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卡普政变一百周年

2020年4月12日 上午 2:33

德国工人阶级如何阻挡右翼政变,甚至几乎夺取政权,却再次遭到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背叛

Marcus Hesse 社会主义替代SAV(ISA德国支部)

经常听到一种说法,说德国不可能有总罢工,遑论革命。然而,一百年前德国工人阶级却非常接近夺权的状态。在萨克森、图林根,特别是鲁尔,工人阶级成立红军。总罢工击溃了企图推翻共和国的右翼军事政变,使政变发动不到五天后就陷入尴尬窘境。

历史上有那么一短时间,劳动人民能实现他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愿景。工人们掌握了权力,而社会民主党(SPD)政府和工会官僚却对此退却。而后社民党政府动用正规军来对付工人起义,而这支军队却也是几天后变成了反过来要推翻社民党政府的军队。社民党背叛工人阶级不是第一次,仅在一年前,李克卜内西(Karl Liebknecht)、卢森堡(Rosa Luxemburg)和许多革命者,已被社民党政府和自由军团谋杀。

卡普政变,埃哈特大队,柏林 照片:联邦档案馆数字档案 Bundesarchiv Bild 183-H25109,未知作者

十一月革命:第一回合。

1918年11月,基尔水兵叛变并发动全国起义,瓦解君主制和帝国,而各大城市日以继夜成立了工人和士兵委员会。接连好几个星期,权力一直掌握在这些委员会手里。当战争结束时,就连中产阶级也为社会主义做好了准备。然而与俄国革命不同的是,德国当时缺乏革命党。从前线返回的大多数士兵还信任被陈腐的领导层控制的社民党,因为社民党正是革命群众自己付出巨大牺牲才建立起来的。更为左倾的独立社会民主党(USPD),以及更加左翼的斯巴达克斯同盟(1919年成为德国共产党KPD),则只能组织到政治意识先进的少数工人阶级。

社民党领导人利用自己的权威,将革命导向到捍卫资产阶级秩序和议会制度的死路。他们设法说服工人和士兵委员会变相放弃自己的权力。同时,他们与旧军队将军达成交易,以利暴力镇压工人革命活动。

革命的工人仍勇敢抵抗!共和国总统艾伯特(Friedrich Ebert)及其国防部长诺斯克(Gustav Noske)同属社民党领导层,他们随后对工人动用军队。这支军队有极右翼主义战斗部队“自由军团”(Freikorps)参与其中。他们号称要恢复“秩序”,对付“斯巴达克份子的威胁”。而社民党机关报《前进报》(Vorwärts)中甚至刊登自由军团的招募广告。

总统艾伯特当时评论说:“我像讨厌罪恶一样厌恶革命!”他的国防部长诺斯克(Noske)说:“必须有人扮演寻血猎犬的角色,而我责无旁贷!”随后他便用沾满鲜血的手履行他所说的话。1919年1月,历史所称的柏林斯巴达克斯起义被镇压了、革命的人民海军师(Volksmarinedivision)被解除了武装、作为独立社会民主党党员的左翼警察局长艾希霍恩(Emil Eichhorn)被罢免。卢森堡、李卜克内西和约基希斯(Leo Jogiches)被谋杀。

革命斗争于血泊中的惨败带来了后续影响:1919年二月的国会大选将社民党和资产阶级变成了议会多数;独立社民党依然软弱;德共在违背卢森堡的建议下杯葛了选举。但在三月份,工人们已采取政治罢工,对抗军队和自由军团的残酷镇压,这些武力是由诺斯克部署到每个发生无产阶级起义的城市,并实行军事戒严统治。执行镇压的自由军团和军人中,有些人之前已曾在非洲进行过殖民战争的洗礼,例如马尔克(Georg Maercker)将军。过去他对“土著”施加的恐怖行径,被他的部队带进德国工人社区。

当时在不来梅成立了一个后来遭到军事镇压的苏维埃共和政权;在汉堡地区也有起义反对粮食控制;而自由军团在慕尼黑尤其残酷,1919年4月该地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且延续了好几星期,随后遭到自由军团中恶名昭著的埃尔哈特海军陆战旅(Marinebrigade Ehrhardt)的镇压,在社民党领袖的许可下,这支部队在1920年继续发挥反革命的作用。

自由军团的屠杀是如此严酷,他们甚至错手开枪射杀天主教团契的参与者,只因为他们是工人,且看起来像斯巴达克主义者。而像是尤金(Eugen Leviné)这样的德国苏维埃勇敢的领导者也遭到处决。在那之后,慕尼黑成为法西斯团体的温床。纳粹党(NSDAP)于1919年在那里成立不是没有理由的。

几乎无人想要的共和国

1919年间,工人和士兵的委员会逐渐被资产阶级国家取代。尽管在产业层面,他们的影响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然而政府和工会官僚逐渐让工兵委员会丧失实权,将之转变为今天依然存在并致力于劳资调和的工作委员会。当时工会领导层还与德国最大资本家雨果.施廷尼斯(Hugo Stinnes)签署了一项秘密协议。

社民党的背叛已经无法向工人阶级掩饰,此时独立社民党和德共都获得成长,并且一度变得同样强大,噬血的诺斯克已沦为遭人厌弃的人物。然而,仍然年轻的德共此时已丧失了卢森堡、李克卜内西等杰出领袖人物,而且时而得进行地下工作,并纠缠于内部派系之争(例如是否应以革命党之姿参加议会选举、应否在大型工会中进行工作)。拒绝上述做法的党内极左派,一开始很有力量,并分裂为德国共产主义工人党(Kommunistische Arbeiter-Partei Deutschlands)。

但工人仍继续拒绝资本主义。即使在1919年3月的罢工和对苏维埃共和国的镇压之后,工人斗争仍在继续。1920年1月,在柏林国会大厦前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反对新的《工人委员会法案》,该法案旨在限制工人委员会的权利。政府对示威群众派出军事化和准军事化的保安警察,并向人群开枪,其中逾四十人遭杀害,逾百人受伤。主导这场屠杀的是吕特维茨(Herr von Lüttwitz)将军,而他仅在两个月后就参与反共和国的政变。这场示威之后,当局实施了德国议会方圆一英里内禁止抗议的禁令,而且这条禁令直到今天依然生效。

议会制共和国所拥有的制度尽管只是形式民主,但向工人做出社会让步、赋予女性投票权已经太超过了激进右翼的接受范围。正是艾伯特/诺斯克政府放任自由军团做好了全副武装,准备好对付革命工人。当时还有准军事化的保安警察和武装民兵,当中许多人成为了后来的纳粹冲锋队(SA)、纳粹亲卫队(SS)、以及纳粹的领导层。他们代表了反犹思想。纳粹的卐字符号早于1919年就已经出现在埃尔哈特海军陆战旅的头盔上。

资产阶级共和国得到了社民党、天主教中央党和自由主义者的支持。他们也是与盟国谈判赔偿并签署《凡尔赛条约》的代表,该条约将战争归咎于德国,要求人民赔偿数十亿美元,几乎每个德国人都对其恨之入骨。

这让激进右翼有借题发挥的空间来加大鼓动。威玛共和已经超过了右翼和旧权贵的接受程度了,但同时能给工人阶级的却少得可怜。资本家和旧国家机器依旧存在。谁想改变这一点,谁都会感受到国家及其右翼同盟的联合压制。

右翼发动政变,艾伯特被迫下台

1920年3月,右翼看到了击垮共和国和强大工人运动的时机。当艾伯特和诺斯克决定在英法资产阶级施压下缩减国防军编制时,右翼有了行动的借口。解散自由军团的事项将被强制执行。这促使吕特维茨将军和右翼政客卡普发(Kapp)动了针对艾伯特政府的军事政变。参与政变的包括埃尔哈特海军陆战旅,以及杀害卢森堡的凶手沃德玛(Waldemar Pabst)等右翼激进分子和军人。

这场政边获得著名的德国右翼激进分子,以及法西斯团体“国家统一”的支持(当时法西斯这个字眼还没在国际上恶名昭彰)。大企业家施廷尼斯和其他资本家大方捐钱赞助这些团体。后见之明的我们知道,当时社民党政府早被警告过可能爆发政变。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昭然若揭的是,政变分子甚至还想把社民党的诺斯克部长争取过来,然而斯诺克没准备要走得那么远。

3月12日至13日晚间,埃尔哈特海军陆战旅向柏林进军。政变份子宣布罢免艾伯特社民党政府,禁止一切罢工和示威并宣布戒严。艾伯特和诺斯克怯弱地逃到了德勒斯登(Dresden),试图获得国防军将军梅尔克(Maichcker)的支持,这号人物在1919年谋杀工人而恶名昭彰。尽管他没有加入政变,但他并不准备反对政变或捍卫议会民主。因此,社民党领袖不得不再次收拾行装,逃到安静的斯图加特(Stuttgart)。当他们看到军方已经没有任何一派准备提供保护的时候,他们要再次思考。

在许多地方,左翼和工会主义者由下而上涌出来组织革命执行委员会来反对右翼政变。他们建立了网络,在许多地方停止工作并武装自己。艾伯特和诺斯克此时束手无策,才决定呼吁工人阶级帮助他们摆脱“自己造就的处境”,但理应是右翼社民党人与德国工会联合总会(Der Allgemeine Deutsche Gewerkschaftsbund/ADGB)工会领导人莱根(Legien)去负责这些事项。工人组织开始各种商议,因而社民党、独立社民党和工会开始呼吁在1920年3月14日对右翼政变进行总罢工。

德国共产党最初拒绝参加,因为不想支持艾伯特和诺斯克,但仅在一天后便转而加入。第一天,许多德共成员已参加罢工。从工人、一般雇员到公务员,这场总罢工几乎是扩及各产业。仅在鲁尔区(Ruhr),就有逾十万名矿工进行罢工,全国各地共有数百万。政变失败了,罢工让所有火车无法运行、电源也停止供应,没有任何东西能继续运作。仅五天后政变恶梦就结束了。卡普逃到国外,吕特维茨将军辞职。艾伯特一帮人又回到政府。工人及其厌恶的斯诺克不得不辞职。

支持总罢工的工会于3月18日就九点联合纲领达成共识,这份纲领提出了深远诉求,包括社会化各个企业、征收大片农田并建立纯粹的社会主义政府。否则,他们就要继续罢工。但经过了与执政党的谈判后,3月20日却换得妥协,被接受的纲领中九点基本诉求遭到淡化。但是,在独立社民党的施压又导致进一步的谈判和退让。到了最后,大部分的承诺很快被收回,政变分子只遭到非常温和的处分。自由军团逐渐并入正规国防军和国家机器,没加入的也不会一直失业──他们转而加入到新的民族主义政党及其武装力量。

德国中部和鲁尔:从总罢工到武装起义

在总罢工期间,工人阶级的武装组织已在产业中心建立起来。他们跨越党派组织,由共产主义者、左翼社会主义者和工会主义者组成。在鲁尔地区,他们以俄国和1919年慕尼黑的革命为先例,自称为“红军”。

在德国中部工业区,武装工人宣布成立了苏维埃共和国,并得到了战斗性工人委员会的支持。他们组成了“革命人民军”。在福格特兰,被德共开除的共产主义者马克斯‧霍尔兹(Max Hölz)号称为“红色罗宾汉”,他与游击队强行没收富人的商品,并将其分发给该地区的穷人。结果,德国国防军和自由军团再次进军萨克森州和图林根州。在鲁尔区,组成了一支强大的红色鲁尔军,由约80,000名战士组成。权力再一次到达了共产主义工人触手可及的范围内。

面对工人革命,艾伯特的社民党政府像1918年11月那样反应,再次利用军队武装右翼激进分子的武装,而这些人却也是刚发动政变反对社民党和革命工人的群体。1920年4月,中将奥斯卡(Oskar von Watter)指挥自由军团和国防军,镇压了鲁尔红军及其同情者的起义。许多地方也部署了民防部队和全副武装的保安警察。鲁尔地区的矿工以罢工来回应当时好几场屠杀。但到了4月6日,革命者遭到击败。再一次,作为最大工人政党的社民党,其导层控制了最大工会联盟ADGB,这就像从工人阶级背后捅一刀。

这只是一场战斗,但不会是最后一场战斗

镇压很残酷。霍尔兹(Max Hoelz)和许多人入狱多年。鲁尔或萨克森州的许多工人阶级家庭,必须哀悼被部队及其右翼盟友杀害的家庭成员。受害者数以千计。确切数字销声匿迹,因为许多工人被捕后遭杀害的真相被掩盖了,或者被官方宣称是在战斗中死去。1920年3月的斗争已被历史证明是另一场德国共产主义者惨败的血腥事件。

但此后,德共却得到增长,这或许是因为社民党领导层已暴露出背叛工人的政治本质。在德共的左边,独立社民党也得到了发展。1920年,德共与独立社民党的多数派合并成一个群众性政党。1921年3月,德国中部矿区发生了另一起武装起义。 即使行动没有成功,但统一战线的策略,即工人政党之间的合作,被证明是卓有成效的。这场革命浪潮一直持续到1923年秋天。

总罢工显示了工人阶级团结战斗的力量。革命者只有在现实的斗争中通过实践以身作则,展示他们有值得为之奋斗的纲领,才能赢得群众支持。

革命失败的原因有很多:这是由于社民党领导层的有害影响及其对工会的牢固控制,以及年轻的德共的政治弱点,有时落后于局势,有时却采取冒险行动。

1920年卡普政变教导我们,统治阶级随时准备犯下罪恶来维持权力。如果有必要,他们会差遣军队和右翼极端分子。尽管这些右翼反对资产阶级民主,但只要他们能有效镇压左翼,统治阶级不介意与他们合作,这就是1920年3月发生的史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