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DemExit:是时候组织一个由发起自、属于、为了工人的新政党了

2020年4月4日 上午 1:49

加入我们,来参加在密尔沃基(威斯康星州最大的城市)举办的大型抗议和会议

Kshama Sawant 萨旺特,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

请签署我们的连署:https://actionnetwork.org/petitions/demexit-we-need-a-new-party

冠状病毒正在肆虐,国际市场亦处于混乱之中,现在我们比以往更需要一场政治革命。这同时也是深化我们的斗争的好时机,发起一场为了全民医保、为了绿色新政、为了有利于劳动人民而不是华尔街的政策的斗争,并使我们和亿万富翁阶层的对抗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在这些行动中,我们将继续面对民主党高层的无情抵制,他们在初选中毫不掩饰他们的选择:在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政治革命和特朗普(Donald Trump)很有可能继续连任这两者上,民主党高层选择了后者。

蹩脚的拜登

虽然拜登(Joe Biden)第三度竞选总统的尝试在2月似乎就已经“宣告死亡”了,但是民主党高层把他的“政治尸体”拉到领先位置,极大的改变了选举的进程,拜登在“超级星期二”(有14个州在这一天选出党代表)大获全胜之后,又在3月10日“迷你超级星期二”(有6个州在这一天选出党代表)赢得了密歇根州,密西西比州和密苏里州的决定性胜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首席政治分析师博格(Gloria Borger)表示:“拜登像摩西开红海一样,在其他候选人身上从未有过”。“他就像一边站在现在的位置,一边说:『什么?我居然在这里?』,他在选举中几乎什么都没做对,本来一直排在第二或者第三,但他却到了第一。”

这种突然的改变绝非甚么意外,而是腐败的民主党精英们已经把大量的金钱,媒体和政治资源投入到拜登身上。

毫无疑问,民主党精英把拜登捧上去不是因为他们对拜登有什么深刻的信念,而是因为拜登是他们抵制桑德斯政治革命的最后防线,臭名昭著的《纽约时报》是维持现状的捍卫者,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获胜之后第二天,《纽约时报》就称:“布蒂吉格(Buttigieg)和克洛布彻(Klobuchar)(另外两位民主党候选人,已宣布退选)随即宣布支持拜登,目的在于拖桑德斯的后腿”。民主党高层的最高目标就是遏制我们的运动: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来制止全民医保、全面租金控制、绿色新政、以及消灭亿万富翁阶层的诉求。

朋友与敌人

对于我们工人阶级来说,现在越来越重要去充分认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非常不幸,不管桑德斯说什么,拜登也不会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也无法支持他。拜登,民主党高层,以及企业媒体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会竭尽全力维护他们即将破产的制度。

非常不幸,沃伦(Elizabeth Warren)(民主党初选候选人,已退选)是“打败桑德斯”运动的重要成员。在超级星期二之后的关键时刻,她拒绝支持桑德斯,这实际上既是对拜登的一种认可,也是对进步左翼的当头棒喝,还意味着她拒绝支持2016年的政治革命。她证明了她是个假的进步派。甚至民主党高层中的左派也不是工人阶级的盟友。

尽管有40%的美国人(也就是超过1亿人)的银行存款不足以应付紧急医疗情况,尽管美国有250万儿童无家可归,尽管美国有3400万成年人见过有人因为无法负担处方药而死亡,但我们之前提到的敌人还在阻止我们前进,而现在许多没有投医保或者投保不足的人,正在面对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却几乎没有受到保护。事实上,资本主义制度也正在使我们所有人都向着灾难性的、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前进。在所有的这些“社会屠杀”中,民主党高层已经出卖了几百万美国人,他们声称现在不是“承担政治风险”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民主党高层只重视如何继续保持他们亿万富豪主子的财富,并继续维持这个大规模不平等的现状,我们的未来情况只会不断恶化。

拯救拜登的并不只有那些最后关头的背书,还有来自企业媒体不留余力的宣传——他们报道了拜登胜利的必然性,也毫不掩饰对桑德斯的不屑。其中最极端的是马修斯(Chris Matthews),他将桑德斯在内华达州的胜利与纳粹入侵法国比较,即使电视广播中正充斥着对桑德斯的恶性攻击。在超级星期二之前,这些媒体给拜登擦脂抹粉的报道甚至多过对新冠肺炎的报道。

民主党参与了许多压制选民的活动,连桑德斯自己都看出来了,许多州都报道了投票排长队和破旧的选举设备的情况。这为拜登的选情提供了帮助,因为受到最严重压制的选民就是那些年轻、贫穷的选民,而他们更有可能支持桑德斯。

拜登作为候选人的令人震惊地无能,这暴露了民主党的真正目的。像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一样,拜登只是华尔街的工具,他长期以来保护亿万富翁的利益,并损害我们工人阶级的利益,再加上他思辨能力的衰退,他将成为特朗普在大选中可以轻松吞噬的目标。民主党高层希望通过初选操作来支持拜登,并限制他在公共场合露面,他之前甚至很少在他现在获胜的州中开展竞选活动。

民主党最开始宣布要改变最后一场党内辩论的形式来保护拜登,现在他们甚至想要完全取消这场辩论。克莱伯恩(Jim Clyburn,民主党众议院党鞭)建议,如果拜登在“迷你星期二”中取得重大胜利,那麽不如立刻结束初选,并宣布拜登为胜利者,趁着我们数千万工人还没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时候,不过这也暴露了民主党高层的绝望感。

政治革命的下一步是什么?

即使拜登最后胜选了,他也会面对一个经济衰退的烂摊子,而他自然会竭尽所能的挽救统治阶级,而不是像奥巴马在08~09年那样挽救工人阶级。这也正是后来特朗普会获胜的原因。

现在我们不应该停止战斗,而桑德斯也不应该退缩。他应该宣扬拜登公司的烂账,并在接下来的进行初选的州内全力以赴。他应该号召全国进行大规模游行,来支持政治革命。他应该要求与拜登进行一系列严肃而正面对抗的辩论,用拜登长期对亿万富翁的服务来拷问他。桑德斯还应该停止称拜登为朋友,当然也完全不能为他背书。

民主党精英已经摊牌了,他们宁愿特朗普赢过一个比希拉莉还要弱的候选人,也不要把一个“组织领导者”放入白宫。他们对我们运动所代表的东西感到恐惧。他们害怕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受到运动鼓舞,为了全民医保、绿色新政和房租管制而斗争。虽然有许多针对桑德斯的负面竞选行为,但是仍然有数百万人投票支持他,这本身就是历史性的。

虽然有这些支持者,但是这场选举的优势不在我们这边。桑德斯要确保多数的党代表票的话,除非拜登的竞选活动发生意外的危机,或者在接下来的州中大量的非传统选民支持桑德斯。其实很可能,民主党高层已经成功的窃取了这次选举。

虽然民主党高层可能会对此进行虚伪的庆祝,但是他们没有看到,资本主义和数十年来的不平等所催动的革命列车不会因为一场选举的失败而停下来,就算他们阻止桑德斯的图谋成功了,这列火车还会继续前行,无论初选发生了什么,我都必须继续政治革命。

我们不会满足于空洞的承诺,不会再忍受那些说我们要求太多的话。我们不会再接受昂贵的药品、无止境的学贷、延绵不绝的战争、把数百万工作转到海外的贸易、还有各种气候灾难。

我们需要在剩下的每个州都进行斗争,为我们的政治革命尽可能赢得更多选票,并尽可能大地建立对桑德斯政见的支持。

#DemExit(退出民主党):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政党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把我们的政治革命转变为一个强大的运动,来取代DNC(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大企业的政治精英,并组建新的政党。

我们的组织一直在呼吁百万人前往密尔沃基,来支持桑德斯,并防止民主党在全国大会上采取不民主的作法。而这种作法现在甚至已经发生了。

现在,我们需要前往密尔沃基进行大规模抗议,并开会开始讨论政治革命的下一步,并准备组织一个由工人组织、属于工人、了工人的新政党。我们的这次会议,同时加上其他地区会议,将具有历史性的任务,也就是组织明年的全国大会,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一起组建这个新政党。

我们需要的新政党,是一个明确地为了老百姓斗争,对抗特朗普和亿万富翁阶层的党。民主党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我们,除了阻挡我们地道路之外什么都没有做。我们需要一个完全独立于大企业的献金,并和我们的运动并肩作战的政党。我们需要一个和年轻的气候运动者一起争取绿色新政的政党。这个政党,是新生代工人运动者的政治之家,而不是和那些老板们的盟友。

我们在西雅图赢得的一切东西,从率先通过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的法案,到去年我击败亚马逊再次连任成功,都是因为我是独立于民主党的社会主义替代组织的一员。社会主义替代一直都是我们运动的骨干力量,而西雅图的民主党高层却对我们步步阻挠,就像在全国范围内对桑德斯做的那样。

我们从2015年就开始说,如果桑德斯如果独立参选会更好,这是由民主党内部的局限性导致的,而现在这已经被充分证明了。我们承认,桑德斯的路线已经把数百万人带入了政治革命的思想中,但是现在他的路线也走到头了。我们不认为工人阶级应该支持拜登,我们鼓励桑德斯加入他数以百万计的支持者中,组成一个新的政党。

民主党布置了一个巨大的政治骗局,虽然拜登十分无能,但还是有数百万人被他们欺骗。他不是我们的朋友,工人阶级也无法支持他。让我们开始在这个国家建立一个新政党,请在我们的在线请愿书上签名,支持建立新政党和发起在密尔沃基的大规模抗议和集会。请大家广泛传播和分享这个消息,把他通知给您认识的每个桑德斯的支持者。

历史在召唤着我们,我们需要利用这个时机,在腐败的民主党外迈出关键的一步,并建立一些从根本上全新的东西。野蛮的资本主义体系正在陷入又一场重大的经济危机,因为他不能满足大多数人民的需求,并正在把我们带入气候灾难的危险中,我们需要建立强大的运动,来争取一个替代方案。

我们密尔沃基再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