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只有大规模有组织的行动才能胜利!

2020年6月3日 下午 11:05

对杀害了乔治.弗洛伊德的政治体制绝对零信任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 明尼阿波利斯支部

#为乔治.弗洛伊德讨回公道#JusticeForGeorgeFloyd

“我没法呼吸”,这是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临死前漫长的九分钟里,一次又一次重复斯声力竭的呐喊。这是一场谋杀,由明尼阿波利斯警察一手犯下的谋杀。然而就在不久前,布罗娜.泰勒(注:Breonna Taylor,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警察在搜捕毒贩时走错住址闯进这位黑人女性家中将她杀害)和艾莫.亚伯里(注:Ahmaud Arbery,这位黑人青年在白人社区附近慢跑时无故遭到枪杀)遭到种族主义者所杀害,加上近年来已经无数有色人种被警察杀害,证明了这是美国的常态。

现在的明尼阿波利斯基本上已是个军警政府。国民警卫队正用坦克和步枪占领城市战略要道,包括几天前抗议者占领的桥梁和十字路口。

第三警区警察局起火后仍在焚烧,附近的第五警区警局被铁丝网和拒马包围。成千上万的人正志愿清理街道。多数店家封闭门窗,这些店家很多在封住橱窗的木板上写了声援运动的口号,传达如此令人激昂的讯息,显示了人群之中仍然存在一种深刻的团结精神。

市区附近的#ShortNorth艺术区的许多商家都封著,有些是出于必要,有些则出于谨慎。有商家在板子上写了声援的讯息

“该是我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了!在每个世代中,年轻人往往被说成是愚蠢的人,年轻人被剥夺公共服务预算,年轻人被踢出各种公共空间,还遭到视若无睹。你想这样会产生什么结果???不要把门锁紧,要敞开心扉、传播爱。”

明尼阿波利斯正在发生的,是一场由有色人种的年轻人领导的工人阶级的反抗。他们在24小时的抗议和占领期间,无畏地与全副武装的警察对峙,成功逼使政府起诉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警察,并且引发了一波蔓延全国争取黑人人权的运动,而且还得到国际上各地陆续展开的声援游行支持。民主党,作为明尼阿波利斯市(以及该市位于的明尼苏达州)的执政党,正想方设法并绞尽脑汁压制抗议活动,企图把抗议运动导向一直让有色人种失望透顶的体制之内。

我们需要弄清楚,究竟是谁在“糟蹋我们的城市”?是那些种族歧视的警察!是那些建制派!是那些大企业!

特朗普(台:川普)在推特上发文说“有人开始抢劫就会开枪”(“looting starts, shooting starts.”)之类的话,此话一出已经有给极右派壮胆的危险,而且各地确实陆续传出这类威胁,但是建制派故意夸大“外部煽动者”和右翼武装民兵的威胁,以此借口来镇压真正的抗议。

媒体声称抗议活动受到“外部煽动者”、无政府主义者又或是反法西斯运动(ANTIFA)的指挥。但是任何直接参与明尼阿波利斯起义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胡说八道。“外部煽动者”怎么可能是让抗议蔓延到每个大城市的关键因素?真正发生的,是最前线由有色人种青年发起的工人阶级的起义。特朗普威胁要把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目的一是分散注意,二是煽动他的右翼支持者,三是试图以此分裂运动内部的团结。我们需要以团结和大规模行动来作为反击。

国家恐怖主义与社区自卫

这场明尼苏达州史上最大规模的执法部署,绝非为了制止右翼暴徒。难道现在有哪个白人至上主义者被逮捕了吗?所谓“善良正直”的国民警卫队,运动他们至今,他们的事蹟只有针对记者攻击,甚至用橡胶子弹打伤正在报导和平抗议的摄影师的眼睛,或是恐吓试图组织守望相助队确保自己社区安全的工人阶级

实际上,在阻止右翼暴徒的任务中,工人阶级自身,特别是有色人种,是最有效的力量。例如,当索马里裔社区的民众看到有可疑人物试图在社区购物中心纵火时,他们立刻团结起来阻止他,而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则完全无视人们的报案。还有一个例子是,抗议者在第三警区对面的一家汽车零件店家抓到一名疑似警察卧底正在打砸纵火。5月31日,有一架运油车企图辗过在州际公路上抗议的人群,警察和国民警卫队事后才来到现场,然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用胡椒喷雾和催泪气体逼迫惊魂未定的抗议者踉跄离开大桥。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可靠的证据表明国民警卫队有什么实质做为制止了那些白人至上暴徒的威胁,但是建制派财团媒体都不断强调这一点,因为这是一个有用的借口,可以压制当下的抗议活动和团结。例如,媒体告诉人们不要在院子里放支持抗议的标志,因为这可能会引来右翼暴徒的攻击。当然,特朗普的推特、加上大家记忆犹新2017年夏洛特镇(Charlottesville)发生的白人恐怖袭击,但工人阶级社区自发组织起来的保安委员会是对真实威胁更有效的防御,远比什么国民警卫队更有效。

明尼阿波利斯的市长(Jacob Frey)弗雷和市政府,用国民警卫队来分化抗议活动,然而这些抗议本身已赢得不少重大胜利。最初,亨内平郡(Hennepin County)检察官迈克.弗里曼(Mike Freeman)迟迟不逮捕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警察,他声称有未公开的“其他证据”证明肇事警察无辜。隔天,示威者占领了第三派出所并放火把它烧掉,警察纷纷逃窜,随后涉案的警察德雷克.沙文(Derek Chauvin)就被逮捕了。显然这告诉我们:直接行动立竿见影。

工人阶级的斗争

第二天,抗议群众继续高喊“一个倒下,还有三个!”(one down, three to go.),指帮凶谋杀乔治.弗洛伊德的其他警察仍未受到任何起诉。此外,市政府也没有表明任何意愿对市内警察机构进行任何结构性改革。我们的路途还很漫长。而如果这时候我们对引起这次危机的政治体制献上任何一点信任,那都会是严重的错误。

明尼阿波利斯市本身的历史,就为我们如何应对政府武装介入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在1934年的卡车司机罢工期间,政府派出国民警卫队镇压罢工。他们向罢工的低薪卡车司机开枪、恐吓罢工组织者的家人、甚至逮捕了罢工的全体领袖。但这些都没有打倒工人们,因为组织罢工的社会主义者为运动建立了真正的民主体制,如此一来即使受到镇压罢工也能继续,同时也有能力解决公共安全问题。

现在,明尼阿波利斯工人阶级社区中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组织起了社区委员会,负责清理街道;向遭受催泪气体、橡胶子弹和胡椒喷雾攻击的人们提供医疗帮助;互相通报潜在威胁;还有使人们避开国民警卫队和右翼暴徒的暴力威胁。当地劳工运动也应该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并投入实际资源来提供帮助。

例如,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支部)的一名当地成员与综合交通工会(ATU)1005号支部一起动员公车司机,拒载警察,也拒绝帮警察运送示威者到拘留所。这就是公认力量的生动例子。纽约也有人采取了类似的行动。同时国际综合交通工会(ATU International)也发出了类似的倡议。自那时以来,已有3500多人加入了“工会成员支持#JusticeForGeorgeFloyd”的Facebook小组,讨论发起类似的行动。此外,诸如国际码头与仓库工人工会(ILWU)全国护理师联合工会(NNU)美国通信工人工会(CWA)以及数十个地方工会都发表了团结声明。明尼苏达大学明尼阿波利斯公立学校等机构已经断绝与警察的合作关系。

为了赢得 #JusticeForGeorgeFloyd(#为乔治.弗洛伊德讨回公道)的胜利,我们需要进行大规模、协调一致的抗争活动,并计画一天的全国共同行动日,以抵抗军方镇压示威游行的企图。广大工人阶级,特别是劳工运动,应该充分动员工会成员参加这些行动,并应想办法阻止军方利用我们的职场资源来压制这场声讨公道的运动。昨晚军队发动的暴力行动中,有社区邻里只是站在自家门口就被橡胶子弹击中。如果我们从这里可以预测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走向,工会就应该立即准备为期一天的大罢工。这场罢工可以赢得各族裔人民的同情,甚至已经表达声援运动的小商户也会支持

抗争运动应该与全国的共同行动串连在一起,特别是有些城市的警察已经开始公然暴力镇压和平的抗议行动。全国各地城市都有类似的宵禁,国民警卫队已经派往洛杉矶、亚特兰大和底特律。现在全国有将近4000万失业者,其中有色人种占了很大比例,加上到处都有无数种警察族歧视暴力的实例,尤其现在特朗普担心连任失败而正想方设法煽动支持者,如此局势埋下的炸药一触即发。

民主党的角色

大部分爆发主要抗争的城市,从上到下都是由民主党政客统治的。荒唐的是,这些民主党政客的反应不是解决自己城市里失控的警察和严重的不平等现象,而是煽动对抗争者的恐惧和动员军队。

相比之下,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的公车司机工会领导层在内的社会主义者们,正在指明道路,指出团结一致的各种族工人阶级在打击种族主义方面的关键作用。请看社会主义替代西雅图市议员萨旺特(Kshama Sawant)声援#JusticeForGeorgeFloyd运动的演讲,她呼吁进行真正的警务结构改革、向亿万富翁征税以建造永久性的廉价住房、并推行绿色就业计划。

这样的表态与民主党左翼,包括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台:欧加修-寇蒂兹)等截然不同。不幸的是,他们除了发表支持抗议的声明外,就甚么都没有做。当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像萨旺特这样会实际支持该运动的民选政治人物!运动白热化的情势已意味着我们必须跟与富豪、财团利益和警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民主党决裂。

我们正在踏入一个爆炸性斗争的新时代。我们抵抗国家镇压这场反抗的同时,也可以为今夏及以后更广泛的运动奠下基础。我们需要采取果断的直接行动,才能阻止租户被迫迁、阻止特朗普把移民驱逐出境、终结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停止削减公共教育和社会服务经费、以及防止气候灾难。年轻人和工人阶级正在采取行动,我们不仅应该继续与种族歧视的杀人警察作斗争,而且还要与这种剥削性和压迫性的制度中一切固有的不公正现象作斗争。

明尼阿波利斯本周发生的事件,显然使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和被压迫的人感到激动。抗议活动遍及全美和世界各大城市。资本主义是一种残暴和压迫的制度。尽管具体情况可能因地而异,但各地的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都同情乔治.弗洛伊德,也同情他身后爆发的追求真正正义的运动。这显示了反对一切形式的剥削和压迫,以及反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而建立国际团结的潜力。毕竟“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我们全体的伤害!”

社会主义替代呼吁:

  • 一个倒下,还有三个!立即起诉全部四名凶手警察。
  • 撤走国民警卫队!国民警卫队除了恐吓工人阶级社区、伤害报导非暴力抗议活动的记者、以及保护银行和警察局外,什么都没做。你们该滚蛋了!
  • 扩大抗争!展开 #JusticeForGeorgeFloyd 的大规模有组织抗议和全国行动日。
  • 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我们全体的伤害!工会应充分动员成员参加抗争,组织队伍协助保护抗议者,并策划一日大罢工。
  • 建立社区委员会!用来讨论运动的下一步,防止右翼暴徒跟国民警卫队的暴力威胁,并分配援助资源。
  • 对弗雷市长零信任!立刻在社区人民主导下,解散并重组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机构。必须组织一个民选且具有实权的平民监察委员会,掌管警察的聘用、解雇、审查预算优先事项以及传唤证据的权力。我们呼吁在全国范围内落实这种模式。
  • 将预算分给学校和平民住房而非用于警备!警察暴力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组成部分,而资本主义制度是结构性种族歧视和不平等的基础。我们呼吁开征富人税,用以投资于环保工作、社会公共服务、公共教育和平民住得起的社会住房。
  • 整个体制都犯罪!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尔科姆•X(港台:麦尔坎.X)曾说过:“没有不存在种族歧视的资本主义制度。”为了赢得持久的社会变革,我们必须把对抗种族歧视警察和亲资政制的斗争,扩大为对抗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斗争。
  • 加入我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