罢工,并重申诉求,要罢免所有的政府官员,且要求制定新宪法以替换现在那些建基于宗教分裂的宗派主义法条。

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引起了抗争的爆发,而这些反抗都是来自于群众的不满情绪在好几年下所累积而成的结果。在这些抗争中有几个共同特点:政府和统治者们对于抗争运动完全措手不及、年轻族群在运动当中占了多数、而政府的镇压和让步都不能阻止示威,反而在很多情况下还增强了抗争者的信心。现在所有的主流政党与政治人物都不受示威者青睐,而各个抗争运动也在互相启发,共同学习新的斗争方法。

智利

10月18日,智利的年轻人们为了抗议公共运输费用调涨而发起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如同在厄瓜多的状况一样,政府也对示威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其中至少18人被杀,然而这么做只会更加激起抗争群众的愤怒与决心。

政府迫于群众压力下便撤回调涨,并且部分撤销其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同时宣布要提高退休金与最低工资,且增加向富人的税收。然而示威者回答政府说:“真正的重点不是那30比索(车票调涨后的价格)的车票钱,而是30年来在社会上的不公不义。”智利是世上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这场革命行动所对抗的不只是眼前短利,而是长年日益恶化的社会不公。

智利的亿万富豪总统皮涅拉对于抗争行动,他说:“我们身处于一场战争”。他发布了戒严令以镇压抗争群众,自从皮诺切特(Pinochet)的军事独裁统治(1973-1990)以来,智利就再也没颁布过这种紧急法。

然而群众的抗争行动仍在向前迈进,10月26日,多达200万人在圣地牙哥进行示威,这次行动成为了拉丁美洲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这场示威加上三周前于厄瓜多进行的大规模抗议迫使政府逃离了首都基多,而且运动很可能会蔓延到拉丁美洲的其他国家,右翼政府的统治局面目前动荡不安。

但是整场示威行动仍然缺乏著工人阶级的更多参与,抗争当中的组织结构也不够牢固。大规模抗争正在重绘著现今的政治版图,而其中也需要强大的左翼政党来提出对抗资本主义体制本身不公不义的替代方案。

黎巴嫩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示威者说:“这是史上第一次,黎巴嫩人民团结起来对抗腐败的权贵。当人民在赶往医院的阶梯上横死,这些权贵正压榨人民血汗、掠夺税收中的民脂民膏,好让自己继续奢侈度日。”

这段话大致上为我们概括出目前爆发的群众运动的原因。

针对黎巴嫩旧政权的反抗活动被称为“十月革命”,尽管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及其政府已于10月29日请辞,但运动至今没有失去动能的迹象。哈里里号称是“国族团结”的政府几乎涉及所有党派。过去的政治是由什叶派、逊尼派、德鲁兹派和基督徒各自组成的政党所主导,但这场历史性的斗争正在跨越宗教教派之间的分歧。

学校、大学和职场已被罢工行动给关闭,抗争者城市的枢纽道路上设置了路障。学生受BCC采访时说道:“这不只是一场抗争,已经是一场革命!”

正如苏丹一样,其他长年独裁制的国家已无法维持威权的政府,全球各地的抗争运动的部分胜利,正对彼此产生了激励作用,让斗争的信心散播到全球。在香港,林郑月娥向行尸走肉般苟活在位置上,这和全球抗争浪潮各国政府倒台的情况略有不同,只因为特殊处境的香港,实际上是更加强大政权的殖民地。

不感意外,中共十分警戒不断扩展的群众抗争。北京将世界各地抗争的事实转化为自己的官方语言,外交部发言人谢锋说香港抗争是正在蔓延的“病毒”。

“在西班牙、英国、智利,示威者高呼要把当地变成第二个香港。一旦『违法达义』和『街头暴力』的『潘朵拉盒子』被打开,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人类文明将面临浩劫。”

伊拉克

“我们要打垮整个体制,用新的东西取代它。”这是从上百万伊拉克人民中传来的呼声,他们正奋力推翻一个掠夺人民供养一小搓菁英而完全腐败的制度。

这场不断升级的壮烈斗争中,一股罢工运动的力量正在发展起来──包含教师、医生、和港口工人。在伊拉克,这场群众运动是自1920反对英国帝国主义以来规模最大的。就像黎巴嫩,这场运动不断打破各个宗派的藩篱。

工人罢工在群众斗争中占据越来越大份量,这给了运动本身更有组织的形式,并播下了人民建设人民委员会的种子,这将能整个运动民主的架构,这也正是抗争中需要采取的下一步。

民主架构的缺乏,是香港斗争的关键教训;香港斗争被拉入了僵持不下的局面,而中国的独裁体制希望消耗和分化群众。若给予这场战斗更坚实的组织,同时创建民主的平台,将能够透过汇集所有斗争的诉求,由下而上重新协调起来。

厄瓜多尔在十月中旬处在革命的斗争阶段,群众组织起自己的队伍,来团结这场斗争,以取代权贵的国家机器。这是群众斗争目前学习到的宝贵的一课。

回到智利,许多工会联合公开声明:“以总罢工为目标,我们要求全新的宪政,以制宪大会还权于智利人民。……为了将我们的诉求往前推进,我们已决定组成、也着手准备联合罢工委员会,这将会阻挡政权并展示出我们有力量根本改变智利。”

民众所要求的新立宪议会是一个革命性的议会,那是基层的民主,并拥有权力去将财富从银行企业转移到普通的工人阶级手中。

这段话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当前智利群众情绪,虽然有待讨论,但工会声明所指出的是现在急需把革命往前推进──不只智利需要、全球正在发生的群众斗争也需要──才足以推翻陈腐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秩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