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冲击工人生命安危!团结斗争反对资方趁火打劫!

2020年2月20日 上午 1:45

应该为危机买单的应该是资本家,而不是工人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新型冠状病毒不仅成为了中共政权自1989年以来的最大危机,也为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带来更多的冲击。台湾资本家将会把因着疫情而来的经济损失转嫁在工人阶级身上,对工人阶级进行更多攻击,台湾工人阶级需要为此准备,组织斗争。

疫情打击经济,真正受害为基层工人

因着疫情危机及恐慌,进一步冲击台湾各层面的经济活动。已有跨国金融机构对台湾今年的经济成长预估下修到2.37%, 而台湾主计总处则估计,若疫情长达三个月,经济成长率将减少0.35%~0.5%。 由于在中国内高达80多个城市封城,造成大量台商在大陆的工厂停工。而在台的工厂也高度依赖对中进出口,例如化工及科技业也将面临供应链断裂的问题。占整体GDP比重超过六成的商业服务业,包括餐饮、零售,还有观光、交通,也因为群众恐慌、消费减少而大受影响。

面对资本家的利润损失,政府 延续著自2018年初以来的劳基法修恶政策 在2月3号公告11个产业放宽七休一,这将会影响160多万劳工的权益,使其更加血汗过劳。

就在近几日,便有一名在“华新”口罩厂中任职长达14年的熟练女工因着压力过大、过劳,而不慎遭到机器截断手指。而网上亦有众多药局员工、药师纷纷怒批口罩售卖的庞大业务使他们不堪负荷,并讽刺是在替政府“做功德”,而这只是在疫情冲击下“过劳之岛”的冰山一角。

同时政府也并不反对资本家借此时机让工人放无薪假, (仅用政府资金给予无薪假劳工以有限津贴、或给予企业补助来补贴营运损失使其不施行无薪假。) 甚至允许企业不用向请疫情照顾假的工人给薪 (仅用政府公帑补贴“符合资格者”的部分工资损失;或给予照常给薪之资方租税奖励。) ,同时也未给予工人阶级在家工作或弹性上班的权利。

可以看到政府正一方面尝试着用公帑来替资方吸收营运亏损,另一方面将坐视资本家将疫情的经济损失转嫁在工人阶级的身上,却不强硬要求企业在职场上提供充足的防疫医疗资源,来保障工人阶级的生命安全。

工人阶级需要组织和加入工会,反对资方及政府趁火打劫,争取所有因应疫情的劳动权益。应该为危机买单的应该是资本家,而不是工人!

在2月底,行政院将会提出了为期1年多的600亿特别“纾困”预算来援助资本家与中小企业主的需要, 目前的预算投放计画已经博得众多资方的喝采,可见的确将能有利于台湾资本家。

部分台商及资产阶级台派期望,一部分产业的订单会从中国回到台湾的工厂,并加速台资回流,振兴本土增长,而这也是民进党政府当局对未来的期望。但在中国经济受到打击,甚至全球经济有陷入衰退的危机下,台湾整体经济受到打击远远大于受惠。再者,回流的资本为了最大化利润,趁危机发灾难财,必然会进一步攻击工人阶级,因此其所带来的新工作职位将会更为低薪、长工时、不稳定。

图片出自:新华丝路

彻底防疫需要医疗部门民主公有化

台湾相较其他中国周边地区的疫情控制较为稳当,目前仅出现26个确诊案例。蔡英文政府暂时似乎收割了疫症所带来的社会恐慌以及反中情绪,为她一定程度稳定了民意。但长远经济恶化的问题会使台湾工人阶级愤怒起来。

目前,全台湾只有1100床的负压隔离病房, 一旦不幸发生大规模社区传播 ,肯定会不胜负荷。 因此,民主公有化医疗部门及医护用品生产(并在充分保障劳权的前提下,致力加大产能确保医护防疫用品能充足供应社会总体需要),交由工人阶级民主监督并立即兴建更充裕的负压隔离病房,是解决潜在危机的迫切关键。

反对种族主义,国际工人阶级团结打击病毒危害

世界各国为了防疫纷纷封关,台湾政府也在2月7号之后陆续全面禁止居住与旅经中港澳的人士入台。在国民党人徐正文包机案中,可以见到台湾资本权贵享有特权,在封关后仍可以回到台湾。而且,在该事件中也有好几位是具有中国籍的台商权贵,借由徐正文(或者是国台办)的协助,违法登上该次包机来台。可见有钱人总是有他们的办法找到特别通道,不会受国籍限制的。

社会主义者并不反对所有的封关和检疫措施,但反对根据种族或国籍的不平等政策。病毒的感染是不分种族,如果要做到彻底的入境防疫,应当是不分国族 、国籍的一致防疫措施,只要是在疫区旅游或居住者,皆须以同样隔离方式处置。现时台湾的封关政策还是包含种族或国籍的不平等,例如台湾居民的中配子女只有选择了中华民国国籍才可回台,但如果选择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就不能。此外,在现行边境防疫政策下,在台陆生一旦离境就会被禁止回台,学业进度将会被打断;但有台湾居留证的外籍人士则只需要“居家检疫”14天。

由于资本主义制度无法有效对抗疫情,在欠缺工人阶级的左翼方案下,全球出现反对中国人以至反亚洲人的种族主义情绪,在台湾针对中国大陆人的排外情绪也在升温。可以预计在中美冲突升温下,西方帝国主义的统治阶级将会更有意识地煽动种族主义情绪,作为攻击中国的一个武器,同时破坏工人阶级的团结。社会主义者反对一切的种族歧视,反对破坏工人阶级的团结。在疫症下更需要工人阶级的跨国团结,在医疗、公众安全和经济问题上互相协调和合作,这是资本主义政府不能给予的

图片出自:新品葱

加入腐败无能的WHO?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疫情中尽显其腐败无能与官僚主义,一直为中共淡化疫情的严重性,还称赞“中国的体制”和习近平“卓越的领导力”。美日政府和欧盟近日表示支持台湾作为观察员身分加入WHO,只是想在中美冲突中利用台湾反对“一中原则”作为攻击中共的棋子,与台湾自主权和对抗疫症毫无关系。社会主义者固然理解台湾群众渴望有平等参与国际事务的权利,但加入世卫并不会有助对抗台湾以至任何一个国家的疫情。工人阶级不能信任各国的政商联合体,而是需要靠跨国工人阶级的团结,对抗专制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

我们主张: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对民进党政府的防疫政策表示不信任。工人阶级需要自己组织起来,在职场上成立防疫委员会,要求企业提供口罩等防疫措施,争取有薪防疫假、在家工作权以及弹性上班时间(以避开人潮),保障劳工的生命安全。

防疫委员会将是紥根职场的工人组织,在面对裁员和减薪等打压时,可以团结各职场的工人共同斗争。事实上空服员职业工会争取戴口罩及护目镜等相应防疫期间的劳动权益,正是工会力量的表现,这更证明工人阶级组织的重要性。

医疗部门应该民主公有化,大量增加对医疗的投资,确保疫情恶化时有充足的医护人员和设施(包括负压隔离病房)。医疗部门应该由医护人员民主控制,防止官僚主义造成的灾难。口罩和消毒液等防疫用品生产应该全面民主公有化,防止物资短缺及奸商图利,并确保充足的产量并使得以人人廉价使用。

同时两岸工人阶级也应当团结斗争,声援中国大陆的民众和医护工人,反对一切的国族歧视,并且支持中国群众争取言论自由,反对一切言论封锁,打倒中共专政。

疫症危机起初是由中共独裁及资本主义体制造成,但台湾以至全球也不会能独善其身,台湾以至全球工人阶级必须不分国族的团结斗争,对抗无力终结对抗各式疫情的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