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基督教右翼政党选举失利,是否代表反同威胁不在?

2020年3月12日 上午 12:20

右翼反同势力在过去一段时间可以获得增长,是因为民进党政府执政下工人阶级的生活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更推动一系列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郭家玮 国际社会主义前进

2020大选后,两股反同色彩鲜明的基督教右翼政党分别以——安定力量与合一行动联盟——0.67%与0.123%的政党票,在不分区立委选举及区域立委选战中相继落败,相较于2016大选中同样反同色彩鲜明的基督教右翼政党“信心希望联盟”的1.70%政党票,看似少了许多选票支持。无疑,广大选民在抵抗中共独裁和国民党威胁的同时,也拒绝了同样会攻击民主权利的右翼反同政党。右翼反同政党的挫败固然让亲平权人士松一口气,但右翼反同势力的威胁就此消失了吗?

败选不等于瓦解

反同势力选举失利也有其偶然因素,因为今次蓝营要集中票源救亡其主要大党。纵观总体选举结果,2016年,蓝营色彩鲜明的右翼小党不分区得票率共有:15.84%;2020年则退为:6.14%。相形之下,国民党的不分区得票率则从26.91%提升到33.35%。可以发现这次大选中,保守选民为了救亡韩国瑜与国民党而普遍的排挤了其他蓝营右翼小党的得票空间,而绿营反同选民则在“抗中保台”的压力下重回民进党的得票数之中。

若以选举得票数来看,的确安定力量与合一行动联盟未能成功移转2018年支持反同公投的选民之政党倾向,而安定力量与合一行动联盟的亲蓝营色彩,这也使其若要赢得选票增长,势必得着力瓜分国民党选票。

因此,我们可以说、反同色彩鲜明的基督教右翼政党虽遭逢选举失利,但事实上庞大的反同势力仍扎根在蓝营、绿营、中间选民与各路右翼小党之中——例如绿营反同议员陈信瑜如今已高升为台北市劳动局长,而持有反同立场的赖清德则已成为副总统,并可能成为2024年总统候选人。

而2018年由安定力量等右翼基督教势力领衔的反同公投能赢得胜利,也是建基于当时“跨党跨派”的反同势力大团结。因此,真挚支持性别平权的人们必须警惕的认知到——反同政党只是资产阶级统治用来打压边缘群体及分裂工人阶级的其中一个工具。蓝绿白资产阶级政党内里本来充斥着反同势力,他们可以改用其他渠道和工具发动反同攻势,以图将资本主义危机的罪责嫁祸性小众及其他少数群体。

反同基督教右翼政党的选举失利,使众多自由派NGO(如婚姻平权大平台)纷纷展现了盲目乐观的态度,误以为恐同势力的威胁已消失。而这样的态度,毫无疑问是严重低估了基督教右翼政党的危害与能耐。

不同于台面上可见的多数党派,台湾的基督教右翼政党因着其教会组织为庞大的动员机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够于2017年底扭转颓势、借由“罢昌运动”来重整旗鼓,并顺势在2018年动员起庞大的保守群体来支持反同公投。

在未来,这类政党及反同势力,将继续展开反对性平教育、废除同婚、或甚至是“反对通奸除罪化”的攻势——而蓝绿白政客都将可能会采纳更鲜明的反同、保守立场,企图从中收割保守民意支持——借此展开对民主权利、性别平权的攻击,并从中建立政党与右翼教会。支持平权的人们必须谨记,在反同势力过去的进攻下,LGBTQ在2018年失去了拥有民法保障同婚的机会,而只能屈就于歧视性专法。

更重要的是,右翼反同势力在过去一段时间可以获得增长,是因为民进党政府执政下工人阶级的生活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更推动一系列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欠缺一个左翼工人阶级的政治出路下,部分群众被右翼民粹的政治势力所吸引。现在蓝营虽然在选举中受到重挫,但新一届的蔡政府服务大财团的政策也并不会解决工人阶级和青年面对的窘境,长远来说将可以陷入另一场危机。蓝营势力和右翼反同势力在政治真空下是有可能重新振兴的。

如何终结反同势力?

要战胜反同势力与右翼基督教政党对民主权利和性别平权的攻势,就必须让性平运动超越自由派NGO小圈子极具局限性的手法,更不应该是将希望寄托在对民进党政府与立委的歌功颂德上。现在需要以工人阶级利益为中心的群众斗争,在职场、社区、校园中迎击并战胜反同势力未来的攻势,同时需要团结斗争对抗资产阶级打压工人的经济政策。要彻底消灭反同势力,就是消灭蓝绿白三党所拥护的资本主义体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