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下工人受剥削压迫

2020年3月8日 上午 1:35

劳动阶级必须组织起来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在资本主义的阶级不平等下,新冠状病毒肆虐下,首当其冲影响最深的就是劳动阶级。根据环境卫生大联盟显示,全港私人公司的清洁工每日约需要35万口罩维持,但现时供应商已经中断订购,存货很快会被完全消耗。而政府食环署的外判清洁工也身受其害。清洁工人职工会组织的调查显示,有三成食环署外判清洁服务承办商并没有为员工提供口罩。虽然政府在二月初表示惩教署将增产70万个口罩分配给外判清洁工,但这也代表每名清洁工一天只能使用一个,在高度污染的工作环境里根本不够。更甚者,据媒体报道很多清洁工根本拿不到口罩。很多清洁员四处奔波寻觅口罩,用私伙装备上班。政府及雇主缺乏支援之余,食环署更举报没有戴口罩上班的清洁员。更可耻的是大部分清洁员都是食环署的外判员工,外判商时有拖欠薪金的事件发生。

基本防疫用品成经济负担

在疫情下劳工处呼吁家务外佣休息日应留在家中。外佣每星期只有一天的休假,在雇佣同住条例下,星期天是她们唯一社交、宗教和处理个人事务一日,要她们留在雇主家中即等同删去仅有一日例假。家务外佣最低工资只有4,630元,基本的防疫口罩在疯狂炒卖下变成外佣的奢侈品。社会主义行动要求废除雇佣同住条例,提供外佣充足而安全的住屋,并且确保雇主为外佣提供足够抗疫用品。

有港龙空服员工会有意发起抗争,反对公司拒绝全面停飞中国令疫情蔓延。因为在武汉抵港的航班上工作,6名同事需要入住隔离营。国泰航空及香港航空亦分别下令员工放“无薪假”,后者更计划裁减400名员工。

面对病毒侵袭,香港的经济开始步入萧条,资本家企图将经济损失转嫁工人,将有更多以“开源节流”之名,要求员工放无薪假、打折扣出粮,或者直接裁减员工的事件发生。劳动阶级必须组织起来,在职场建立强大工会运动,要求企业提供充足的抗疫装备,安全的工作环境,反对强迫放无薪假、减薪、裁员,在疫症中捍卫劳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