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镇压西巴布亚抗议运动

2020年3月8日 上午 1:02

印尼政府具有残酷镇压异议人士的悠久历史。这种暴力镇压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的

David Elliott, 社会主义行动(ISA澳洲)

去年8至9月,成千上万的巴布亚人在印尼各地游行示威,反对当局对西巴布亚的占领。抗议行动计划在太平洋岛国论坛提出西巴布亚主题的同一天进行。由于警察和种族主义者的袭击,进一步将这场运动触发成为多年来西巴布亚最大的抗议行动。

印尼警方以恶毒的反民主法律打压示威者,甚至逮捕了参与示威游行的幼童。巴布亚人经常性地面临种族主义的攻击和暴力,多次抗议集会都被极右翼民兵袭击。在这些反游行上可以听到“巴布亚大屠杀! ”等种族主义的口号。

尽管种族主义的存在,但印尼人民对西巴布亚独立的支持日益增加。泗水的两名印尼学生试图将食物和水带给巴布亚示威者,而惨遭殴打并被捕。

为应对不断壮大的运动,印尼政府派出6000名军警进入西巴布亚,并封锁了那里的互联网。当局指控抗争分子“表达分离主义思想”的罪名。警察在多地向示威者开枪,数十人被杀。催泪弹,橡胶子弹和实弹全部都曾被使用。

印尼律师维罗妮卡·科曼(Veronica Koman)经常发布有关西巴布亚侵犯人权行为的推文,她9月逃往澳大利亚。警方指控她分享印尼镇压运动的消息是“散布谣言”。政府发布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告,无耻的澳洲政府和联邦警察否认会拒绝遵守国际逮捕令(如果已发出)的可能性。

印尼政府一直在西巴布亚的事情上撒谎,并采取行动阻止当地消息散播。印尼政府具有残酷镇压异议人士的悠久历史。这种暴力镇压是为资本主义服务的。

帝国主义统治的历史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西巴布亚都由荷兰殖民帝国统治。荷兰在二战向纳粹德国投降后,与德国结盟日本的控制了当地,。日本投降后,印尼独立战争爆发,以反对荷兰殖民政权的回归。但是直到60年代初,西巴布亚仍处于荷兰的控制之下。

当时,苏加诺(Sukarno)是年轻印尼的国家元首,他是反抗荷兰的武装解放运动领导人。苏加诺是民粹主义者,他试图在左右之间取得平衡。在庞大而有影响力的印尼共产党(PKI)的推动下,苏加诺进行了一些渐进式改革。但是,他对民主或废除资本主义不感兴趣。

美国和联合国促成了荷兰于1963年将西巴布亚移交给印尼的协定。他们想安抚在冷战中倾向于中国的苏加诺。除此之外,希望获得西巴布亚矿产的美国采矿业高层与苏加诺政权的成员有积极的关系。他们最重要的盟友是他手下的一员将军,即后来的独裁者苏哈托(Suharto)。

根据该协定,印尼必须在1969年之前允许对西巴布亚独立进行全民公决。但是,印尼统治者不想在自由表决中失去西巴布亚。在取得当地控制权后,他们禁止西巴布亚国旗(晨星旗)和国歌。军方关押和杀害了与西巴布亚独立运动相关的人。

在此期间,苏哈托将军代表资产阶级密谋推翻苏加诺。1965年,苏哈托发起了反共恐怖运动,杀死了100万人,并消灭了印尼共产党。他于1967年夺取了政权。当时苏加诺打算脱离主要资本主义大国,走向独立之路,而苏哈托则允许帝国主义获得对该地区资源的特殊使用权。

“毫无选择法”

1969年的独立公投被称为《自由选择法》,但反对人士将其称为“毫无选择法”。印尼军方没有允许西巴布亚的超过80万居民进行投票,而是钦点了1026人参加投票。军方通过贿赂和对其家人的威胁操控这些投票代表。投票结果是一致同意印尼维持对西巴布亚的统治。

就在此前一年,美国驻印尼领事馆的机密档曾指出:“印尼无法赢得公开选举。”印尼政府在西巴布亚的普通民众中几乎没有任何支持。

印尼在公投后加剧镇压。政府进一步禁止了西巴布亚文化活动。据估计,此后,占领军杀害了超过100,000西巴布亚人。

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支持这些镇压,联合国接受了虚假的全民投票。澳洲政府在印尼镇压西巴布亚人的过程中协助了苏哈托政权。澳洲当局拒绝庇护那些逃离印尼军队的难民。

在公投期间,两名西巴布亚政治人物Clemens Runaweri和Willem Zongganau逃到了邻国巴布亚纽几内亚。他们试图登上一架飞往纽约的飞机,并身上带有可以揭发公投造假的文件。当飞机停下来加油时,他们被澳洲当局扣押,直到投票结束。

以利润之名的镇压

这些镇压都是为了使资本家可以通过特权获得西巴布亚资源,从而赚取数十亿美元。该地区拥有大量的金、铜和天然气资源。矿产在经济中占主导地位,许多人依靠它谋生。同时,西巴布亚经历了极端贫困。截至2017年,28%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美国矿业公司费利浦(Freeport,现为Freeport-McMoRan)在苏哈托掌权的同年获得采矿许可。他们与总部位于墨尔本的力拓(Rio Tinto)的联营公司共同开发了格拉斯伯格(Grasberg)矿场,这是地球上最大的金矿(也是第二大铜矿)。在现任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的领导下,印尼政府通过国有公司印尼亚沙汉铝业(Inalum)获得了该矿场的多数股权。

力拓和费利浦已经直接向印尼员警和军方支付了数百万美元。这些组织对西巴布亚人发动了恐怖运动。他们进行酷刑、强奸和屠杀,并经常因为言论逮捕人民,还镇压罢工工人。

当地支持独立的民兵经常对印尼部队发动袭击。这些游击运动有时针对工人。印尼军队以此为借口进行血腥报复。 2018年12月,恩杜加(Nduga)的一支民兵杀死了24名建筑工人。作为回应,军队烧毁房屋并轰炸了村庄。 39,000人被迫逃离家园,大量人在难民营中死于饥荒和疾病。

除了身体上的暴力,种族主义亦被精英们用来分裂和统治普通百姓。西巴布亚拥有大量印尼人的家园,其中大部分来自爪哇,他们是根据印尼的“移民”政策移居那里的。政府在移民和巴布亚原住民之间煽动种族主义,但最终,这两个群体都被剥削以创造利润。

资本主义还造成了西巴布亚的大规模的环境破坏,从采矿作业到棕榈油种植园。外国和本地资本家以及腐败的政府政治家掠夺了当中的大量利益。当地人民对所发生的事情没有民主的控制权——一切决策都是为了牟利。

与资本家所说的相反,这些决定并不着眼于挽救工作或鼓励当地发展。只要有利于当权者,工人们就会被抛弃。例如,费利浦在2017年推出了强迫休假,受影响员工多达30,000多人,当工人采取罢工抗议时,资方立即解雇了4000多名员工。

必须要有组织的社会主义斗争

资本主义是西巴布亚侵犯人权的动力。资本家一直是第三世界民主的绝对敌人。西巴布亚的独立还不足以使巴布亚人摆脱资本的统治。

周遭邻国的历史就是有力的例子。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包括印尼本身,都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赢得了独立,但所有国家都未能使其人民摆脱贫困。

西巴布亚的游击斗争亦不能够成为带来改善的希望。历史表明,即使游击战能够改变社会(例如在古巴或越南),他们也无法赢得民主权利,因为它们不是由民主组织的工人阶级领导的。相反,这些会让普通人失权(disempower)。

前进的方向在于建立工人领导的运动。运动需要打破种族隔阂,尽管上层建筑推动文化差异和种族主义,但外来移民与巴布亚人之间的共同点,大于剥削两者的资本家。因此很重要,斗争运动需要容纳他们,才能粉碎极右翼的企图。同样,运动还必须与印尼工人阶级建立联系,因为后者才有潜在能力瘫痪印尼政府。

该地区存在足够的财富来改变所有人的生活,但它以利润的形式被盗走了。工人产生所有财富,并可将其工作场所进行民主管理。与像印尼铝业这样专注于利润的印尼国有公司不同,民主工人的控制将意味着优先考虑民生、环境和当地原住民的权利。

一场拒绝利润制度的运动有潜能为所有人提供真正的未来。这样的运动需要支持民主的社会主义西巴布亚,并作为该区域和世界社会主义联合会的一部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