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上街 消灭国家恐怖主义

2020年1月1日 上午 2:23

工人阶级是致胜关键 建设战斗型工运

林郑及中共政权正在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六月以来,警察滥捕6千多人,导致全港被捕人数已经超过在囚人数。警察拔枪、扣扳机威胁示威者逐渐成为常态,乔装示威者混入人群中挥棍殴打也是等闲之事。从8月31日太站子悬案,到新屋岭强奸、迫害案,以至多宗疑似被自杀、被推落楼、被跳海等案件,警方在中共命令下不能示弱,却又无从解释,反而大话连篇,令政府和警队诚信早已破产。

如果林郑在6月9日前撤回送中恶法,这场运动根本不会爆发;如果警察暴力不是如此猖狂,这场运动根本不会持续至今。正是因为独裁政权的强硬和嚣张而引发六个月的抗暴风雨。但中共政权反而认为香港人”桀骜不驯”的原因是因为打压不够严厉。因此中共正准备日后推动辱警罪、廿三条立法,以及加强控制法庭。

中共如此的统治思维令越来越多群众也会明白到不能寄望中共自我改革,也不能寄望中共统治下的香港能有真正的”高度自治”,而只能通过革命斗争推翻此一政权。所以,香港的革命要输出中国,团结中国大陆的工人阶级斗争。我们要威胁到北京,就更要将革命之火蔓延全中国。为了得到大陆基层群众响应,只提五大诉求是不足够的,支持中国工人罢工和组织工会权利、反对言论封锁、反对财团操控经济等等。

建设抗争型工运 推动真罢工

最近各行业都掀起成立新工会的浪潮,以克服在去年八月和九月因为没有工会而使罢工相当零散的问题,还有及后财团白色恐怖的打击,使罢工受到挫折。社会主义行动呼吁所有工人加入工会,并使工人阶级成为这场运动的核心力量。工人阶级掌握经济力量,如果发动有组织而集体性的罢工的话,将是最有力击倒政权的武器。

工会组织必须以本行业的广大工人利益为依归,而不是一小撮”专业人士”的平台。所以工会必须由下而上建基于工会成员的民主参与,通过民主讨论和投票决定工会的政策和纲领。工人可以回到职场作宣传和组织,大量招募工人加入工会,并且举行大会集体决定罢工的日子。

工会应该集结因为支持抗暴而受资方打压的工人,公开抵抗财团白色恐怖,而不能寄望与财团和平共处。八月和九月的罢工証明像泛民主流工会那样祈求公司会允许工人罢工是不切实际的。不论中资和外资的工人也要抗争。特朗普与习近平达成贸易第一阶段协议,証明美国人权民主法案只是纸老虎,用来帮助美国的贸易利益而非支持民主。另外,英资的汇丰银行的白色恐怖証明不论中资和外资都只会站在独裁政权一方打压民主。工会不能对外资和外国政府心存幻想。

各工会不能各自为政,必须联合起来共同行业才有足够力量。现在迫切需要不同工会举行联合大会,互相协调并制订大罢工的日子。

不论在香港还是新疆,中共的镇压和箝制已经破坏了经济。政府故意放任经济衰退,并将经济不景的责任归咎在示威者身上,企图使群众感厌倦和疲惫,从而孤立示威者。但今天上街人数过百万话,就証明民意仍在抗争一方,政府的”经济牌”不会有效。

然而,财团在未来经济危机中,很可能会进一步打压工人。工会要提出捍卫劳权和民主的经济诉求,例如反对裁员、反对扣减工资、反对增加工时、要求冻结租金以减轻租户及小商户压力等诉求,并且将经济诉求与民主诉求结合起来,才能动员工人阶级发动大罢工。只有组织起来捍卫工人的经济利益,才能抵抗政府和财团的经济消耗战,并且能动员广大工人阶级加入斗争,同时消灭香港财团独大、贫富悬殊的不义经济制度——即资本主义体制。

社会主义行动主张:

  • 各行各业的工人加入工会,建设抗争型工运
  • 坚持五大诉求,同时加入劳权及民生诉求,
  • 香港革命输出中国,团结大陆群众斗争,打倒中共独裁资本主义
  • 国际团结声援,依靠外国基层劳动者,不靠外国亲商政府
  • 实现真普选,投票年龄降低到16岁,建立真正的人民议会,取代不民主的立法会,立即施行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政策,打破资产阶级富豪的经济霸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