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历史性的选战:真正改变如何达致?

2020年2月26日 下午 10:14

爱尔兰社会主义党(国际社会主义出路 [ISA爱尔兰支部])声明

爱尔兰的2020大选别具历史性的意义。共和党(Fianna Fáil)和统一党(Fine Gael)两个主流资产阶级政党加起来的总得票暴跌到43%的历史低位。

这次选举反映了底层社会对於“真正改变”的渴求。

新芬党(激进民族主义者)是这场选举的大赢家,该党获得最高的得票率 24.53%,但是共和党还是得到最多议会席次,因为新芬党没有足够候选人参选来最大化支持度骤增的效果。

新芬党会以选举作为平台来发动真正变革吗?不只是针对爱尔兰资产阶级党派的挑战,而且是对於体制本身的挑战。

如果新芬党(和绿党)拒绝与共和党和/或统一党形成联合政府,那他们或许可以给带来巨大的推动力并创造一个活跃的“人民力量”运动,结合工会运动者、一般工人阶级,尤其特别是可改变爱尔兰社会的青年。我们认为这才是新芬党和绿党应该采取的做法。。

然而,新芬党和绿党却已透露出他们有準备要与共和党或是统一党形成联合政府。如果是这样发展,这等於把上周六为了真正改变而投票的人民的希望与抱负引进失望的死胡同里,他们并将为此付出代价,只因为共和党和统一党的首要任务就是确保财团企业与超级富豪的利益不受损害。我们也应该留意到新芬党表示过他们对自己没有设立底线,所有在选举中推出的政策方案都能被协商,而在北爱尔兰(由英国统治)的联合政府中,新芬党早已在施行残害工人阶级利益的政策。

艰困的条件

社会主义党参与其中的“团结”(Solidarity)运动,在9个选区中参选。然而,我们的主要重点摆在让现任的两位国会议员Mick Barry(科克市中北选区)和Ruth Coppinger(都柏林西区)。我们隶属更广泛的联盟,也就是“团结”和“人民先於利润”(People Before Profit)所组成的连线。

因为新芬党是非建制政党中的最大政治势力,於是争取真正改变的情绪,反映为支持新芬党的风潮。而选举的整体情况是很困难的,在2016年我们的胜选,可以说是反对水务税的群众运动的结果,我们协助发起并领导了这场运动,并强化了人民的信心。但自此之後,除了2018年又有一次废除宪法禁令争取堕胎权的活跃鬥争,人们普遍来说淡出活跃的政治参与。

选举结果

我们很高兴Mick Barry可以在科克市北中选区实至名归地连任。儘管新芬党拿到26.7%的第一选择票得票率(超过2016年的两倍),他仍顶住了新芬党强烈的分票效应,赢得最後一个席次。他一直是聪明能幹的社会主义之声,同时也是工人阶级的代表。

我们很遗憾Ruth Coppinger只差几百张票而未能於都柏林西选区连任,该区是全国竞争最激烈的选区之一,而且新芬党获得了大幅进帐,他们在这区拿到了28%的投票率(也超过2016年的两倍)。此外,绿党的支持度也有更长远的增长,在这一选区他们从2016年4%增加到这次的11%以上。在这样极其困难的条件下,Ruth取得10%的成绩是非常了不起的,她将在议会之外继续捍卫工人、女性和地球环境的事业。

对於Ruth落败,我们和许多都柏林甚至全国的人民不约而同地感到失望,尤其是(但也不只是)在女性族群中,因为Ruth在许多事关女性的议题中扮演了关键角色。选前Ruth失去席次的可能性越佳明朗之时,一位女性在推特上表示:

“如果Ruth Coppinger没有连任,那将会是非常可惜。这位女士是过去那麽多重大改变的面孔,她也是青年女性参与政治的绝对标誌。我衷心地尊敬这位女士,如果她不能连任的话我会个人骚动。”

我们也认为必须特别提起Sandra Fay在都柏林西南选区参选的问题,因为有人不公正地批评我们,说我们决定在该选区参选,而损害了Paul Murphy连任的机会。

“团结”和社会主义党都完全有权在都柏林西南选区参选,我们在这区有将近连续25年的选举历史。我们现在面对的状况是前成员Paul Murphy退党,而他却受益於我们政党几十年来所努力建立的基础,过去许多党员勤奋工作让他不只一次而且是两次当选。因此我们完全有权参选,而且“比例代表单一可转移票制”(PR-STV,以多个选区订定最低当选票數,由选民不受政党限制就候选名单圈选顺序,当选之外的剩馀票得票顺序分配给其他候选人,强调政党比例代表性)的优点之一,就是让我们的参选根本不会实质影响Paul Murphy的选举形势。

当Sandra以赢得3,696票之姿败选时,她那里就有超过2,400票的大量转让票(占她总得票的叁分之二)给予Paul Murphy,让他最终得以当选。

“团结”和社会主义党将继续努力协助工人群众和青年在各种议题组织起来战鬥,同时为真诚的社会主义变革而战。由於气候变迁危机,民主公有制以及将重要的财富和经济资源交由工人和群众来计画运用,才是解决资本主义社会棘手问题唯一解方。

勿与共和党或统一党结成新联合政府

特别是新芬党(但绿党也是)应该明确排除与两个主流资产阶级党结盟的路线。这两大政党的唯一目的就是维护有利於超级富豪和大财团的龌龊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及其国家体制。

我们不应忘记1992年和2011年,工党虽然承诺作出改变而赢得巨量选票,却让共和党以及後来的统一党重新掌权,而使人民深感失望。

有一种建议是说,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不但不包括共和党和统一党,甚至也不包括其他几乎所有党派的政府。我们了解为什麽这样的想法有吸引力,但显然很难实现。

社会主义党认为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试著与所有渴望真正改变并认真思考一般工人群众利益的政党展开讨论。

我们认为,政府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建造10万间可负担的住房以供出租或购买、实行15欧元最低工资、赋予工人在自己所的工会中成为代表的权利、大量投资公共服务并终止所有破坏公共服务的私有化形式(尤其医疗部门)、政教分离,并基於工人阶级共同利益使南北爱尔兰群众真正团结,反对那些激起教派分裂、潜在暴力或任何胁迫特定族群的政策。

至关重要的是,要实现真正的变革,必须通过民主公有控制关键财富资源,并於腐败的资本主义割裂。

如果促成新政府的组成方案,我们会认为左派和社会主义的议会代表应采取上述方法作为底线。如果不同意这些变革,那麽这样再新颖的政府组成,仍将受到当前控制经济的既有资产阶级经济利益的摆佈。

然而,我们要明确指出,如果下届政府要在一个不与共和党和统一党组成的政府,以及由该两党主导的政府之间作出选择,那麽我们会主张左翼和社会主义的议会代表一方面投票支持前者上台,但同时不参与其中。这样一来,一般民众将在实践中看到新政府会实施怎样的方针和政策,而我们的工作将是监督他们,要求他们履行真正改变的诺言,并组织工人、女性与青年继续为之奋鬥。

不管未来几周和几个月事情会怎样发展,拒绝共和党和统一党、以及渴望真正改变,都是这次选举最重要的讯号。大量人民投票支持新芬党,但现在的问题是,新芬党会代表著对根本变革的热切期盼而采取行动,还是像工党在1992年和2011年那样拯救共和党和统一党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