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难民潮:针对难民、希腊和土耳其工人的战争

2020年3月28日 上午 12:48

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中港:埃尔多安)决定将成千上万的难民和移民赶到该国与希腊接壤的界河,埃夫罗斯河(Evros,即马里查河)及周边岛屿上。这导致了自2015年以来最大的难民流动危机,也是近年来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最严重危机

ISA希腊支部Xekinima的声明

从2月27日开始,土耳其当局开始强迫成千上万的难民和移民前往北边与希腊接壤的边界。土耳其当局或暗或明地表示,保证难民能够越过边界并从那里前往其他欧洲国家。他们中的许多人确实想去北欧。成千上万的人被迫渡海前往靠近土耳其海岸的希腊诸岛,如列斯伏斯岛(Lesbos。中:莱斯沃斯岛),希俄斯岛(Chios),科斯岛(Kos)等。许多记者证实,土耳其当局实际上是亲自将难民和移民押送到希腊边界,或者与偷渡集团达成协议来把他们免费运过去。

埃尔多安在与希腊接壤的边界引发新的危机,是为了土耳其军队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Idlib)遭受严重挫折后,企图争取欧盟和美国支持他在叙利亚的战争的一个举动,或至少得到他们的容许。他同时以此向希腊政府施加压力,由于两国在地中海东南沿海互相争夺油气开采权,以及有关土国对利比亚的干预,希土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十分紧张。在利比亚内战中,希腊和土耳其各自支持对立的交战派别。

人道灾难

希腊当局对成千上万绝望的难民(主要是有婴幼儿的家庭)的反应与义大利的萨尔维尼或匈牙利总理奥尔班等极右翼政客的反应相差无几。当局把难民描述为“入侵者”,用催泪弹,水砲甚至是实弹袭击他们。在一个观看次数最多的视频中,可以清楚看到希腊海岸警卫队袭击满载妇女和儿童的船只,并用棍子殴打他们,向船只附近的水面射击,甚至做出可能让他们翻船的危险动作。而在大陆边界,至少一名移民死亡。

希腊新纳粹党“金色黎明”向政府表示祝贺,庆贺政府实施了他们纲领中的政策。美国右翼民粹总统川普也宣布支持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

希腊政府违反了所有国际的难民法和公约。首先,希腊当局拒绝难民入国,所有庇护申请都被暂停了一个月。当局一方面剥夺了他们进入该国的一切合法手段,同时又逮捕并起诉了任何“非法入境”的难民。被捕难民面临当局速审速决,最高可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和一万欧元罚款。

希腊政府对难民的不人道和野蛮的“政策”类似于欧盟在2016年与土耳其达成的协议。该协议实际上将难民困在土耳其,尽管大多数国际组织认为土耳其对难民不安全,这就已经违反了有关难民权利的国际法律和公约。而现在,欧盟又承诺给予米佐塔基斯政府7亿欧元以“投资边境保卫”。

甚至有准军事团体对难民采取了暴力。蒙面武装人员抓捕难民和移民,将他们装上没有牌照的卡车,然后将他们运回边境,迫使他们返回土耳其。他们甚至在记者拍摄下也毫不畏惧,这表明他们得到希腊政府作为其后台。

极右翼士气高涨

欧盟和希腊政府的政策鼓舞了极右翼,使他们敢于开展更大的行动。

3月1日,一群莱斯博斯岛的右翼居民试图阻止难民从橡皮艇上登陆,对难民,特别是女性使用了很过份的语言辱骂,例如:“怀孕了又怎样?她凭什么上船?”

当天晚上,当人们知道一些新来的难民妇女和儿童会在岛上的一个临时难民收容所“Skala 2”休息以后,该收容所就被纵火了。隔天,在希俄斯岛,一个存放难民衣服的仓库也遭到纵火焚毁。

在莱斯博斯岛,极右翼居民组成了小组,开始蒙面巡视街道,“检查”所有路人的证件。为难民服务的NGO工作人员受到死亡威胁,一些人被迫离开群岛。许多记者遭到恶意攻击。

在过去的几天里,德国新纳粹分子与当地极右派组织联手,他们为了“将难民赶出欧洲”来到希腊。在莱斯博斯岛,他们威胁反法西斯居民:“你们会像卡拉夫里塔一样下场!”卡拉夫里塔(Kalavryta)是一个希腊村庄。纳粹在1940年代纳粹占领希腊期间,对当地平民进行了大规模的屠杀。

但与此同时,也有人站起来抵制对难民的仇恨和民族主义兴起。在莱斯博斯岛,极右翼团体阻止妇女儿童从橡皮船上登陆的同一天,岛上其他地区的数百名居民帮助难民靠岸,并给他们衣服和食物。

在埃夫罗斯的大陆边界,居民们向难民分发了食物。一些人发起抗议行动声援难民,反对希腊政府和欧盟的不人道政策。其中最大的抗议活动是3月5日在雅典举行的,大约有6、7千人参加了抗议活动。希腊左翼计划举行更多的抗议和示威活动,并已开始协调合作。

当然,主流媒体只会宣传极右翼的主张。他们始终把所有穿越边境的人贴上“非法移民”的标签,尽一切可能宣传这是土耳其政府策划的“入侵”。例如有电视台播放了2015年的一段影片。视频拍的是一群希腊伊多梅尼的难民试图越境到北马其顿国,并遭到北马其顿当局的袭击。而该电视台把那个影片拿来当作2020年在希腊土耳其边界的埃夫罗斯河上发生的事情。在播放影片时,主持人一边评论说:“这真令人难以置信!他们(难民)在拆除边界围栏。你看到发生了什么吗?警察无能为力……”

工人和贫民的团结行动是前进的唯一途径

除非被迫,不会有人会无故抛下自己拥有的一切去置身危险之中。难民之所以成为难民,是因为他们的家乡发生了战争、天灾或经济灾难。许多试图越过希腊边界的难民来自过去十年中一直在进行激烈交战的叙利亚。其他人则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刚果等,被独裁或半独裁政权统治或有内战的类似国家。因此,只要有战争或军事介入,加上随之而来的经济破坏将不可避免地造成难民。

各个大小帝国主义国家,如美国、欧盟、俄罗斯、土耳其等等发动了战争以支持各个独裁者,榨取小国的财富和市场,还卖军火获利,但他们不想承受自己的政策所造成的难民和移民。因此,他们动用了更多不人道的政策:关闭边界,虐待和镇压难民。

这是难民潮悲剧的新阶段,同时也是希土两国紧张局势加剧的时候。被迫逃离家园求生存的难民,没有理由要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而希腊和土耳其人民也一样。该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的是为争夺该地区控制权而勾心斗角的埃尔多安、米佐塔基斯、欧盟官僚、美国还有俄罗斯统治阶级。但是这些人当然永远都不会给这个问题提供任何真正的解决方案。要改变的唯一途径是通过工人阶级和贫民的合作与团结行动。土耳其工人阶级在埃尔多安的半独裁政权下遭受苦难,希腊工人阶级在米佐塔基斯政权与欧盟政策的新自由主义体制下受苦。他们并在2015-16年向难民表现出极大的声援(这种团结的情绪仍然在广泛的社会阶层中存在)。欧洲的难民、移民及工人、工会和社会运动应该团结起来,为一套核心诉求奋斗:

我们要求:

  • 停止一切对陆路和海上接近希腊边界的难民的谋杀。希腊政府立刻重启难民登记和所有庇护申请,立刻取消对难民快速审判和驱逐出境的决定。
  • 立即为被困在希土边界的所有难民提供食物、衣服、住所和医疗服务。
  • 建立更多的庇护办事处,以便可以迅速审查所有庇护申请,赋予申请者难民或其他法律地位,并使难民不受阻碍地前往想去的国家。
  • 取消土耳其与欧盟之间种族主义和不人道的协议,取消都柏林第三协议。允许难民可以在任何欧盟成员国中申请庇护。在整个欧盟范围内按比例分配难民。
  • 欧盟足够富裕,不仅应该为这种政策提供资金,而且可以通过向富人和跨国公司征税来筹集更多的资金。欧盟唯一缺乏的是欧盟大头的政治决断力。

这项计画会立即让希腊群岛不用继续扛起作为数以万计难民露天监狱的压力。这也会让我们能够在体面的条件下收容难民,而不是像今天那样把难民关押在拘留所。同时还必须有一个计划帮助选择留在希腊难民融入社会,通过教育和卫生系统提供他们取得有用的工作所需的培训。

欧盟为此目的的资金不应再支付给不同的NGO,而应用以建立一个帮助难民食宿、救济和融入社会的专门公立机构。此机构应该在工人阶级和整个社会的监督和管理下运作。

撤出在叙利亚以及整个中东与北非地区的一切外国军队。停止一切迫使人们逃离家园的侵略和战争。这场斗争必须是反对野蛮的资本主义制度的一部分。因为正是野蛮的资本主义制度在欧洲、中东和整个世界孕育了这些现象。

——————————————————————————————-

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发生了什么事?

叙利亚战争始于2011年。战争至今导致该国有2000万人口中有400万人在外逃难,100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者,10万多人丧生,并彻底摧毁了经济生活。
在叙利亚进行中的,是美、俄、土耳其、伊朗和其他支持或反对阿萨德政权军队之间展开的一场“微型”世界大战。

2016年3月,欧盟与土耳其签署协议。这意味着欧盟国家的边界不对难民开放,土耳其将从欧盟获得60亿欧元,以保证难民在该国境内流动,远离欧盟边界。

土耳其境内有3700万难民,是所有国家中人数最多的。土耳其当局声称已在难民身上花费了400多亿欧元,而欧盟只给了30亿欧元,不过是2016年协议中承诺的资金的一半。

2019年秋天,埃尔多安和普京在叙利亚北部签署了一项协议。埃尔多安的目标是在叙利亚和土耳其的库尔德地区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但是,该协议并未订明土耳其部队在伊德利卜省等地大量驻军的状况。

因此当土耳其军队试图阻止巴沙尔政府和俄罗斯联军进军伊德利布省惨遭失败,数十名土耳其士兵丧生后,埃尔多安政权试图利用难民向欧盟施压,争取对其北叙利亚侵略的支持。

除了希望欧盟为叙利亚北部的军事行动提供外交和军事支持外,土耳其还希望欧盟为“重建”其控制的叙利亚地区买单。与此同时,难民继续从叙利亚流向土耳其。据估计,人数可能会增至1到2百万人。

埃尔多安正在试图于帝国主义的主要大国之间扮演一个左右逢源的“独立”角色,为自己的统治服务。这意味着他有时会与美国发生冲突,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

在此背景下,尽管北约方面强烈抗议,埃尔多安仍然企图建造一个将俄罗斯天然气输往欧洲的管道,以及购买并装备俄罗斯的S-400导弹系统。

另一方面,土耳其政权和普京在利比亚和叙利亚都分别支持不同势力。在叙利亚,巴沙尔和普京最终赢得了战争。因此,埃尔多安发现自己开始两面不是人,于是试图把叙利亚边界的占领区变成“既成事实”。

这就是他现在试图向欧盟和美国施压以支持他反对普京的原因,他的目的是利用大国之间的冲突来让自己政权获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