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丛林大火灾难——社会主义者对此的看法

2020年1月19日 下午 12:00

澳洲现况表明气候灾难已经发生

原作:Jeremy Trott,社会主义行动(CWI澳洲);修订:Adam N Lee

今年澳洲发生了规模空前的丛林大火,影响全国。这是澳洲史上最严重的丛林大火。在撰写本文时,已有近600万公顷(相当于越南的面积)的土地遭焚毁。 28人死亡,数千人失去家园。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bushfire-1- 600x338.jpg

 对野生动植物的影响令人震惊。 4.8亿只动物因山火死亡,其中包括三分之一的考拉。至少有30种稀有物种灭绝。这种大规模灭绝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的影响令人恐惧。

 连续数周,毒烟笼罩了雪梨、布里斯本和坎培拉。在大部分的日子,空气品质劣于北京。在12月前两周的雪梨(悉尼),烟雾飘进室内,触发室内烟雾警报器,令数十个办公室的人员被迫疏散。在同一时期,呼吸困难导致的救护车呼叫次数激增30%。

 对于这场灾难的发生,自由党/国家党联合政府选择逃避责任。就像尼禄皇帝在罗马大火时不理不睬一样,总理史考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 )在紧急状态下在夏威夷假,为公众所广泛谴责。莫里森的假表明了这个否定气候变化的政府的冷漠态度。

 几十年来,科学家和消防专家警告,气候变化将加剧澳洲的丛林大火。这些警告现在已成为现实。在降雨减少、夏季更长、温度更高的情况下,丛林大火季节也在延长。

 澳洲资本主义及其政客们没有为应对这种情况做任何准备。澳洲农村地区的消防工作主要由数千名没有报酬的当地志工完成,牺牲了他们的时间(有时甚至是他们的生命),而他们通常得不到补偿。在政府资金匮乏的情况下,志工经常依靠社区筹款来提供基本物资。昆士兰和新南威尔斯(新南威尔士)的农村消防局在2019年消防季节来临之际都面临将以生命为代价的预算削减。

 迫使重要的消防部门承受很低的经营预算已是罪过,而气候政策可谓主流政客迄今为止最严重的罪行。自由党和工党皆服务于化石燃料行业的贪欲,都提高了天然气和煤炭的生产,而没有采取迅速的过渡到可再生能源的行动。他们盲目遵循资本主义市场的逻辑:不惜一切代价追求短期利润。

 1月初,有 40,000人在雪梨(悉尼)街头抗议,在墨尔本15,000人,至少在其他七个城市还有更多人抗议。这种大规模动员反映了社会中的愤怒情绪,而我们必须利用这种愤怒来建立一个能够改变局势的认真的运动。

 除了更多的学生罢课外,工会还需要组织集体的工作场所行动,带头开展这项运动。为回应毒烟造成的恶果,雪梨(悉尼)的建筑、航海和电气业工人已经就健康和安全问题进行停工。

 这些小规模的停工行动应升级为全国性的工人罢工和学生罢课,并主张立即为消防服务和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提供资金。大规模罢工和抗议使经济停摆一天将给政府带来巨大压力。

  气候危机及其灾难性后果说明了我们需要改变经济制度,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显然,只要社会的财富、资源和产业都是私有的,企业就会将自身的利益置于社会利益之上。

 我们需要公有制和对经济关键部门的控制。如果我们将大型的石油、天然气和采矿公司置于公众控制与管理,我们就可以开始有计划地向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过渡。工作于这些行业的人不会面临失业,而将获得培训,得以参与其他地方的可持续工作。

 我们不能以来私有部门对我们的环境和生计作出重要决定。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所有部门的工人参与其中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生产计划。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bushfire-feat- 600x343.jp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