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川普将中东推向战争边缘

2020年1月7日 下午 11:31

我们反对美帝国主义自称可以暗杀其敌人的“权利”,社会主义者也不会为苏雷曼尼之死而流泪

Rob Jones, 工国委

黎巴嫩亲真主党的报纸《Al-Akhbar》周五的头条与社论写道:“苏雷曼尼牺牲:这是战争!”在美国动用无人机攻击离开巴格达国际机场的车队,杀死伊朗高级将军卡西姆·苏雷曼尼即至少其他六人,包括许多曾参与对抗ISIS的民兵指挥官以后,这样愤怒的反应比比皆是。这件事情的冲击迅速传播到了全世界:油价立即飙升4%、美国股市也受到强大的压力,投机者纷纷给自己的资金寻求“安全港”。“第三次世界大战”与“斐迪南大公”等关键词登上推特热搜。

川普(港/中:特朗普)的蛮行并没有把我们带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边缘。但他决定许可这次暗杀无疑使该地区更加危险,甚至可能恶化成更加严重的冲突。美国政府绕过驻伊大使馆直接要求伊拉克境内的所有美国公民立即离境就是一个迹象。伊朗及其盟友如黎巴嫩真主党会试图攻击美国与其盟友的目标,潜在目标包括以色列或沙乌地阿拉伯(港:沙地阿拉伯,中:沙特),而这则会导致这些政权的报复打击。真正受害的绝大多数都会是该地区的平民百姓。

伊朗2019年早些时候也展现了他们有能力阻挡霍尔木兹海峡的运油线路,甚至瘫痪沙乌地的石油生产。该地区的严重冲突可能会让已经减缓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对美国平民与全世界其他的无辜群众而言另一个长期威胁当然是更多的恐怖攻击威胁。

暗杀苏雷曼尼是美国对伊朗的最新攻势。首先川普退出欧巴马(港/中:奥巴马)时期签订的的核武器协定,并对伊朗实施毁灭性的经济制裁。经济制裁本身就是一种宣战。伊朗政权试图用各种方法回击,例如击落美国军事无人机、在伊拉克利用其代理军事力量打击有美国部队驻扎的基地等等。这次暗杀也反映出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签下关于北叙利亚的灾难性约定、以及伊朗政权及其代理势力攻击巴格达美领馆等目标后,美帝国主义必须展示其“力量”。

川普决定暗杀的方式本身就揭示了其统治的“无赖”本质。他不仅忽略了国会(按道理他须需要得到国会授权),报导还暗示他甚至几乎没跟自己的幕僚讨论。确实,他自己没有公布这个消息,而是把这份荣幸留给国防部,并只是发了个美国国旗的推特贴文。虽然美国民主党正确的指出川普可能是要干扰弹劾案,因为他们也应该记得1998年柯林顿(港/中:克林顿)要被弹劾时也突然下令空袭伊拉克。

巩固反动政权

虽然我们反对美帝国主义自称可以暗杀其敌人的“权利”,社会主义者也不会为苏雷曼尼之死而流泪。他率领臭名昭著的“圣城军”,是伊朗政权专用境外干涉的武装力量,他们在伊拉克、叙利亚、叶门、加萨、黎巴嫩跟阿富汗冲突中扮演重要角色。据报他在鼓动各势力对抗ISIS的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他并不是什么老百姓的朋友,而是负责在当地巩固一个个反动政权。当1999年德黑兰的学生集体上街游行时,苏雷曼尼写了封信给当时的伊朗总统哈塔米,警告他如果不镇压这些学生,那苏雷曼尼就会自己动手,并组织一个军事政变推翻哈塔米。最近在伊拉克抗议伊朗及其他外国干涉的示威者中,很多人相信苏雷曼尼不仅在促使巴格达政府采取强硬姿态,甚至还支持民兵组织攻击示威者。导致上百人死亡,更多人受伤。

然而这决不代表美国暗杀这位将军跟他的随从是合理的。我们也不该落入陷阱,相信川普发言人说的苏雷曼尼是当地各种问题的罪魁祸首。整个中东北非地区是各国帝国主义,包括地区性帝国主义势力争夺自然资源与权力的野蛮斗争的牺牲品。他们除了剥削当地的资源与人民之外不存在任何原则。时势需要而组成的联盟(例如在对抗ISIS的时候),到了不需要时候就会被各国抛弃,并互相干戈。2014年伊拉克第一个起来反抗ISIS 的Amerli城市,如洛杉矶时报报导,保卫该城市的武装是由“伊拉克、库尔德士兵、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美国战机组成的不同寻常的联军”。当时美国与苏雷曼尼可是合作甚欢的。

川普宣称他的攻击是因为苏雷曼尼“对美国人的生命造成威胁”和“正在计画要杀害美国公民”。此前被外界认为是苏雷曼尼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占领了巴格达美领馆,但没有导致伤亡。当时川普警告说“伊朗必须为我们的设施中发生的死亡或损害负全责。他们会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不是警告,这是威胁。新年快乐!”

占领美使馆的事件充分警示了不同帝国主义军队干涉当地的危险性。从10月初开始,伊拉克人民就展开了英勇的示威行动,抗议美国占领结束以来新政府统治下工作缺乏、公共服务不足、腐败严重与宗教冲突等弊端。(见:https://worldsocialist.net/?p=847

抗争者已经把立场摆得很明了,他们反对美军,也反对伊朗在背后撑腰的民兵。这些武装力量也牵涉到对示威者的攻击事件中,并得到伊朗政府在背后支撑。这些最新的事件将会触怒反动的什叶派民兵,而他们毫无疑问地会加紧他们在当地各处的暴力浪潮。在伊拉克,穆克塔达萨德尔(Muqtada al-Sadr)已宣布,他将重启在伊拉克内战期间与美国作战并进行过一系列宗派谋杀的马赫迪军队。

在经济遭受大量贪腐和美国制裁的背景下燃料价格上涨,这最近也引发了伊朗的群众反抗。跟伊拉克一样,当局残暴镇压,指责反对派是“伊朗的反革命份子和外国敌人”,并煽动反美情绪。 (见:https://worldsocialist.net/?p=743)。

苏莱曼尼被谋杀虽给伊朗政权带来了沉重打击,但也会帮助政权。因为当局正面对的是自1979年革命至今的来自群众反抗的最大内部挑战。伊斯兰革命卫队准将伊斯梅尔卡尼(Esamil Ghaani)迅速代替了苏莱曼尼的位置,他将不仅继续而且无疑将加强苏莱曼尼在整个中东地区的血腥工作。德黑兰政权正利用美军的暗杀行动来加强其反美宣传,使那里的抗议运动难以继续进行。据伊朗通讯社报导,伊朗已经发生了新一波示威活动,但示威者高呼的是“美国该死”并举著苏莱曼尼的肖像,示威已经蔓延到到德黑兰、阿拉克,博伊努德、哈马丹、霍尔木兹甘、萨南达季,塞姆南,设拉子和雅兹德等城市。

其他帝国主义力量的反应一直是需要留意和小心的问题之一。中国呼吁美国尊重伊拉克主权。法国总统马克宏(中港:马克龙)立即致电俄罗斯总统普丁(中港:普京),两国均表示需要谨慎行事,并表示伊朗应避免冲突升级。以色列当然支持美国的行动,却得采取加强安全的应对措施。其他大国的关注不是出自当地居民的人权或政治权,而是出于担心美国的军事行动可能使该地区陷入升级的严重冲突,以及当地冲突对世界经济的潜在影响。欧洲列强担心谴责这次袭击的伊拉克政府,会要求国内剩余的五千名美军赶出去,他们担心这会削弱对抗ISIS的力量。美国国防部也清楚地意识到这样的危险,五角大厦今天决定增派3500名士兵,他们已经在前往科威特的路上,准备部署在伊拉克、叙利亚或其他地方。

一位评论员称这次的攻击是与中东地区冲突通常有的“代理人战争”性质相违背的,因为这是最大的帝国主义对另一个区域性帝国主义的直接打击。尽管国会,甚至美军各部门都试图遏制川普,其他大国也不愿支持他的侵略行动,但可以肯定的是,尽管在现阶段大国之间不可能进行公开战争,双方之间的冲突仍将加剧。尽管如此,这些冲突可能演变成不同国家部队之间的公开对抗,而不仅仅是美国和伊朗之间。例如,俄罗斯现在已经在叙利亚境内建立了一个军事基地,距离应受美国保护的地区只有很短的距离,而土耳其亦正向利比亚派遣军队。

事件有两种发展的可能性。一是,不同势力和军阀仍然控制当地,而局势进一步恶化,使该地区陷入日益加剧的贫困,种族间和帝国主义之间的冲突不断持续,而世界各地更广泛地遭受更多恐怖主义袭击。

又或是,近几个月来该地区正在展示力量的另一种力量──工人阶级──可以起来介入并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最近在伊拉克、伊朗、黎巴嫩和其他地方发生的事件已表明,如果工人阶级团结一致并果断地采取行动,拒绝依靠无论是美国还是伊朗等任何帝国主义大国,并提出自己独立的国际主义立场,那么工人阶级将有巨大的潜力。

我们主张:

  • 反对帝国主义介入中东,英美法俄和其他外国势力撤军,要求各国停止干预邻国内政
  • 全力支持伊拉克、伊朗、黎巴嫩和其他对抗贫困、贪腐与族裔分化的抗议运动
  • 在美国和国际建设团结支持中东起义工人与青年的群众性反战运动
  • 支持该地区的工人和青年团结起来,推翻各个仰赖种族分裂和冲突的亲资本主义政府,并由真正的民主工人政府取代它们。以社会主义纲领取代贫困、贪腐和专制的统治──建立一个民主的中东社会主义联邦,使所有人民和少数群体拥有全面的民主和民族权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