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然贸易战不会结束

2020年1月22日 下午 7:57

两大超级大国冲突升级在即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中美在1月15日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这并不标志双方近两年来的贸易战将会终结。甚至把协议视为休战的话,也是很局部性的,两边政府过去18个月所施行的关税还有三分之二在进行。最多这只能算是一个不稳定的停火协定,暂时停止他们之间以眼还眼式的关税战升级,却不代表能起到任何显著的缓和作用。而两大强权间新一波的剑拔弩张能在任何时刻爆发。

美国之音报导,中国信银国际首席经济师廖群提及:“这极小的协议代表中美贸易战的短期停火,但它绝对不足以维系长期的停战。”他甚至预测,中美会继续科技战,甚至蔓延到金融与货币汇率。

中国需要花费2000亿美元

“第一阶段”协议内容主要是中国政府保证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来换取美国在关税方面的局部退让,另外中国将向外国公司开放金融部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并停止强制性技术转移,而这些都是外资长期抱怨的东西。

作为额外的甜头,美国政府将中国从“货币操纵国”名单中消除,这是自去年八月双方关系荡到谷底之后的反弹。北京已经同意不会透过贬值人民币来抵销关税,且会让货币政策有更高的透明度。目前,北京正重整银行以稳定货币和“强势人民币”政策,因为北京正与债务危机搏斗并希望吸引更多外资。但包括第一阶段的协议的现有承诺,看来是不会长久持续。

但实际上,中国大部分的让步(像是金融服务开放和知识产权保护)并非什么新东西,而且只是中国政权本想采取的措施。就2001年加入WTO时,北京也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希望利用外部压力,来强化中央措施,迫使顽固的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屈服于其经济改革政策。中国把经济奠基于廉价盗版膺品的日子已经正式结束了。由于中国科技公司的快速增长,而且有像是电信巨头华为这种该领域的全球领导公司,政府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更多是为了中国资本家的利益而不只是要安抚外资。

中国政权的主要目标,在贸易战下变得更加急迫,这个目标是加速发展国家的科技水平,在过去由生产仿制品而发展起来的品牌中应用更先进国家的科技,但是以更强的知识产权来保护和合法化这些企业。中美冲突没有取消其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国家干预和一定程度的经济计划),而是促使北京更加依赖这种方法。

“市场原则”

这次协议,中国是否会能全数兑现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的购买承诺都还是有很大的疑问,当中包括对制造业800亿美元、能源供应500亿美元、农产品320亿美元、服务业350亿美元。

但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自美进口值在2018年达到2兆后已不再增长。要能履行协议增加进口美国商品,也很可能得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透过“贸易转移”才能达成,例如中国从巴西或纽西兰的供应商进口美国农产品,并以美国波音取代欧洲空中巴士公司来达到飞机订单。这可能会激起更多贸易争端和报复,并对这些安排失败的国家进行报复。

中国官方已经强调所增加美国进口必须透过“市场机制”而非“单边义务”。这已说明北京市是要周旋和拖延时间,而这正是其经济外交的招牌。

同样存疑的是,要实现协议的目标,美国农民的生产量是否真能配合中国进口农产的需求。农业生产的季节性让情况更加复杂。正如中国经济学家谢国忠在提到:“(目标)不大可能在2020年达到,因为对很多如大豆的商品来说,现在下订单为时已晚。可能2021年达到,但是到了那时可预期争端将重新开始。”(《南华早报》1月20日)

永久破坏

前路很明显将十分动荡,不过相信“第一阶段”协议仍可能持续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前,因为双方都希望避免因各自的经济和政治脆弱性而正式破裂。对特朗普(台:川普)来说,虽然协议的实质根本称不上是打败中国的胜利,但他就是打算在竞选连任的过程中这样子宣传。

从2018开始的贸易战,对此前的世界经济秩序已造成永久且不可逆的破坏,而当时有个重要的特征,即作为世界资本主义中心的中美两国经济,彼此关系是越来越相互依存。评论家创了像是“中华美利坚(Chimerica)”和“两国集团(G2)”之类的术语来进行总结。

但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帝国主义大国之间的冲突,尤其是美中两国间日益升温的敌对关系。就算签署了“第一阶段”协议,两国间平均关税现在已高达19.3%,已非贸易战前的3%可相比拟。关税作为对进口商品课征的税,现在已经向某位金融评论员所说的那样:“像蟑螂屋一样──走不掉!”更高的关税注定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堵塞著全球贸易的各大动脉。

世贸报告指去年全球贸易增长只有1.2%,相较于2019年4月当时预测的2.6%,根本不到一半。相比于1990年到2007年,全球贸易平均还能每年增长6.9%,从而刺激全球经济的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最新报告中估计,中美冲突从2018年到2020年底,对全球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累积下来会占全球GDP的0.8%,但也表示如果“第一阶段”的休战能“持久一点”,那可能会降到0.5%。根据IMF的数据,去年全球GDP增长仅为2.9%时,这些数字将大大降低,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3.3%。

没有赢家

特朗普宣布这是一次“历史性”胜利,称第一阶段协议为“大而美的怪物”。这是特朗普典型的夸示,用来掩饰一个非常温和而且可能只是短暂的协议。为了达成该协议两经济体都遭受了巨大破坏。其实在2018年特朗普提高关税之前,中国的大多数让步就已经在台面上了。最后签署文件仅仅86页,也很说明这事实,大多数贸易协定都要长得多。美、墨、加拿大之间的新USMCA(美墨加协议)或所谓的“新北美贸易自由协定”长达1809页。

华盛顿和北京都希望达成一项挽救面子协议,让他们可以在情况激化前有台阶下。由于特朗普赌徒式的冒险政策预定在12月15日升级关税,美国会将关税扩大至另外1600亿美元的商品,几乎就是从中国购买的所有商品。如特朗普的顾问所承认的那样,对这些商品征税(例如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键盘,计算机显示器,耳机和扬声器)将“损害双方”,因为这次消费者受到的影响会更大,而且,就在圣诞节前几天!

因此,美方和中国同行一样急于寻找一种方法来解除这枚定时炸弹,避免在选举年为美国人造成新的痛苦,甚至成为压垮全球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像两个疲惫的拳击手一样,双方都越来越渴望敲响钟声,好退回自己的角落。但战斗肯定会重新发生,问题只是何时以及在哪个议题上。正如过去两年所表明的,双方都不太可能成为赢家。更加可能的是两大政权及两国的资产阶级会被削弱。

降低谈判要求

为了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很少有人相信会有“第二阶段”),中美两国政权都在大幅降低谈判要求。去年年初,特朗普坚称“要么要好协议,要么就没有协议”。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第一阶段”协议与特朗普及其贸易官员的夸大主张相距甚远,他们曾宣称会坚持要求中国按照美国的需求进行彻底并可受检验的经济结构改造,也就是废除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

而中国政府方面,去年的声色俱厉“奉陪到底”立场到后来态度软化下的谈判结果,可谓十分尴尬。尤其是北京几个月来一直在进行反美宣传,指控美国煽动香港的抗议活动,鼓励新疆的“分裂主义”,并普遍干涉中国内政,但最后却向这个敌对政府提供了2亿美元的支票用于购买进口商品!

中国政权公开这笔协议的方式尤其具有启示性,显示出当局一定程度的激动和紧张,并与习近平的“强人”形象完全不符。习近平拒绝与特朗普会晤举行正式的签字仪式,将这一责任给了他的副总理刘鹤,显然希望与这份很可能被网民批评为“不平等条约”和美国的胜利的协议过程保持一段距离。中国官方媒体对这笔交易的报导采取了异常的防守与谨慎姿态。该文件的中文翻译要等到签字仪式当天才准备好(英文版本几周前就准备好),而在华盛顿举行签字仪式的八个小时之后,中国政府才发表了正式评论。

平时以强硬著称的《环球时报》(中共喉舌)在去年12月还宣称要求美方撤销一切关税是第一阶段协议的底线,却在协议签署以后发表了一篇社论告诫读者:“在这个时候争论谁输了,谁赢了,以及输哪赢哪了,是一种浅薄的思维方式”

环时》还说:“我们在此呼吁中美两国出于政治目的对第一阶段协议横挑鼻子竖挑眼、对双方未来谈判形势极力唱衰的人和力量都能够有所克制。”

从以上事实可以明显看出,基于银行业危机开始敲响警钟,投资和消费加速下滑,以及对重大社会动荡的隐忧,习近平政权受到巨大压力要签署协议阻止关税进一步提高。习政权害怕如果被视为软弱或屈服于美国压力,那会影响群众的意识,尤其是在一系列严重的政治挫折例如香港和台湾群众对中国政权的明确拒绝之后,这种意识尤其容易受到影响。

这份协议无力制止去全球化的进程,尤其是中美两国经济的脱钩,以及供应链的解散和重新安排。正如《经济学人》杂志在社论中指出的那样:“两国之间的纽带正在被一点点拆除。2020年代我们将看到这样的脱钩会进行得多彻底……”(超级大国分裂:不要被中美之间的贸易协定所愚弄,《经济学人》,2020年1月2日)。

尽管不可能完全扭转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局面,显然美国和中国经济的脱钩以及广泛的去全球化运动已经在进行。由于两国之间互相投资和企业并购急剧下降,贸易衰退(美国2018年是中国排名第二的贸易伙伴,现在是掉落到第三),以及许多出口美国的生产商从中国流向越南、印度、东南亚和墨西哥,尽管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全球生产链重塑的过程仍可能继续加速。

无尽的战争

两大经济体与帝国主义强国之间的冲突是一场“无尽的战争”,随着两个政权争夺全球统治地位,战况将不可避免地潮起潮落。即使美中在白宫签署了协议,美国政府部门仍在针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准备新的措施。华为尤于在下一代无线通讯技术5G的压倒性地位一直是美国军方和国家安全机构的眼中钉。

美国正在向英国和德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禁止华为参与5G基础架构建设,同时禁止美国科技产品如半导体出口给更多中国企业(禁运名单已超过100家)。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矛盾就是,美国坚持中国要多花8千万美元购买美国产品,而其中很大一部分需要是高科技产品。

同时在温哥华,随着华为太子女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本周因欺诈和违反制裁的指控接受审判,中国、加拿大和美国之间的三方斗争正进入关键阶段。孟晚舟如果被判有罪可能会被移送美国面临30年监禁。加拿大与美国对孟晚舟的司法绑架,而中国独裁政府就把两名加拿大公民关起来以牙还牙。这是美中帝国主义之间技术战争的重要战场。

台湾、香港、新疆、伊朗危机、南海双方军事活动的增加、以及金融保护主义(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外国投资)等议题都在酝酿中美关系下一个波折。中美关税停战也可能是特朗普政府开启与欧洲、日本或其他国家贸易冲突的契机。在2018年和去年的两轮中,特朗普对欧盟的铝和钢铁以及其他75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这是由于世贸裁定美国对欧盟补贴飞机制造商空中巴士(Airbus)的抗议胜诉。特朗普现在还威胁要对对意大利和英国征收关税,以对抗这些国家对Google和Facebook等科技公司征税的计画。法国政府先前本来也有类似计划,但后来屈服于特朗的威胁。

欧盟和其他贸易大国虽然可以不用担心中美贸易战进一部升级,但同时却抗议新协定等同于“有控制的贸易”,违反了“自由贸易”原则。

这样的双边协定是给世贸的棺材又打上了一根钉子。自从特朗普去年决定阻止世贸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官任命以后,世贸就形同瘫痪。这个仲裁机制是过去控制贸易冲突的关键,但现在已被打破。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政府果断放弃了多边主义,转而采取国家对国家的双边谈判达成贸易协定。作为最大的经济体,这让美国拥有优势,除非有新的危机和冲击改变力量平衡。多边主义的衰落更广泛的影响是全球经济更加分散和不稳定。

“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资本主义制度在动荡和衰落中不同的代表之间所达成的协议。双方都不可能取得持久的收益,我们也不会得益。工人和基层的利益只有在中美和全球范围内建立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替代制度,扫除资本主义并建立基于民主计划和国际团结的社会时才能实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