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新冠肺炎的无比危机

2020年3月26日 下午 7:42

当前社会急需付出巨大努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企业与大银行应该承担这一努力所需的成本

佩尔·奥尔森(Per Olsson) 社会主义正义党(瑞典ISA)周刊《进攻》编辑

新型冠状病毒的致命传播导致了各大洲的封锁,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瑞典的状态可能在本周内就会和法国一样了。例如,从星期二开始,只有在上班(尽管许多工作场所已经关闭了)、买药或购买食品时您才可以离开家。

法国员警在街上巡逻

在法国,这些规定将至少实行15天,10万名员警将会上街巡逻以保障其实施。当局将会从阿尔萨斯这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开始动员军队;同时法国已经关闭了边境。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新举措生效前一天说,“我们正处于一场卫生战争中。”他承诺新措施不会对法国公司造成任何影响。但另一方面,马克龙没有承诺撤销大幅削减养老金的提议,只是推迟了该决定。

瑞典社会民主党与绿党政府也在做同样的事。

政府的右翼政策并没有改变,针对危机的举措主要面向企业。像法国政府一样,瑞典甚至不愿意减少对富人实施的税收减免政策——尽管这些减税政策为数众多,并且已经持续性地造成了医疗保健和老年护理的资金缺口。

今年年初,政府取消了由大多是高薪阶层男性支付的“薪俸税”。这一决定使财政部损失了60亿瑞典克朗(约合6亿欧元)。

如果重新引入该税并废除对家务劳动的税收减免(即国家对富裕家庭雇人进行清洁等活动的支援),国家将获得超过110亿瑞典克朗(超过10亿欧元)的额外收入,这笔资金足以提供约20,000个新的社会福利工作岗位。增加公司税,重新引入遗产税、赠与税和财富税,以及对富人征收新的财产税,将会使更多此类工作得以开展、使福利覆蓋的人员得以增加。

援助组织乐施会(Oxfam)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仅仅对最富裕的1%适度增加财富税的征收,就足以为1.17亿个医疗保健领域的工作提供资金。

当前社会急需付出巨大努力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企业与大银行应该承担这一努力所需的成本。

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流行,世界各国的政府纷纷采取了寻找替罪羊与疯狂渲染民族主义的手段——而非全球协调一致,努力抗击这个跨越国界的疫情。

这完全违背了无国界医生(MSF)等组织的呼吁,即欧洲各国政府除了应增加防护装备的生产外,还要确保能够将其运送到受灾最严重的地区。相反,封闭边界可能会阻止医疗设备与医护人员前往最严重的疫区。

此外,在需要调动社会的所有资源来对抗病毒的传播时,协调的缺乏和资本主义市场的混乱阻碍了社会资源的调配。

数十亿美元非但并没有用到大规模的福利措施和绿色变革上,反而用来维续当前不可持续的工业结构,包括对化石燃料的依赖。

政府尝试借助危机,加上人民接受政府所采取行动的必要性,来巩固右翼统治、限制民主权利,甚至会比抗击疫情所必要的程度更大并持续更久。

例如,在厄瓜多尔,右翼政府试图以“冠状病毒造成的经济危机”为借口,重新尝试执行被去年十月群众运动所中止的紧缩方案。在伊拉克和黎巴嫩,精英们毫不犹豫地利用对病毒传播的恐惧来缩小街头游行示威的规模。

在谈到新型冠状病毒构成的威胁时,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宣布了他打算一直执政到2036年。

更低的工资

瑞典似乎并不例外。

在3月13日建筑工人工会的报纸上报导了雇主组织的谈判经理马特斯·阿克林德(Mats Åkerlind)的结论,“冠状病毒已经影响到了合同谈判。雇主认为加薪幅度可能会降低。”他宣称,由于冠状病毒,今年的加薪幅度“很可能”会降低。

如今,劳资合同谈判照常进行,只有雇主才能从中获益。尽管冠状病毒的威胁仍旧存在,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仍是未知,工会领袖还是希望能够在两周内签署协定。但相反地,我们应该推迟谈判──不要让雇主利用危机。工会必须准备为工作和工资而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