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向政变说不!

2019年12月9日 上午 12:47

在全拉丁美洲对抗右翼与帝国主义!

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CWI巴西)

在11月10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宣布辞职。整个过程根本是由地主、军方和帝国主义支持的极右翼政变。

莫拉莱斯是在玻利维亚武装部队总司令发表声明要求总统下台后宣布辞职。10月20日大选后发生的政变企图来到高潮。

选举结果显示,莫拉莱斯在第一轮选举中得票47%从而获胜。右翼反对派对此抗议,开始推行针对政府的一系列反动、种族主义行动。

10月20日落选的右翼候选人梅萨(Carlos Mesa)要求重新选举。莫拉莱斯同意承认美洲国家组织(OAS,与美帝国主义有紧密联系)发布的报告。

但是,由圣克鲁斯公民委员会的卡马乔(Luis Fernando Camacho)领导的玻利维亚资产阶级中最反动、最右翼的部分,他们要求莫拉莱斯(Evo Morales)下台并否决他成为新一次选举的候选人。这很快成为反动派的主导立场。

除了由极右翼为主的公民委员会鼓吹的封锁外,在科恰班巴(Cochabamba)开始的警方倒戈也为政变铺平了道路。与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莫拉莱斯所属政党)相关的部长、政府官员和地方当局亦遭到人身攻击和威胁。

莫拉莱斯没有公开呼吁工人、农民和土著人民阻止政变,而是以怯弱而动摇的方式回应政变。为了努力遏止政变企图,他认可美洲国家组织的调解机构属性,同意重新大选。但为时已晚。他在军方高层失去支持,因而被迫辞职。

工会领导融入国家机器

工农群众表现出了抵抗政变的意愿,但抵抗从一开始就为两个因素所削弱。首先,尽管工人阶级和玻利维亚人民具有战斗的革命历史,但多年来,政府一直推进官僚化,令工会领导层和人民领袖融入国家机器,限制了他们采取独立和有力行动的能力。莫拉莱斯政府与使他上台的(工人与原住民等)社会基础之间发生的冲突数不胜数。

其次,莫拉莱斯担心会出现抵抗和激进化的道路,因此他倾向于他一般的做法——与右翼谈判寻求解方。他还希望得到军方的支持,而现实证明这一希望纯属幻想。
莫拉莱斯近年来采取多种措施竭力讨好他们,包括提高军方人员的特别退休金,以及扩大他们在国有公司行政部门中的特权。政府及其社会基础缺乏明确的抵抗意愿,最终导致军方拒绝站在政府一方。

在前一时期,由于工人群众斗争的力量(具体表现包括2001年科恰班巴的“水的战争”和2003年“天然气战争”),一些社会改良得以实现。在2007-2008年,玻利维亚东部地主策动的反动政变企图,后来因群众运动而遭到挫败。

如今,这些改良成果受到政变的直接威胁,但它们此前就已遭到侵蚀,这已引起很多民众不满。大宗商品繁荣的结束影响了玻利维亚的经济,破坏了莫拉莱斯阶级合作政策的基础。他似乎过于相信自己,但社会矛盾比他所承认的要严重得多。

拉丁美洲目前正经历著深刻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该地区当前的主要特征是右翼政府及其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危机。在智利、厄瓜多等国,群众斗争已呈现革命的特征。在其他国家,例如阿根廷和哥伦比亚,群众斗争令新自由主义右翼在选举遭到挫败。

正在进行的玻利维亚政变也是帝国主义和拉丁美洲统治阶级对抵抗新自由主义的行动升级的反应。它还清楚地告诉我们,以永久阶级调和为基础的政策(例如莫拉莱斯倡导的“安第斯-亚马逊资本主义”模式)不可能取得绝对的胜利。只有反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才能保证工人、农民、原住民和所有拉丁美洲人民的利益。

我们必须支持一切形式抵抗右翼、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政变的行动。这是全球工人组织的核心任务。同时,有必要在整个拉丁美洲和世界范围建立起随之而来的革命性社会主义替代方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