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工会浪潮

2020年3月8日 下午 11:45

工人当然要认识法律,但不应寄望法律可以保障我们的权利,而是应当通过切实和坚决的斗争建立实质的工会力量,夺取主动权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2019年的抗暴运动除了极大地动摇了林郑月娥与中共专制政权在香港的统治威信外,更进一步催生了多年以来最热烈的工会成立浪潮,各行各业的新成立工会如雨后春笋冒起。这显示了群众仍然坚定的抗争意志,开始意识到过去劳工权力的不足和薄弱。劳工处资料显示,去年有25个新工会成立,而2018年只有13个。

但同时,目前新成立的工会仍在试验性阶段,很多实际仍未能真的进入职场。本地工作多年来趋于零散化的困局不会立即就能被克服过来。因此,当务之急的工作方向首要在于新工会真正在职场扎根。要达到这一点,必需以职场中的基层工人作为会员基础,并保证工会的组织民主和定期会议,会员参与民主讨论和决策。这一点在斗争的过程中尤其重要,斗争中的策略和决策应当经过全体会员的民主讨论和同意。

工会角色

而这次突如其来的瘟疫突显了在职场建立工会的迫切性。工会应当更积极和深入地强调保障员工健康和职场卫生的诉求,必要时准备发动罢工斗争。工会要吸引更多工人,从而成为一个实体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在这次疫情斗争中作出了不俗的示范。虽然罢工没有争取到全部诉求,但经过医护人员声势浩大的罢工斗争后,医管局员工阵线工会今后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有力工会。

在新成立的工会中出现了重要的辩论——工会应依赖法律还是抗争捍卫劳权?社会主义行动不认同新工会的重点在于“法律”工作。令人忧心的是部份新工会似乎受过往职工盟的在新成立的工会中出现了重要的辩论——工会应依赖法律还是抗争捍卫劳权?社会主义行动不认同新工会的重点在于“法律”工作。令人忧心的是部份新工会似乎受过往职工盟的组织形式所影响,成立之初就倾向于NGO模式,强调所谓“会员福利”而远离斗争。香港劳工法规本身就残缺不堪,且明显有利于雇主资方。工人当然要认识法律,但不应寄望法律可以保障我们的权利,而是应当通过切实和坚决的斗争建立实质的工会力量,夺取主动权。

新工会必需在斗争中建立起实质的力量,令工会真正成为捍卫劳权、反对独裁政府、反对资本家经济专政的有力角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