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政治迫害印佣 Yuli 500名巿民团结抗争

2019年12月9日 下午 10:50

反对种族主义并支持国际团结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12月初发生了一宗赤裸裸的政治打压,为香港民主运动再蒙上一层白色的阴影。在港工作逾十年的印尼籍移民家务工Yuli Riswati被入境处递解出境,原因明显与她积极报导香港民主运动有关,她将运动资讯用印尼文带给同乡,又协助改善其他印尼家务工在港处境。 她接受媒体访问对于运动的立场的七天后,入境处就作出打压,不寻常地先以工作签证问题为由上门将Yuli拘捕。儘管其后法院彻销她的「过期居留」控罪,入境处又以她「无亲无故、无地方住」为由将她押入羁留中心达29日,其间受尽不同程度的不人道对待。处方更无视任何反对声音,阻止她联络律师和强迫她撤销签証续期申请。被受威胁和恐吓下,Yuli无奈接受了指令并被遣返回印尼。

 12月6日,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了一场声援 Yuli 的集会,约有500名巿民参加。在支持 Yuli 的声音此起彼落下,社会主义行动访问了几名参加者,了解他们出席集会的原因。

Victor是一名30多岁的文员,他对人境处的手法尤其不满。「我在新闻上得知事件,入境处将 Yuli 拘押在羁留中心后,一连串毫无准则、违反人权及不仁道对待的手段令我非常愤怒。我亦有参与反送中运动,我认为Yuli 都是民主运动的手足,所以我到来支持Yuli 。明显这是一场政治检控,我认为整件事有很多空间可改善,例如公开入境处的收押准则等。」 

我们不能将她抛弃

自小在外国长大的Laurie 是 一 名家庭主妇,她因为支持反送中运动特意回来香港。她认为今次撑印尼移民工的集会很有对港人的启发性,并提出究竟何为「香港人」的身份认同的问题:「很多人说南亚人不是香港人,人可以有多重身份,例如我长期在外国居住,拥有外国护照,生活文化都与外国相近,但长期在港工作的Yuli是一名穆斯林信徒,那究竟是谁才是算香港人?」「我来这里是要告诉所有人,政府不是只打压知名社运人士,还有很多人,例如印尼移民工,他们比普通巿民更弱势,更多制肘下仍然勇敢站出来,所以我们不能将她抛弃,移民工的抗争和香港现时的抗争是连繋在一起的。」 

带上口罩的刘小姐自小在僱用家务工人的家庭里成长,体会到社会一直存在对移民工的偏见与她自身的体验存在极大反差。「为什麽做家务就是下等?为什麽外佣是个贬义词?我认为社会对移民工太多误解,今次 Yuli 事件得到这麽多人关注,是难得的正面报导,所以我站出来,就是要改变社会对移工的负面形象。」「我知道移民工面对着政府的《两星期条例》,两星期内找不到新僱主,就是重新负担昂贵的中介费,令他们就算遇上恶劣的僱主都只能忍气吞声。我知道有僱主只给两块麵包作移民工的早餐,其实我们重视香港民主,争民主争人权,我们亦要同样关注其他人是否有这样权利。」

 12月6日的声援集会反映出群众意识的改变,反对种族主义并支持国际团结。这是反威权抗争运动的副产品。社会主义行动认为要团结 本劳及外劳 共同斗争并组织起来,共同为所有工人争取更好的工作条件、工资、权利。我们的共同敌人,就是同一个打击民主权利,以及严重歧视移民工的政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