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情浪潮下 农民工的处境

2020年6月4日 下午 9:55

导致这一切的则是欠缺民主权利和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利,让资本剥削以这种极端的形式进行

赤光 中国劳工论坛

穷人和劳工最受疫症危机打击,而在这场灾难的发源与中心,中国,它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中国最底层的无产阶级——农民工。

2.6亿名农民工是中国基数极大而受到压迫最深的群体。他们广受歧视,居无定所,同时承受着官僚与私人资本无底线的剥削。中国GDP在首季下跌6.8%,而今季的跌幅可能更大,而移工是成为首批失业人士。中国望正资产管理公司估计,中国约四分之一的劳动人口(2.05亿人)正在处于“摩擦性失业”(一些人需要在不同的工作中转移,使一些人等待转业而产生的失业现象)。

在中共官方号召的复工后,鉴于官方对于各个城市乡镇之间的封锁,农民工的复工备受阻力。即便在外地的工厂中,他们只有相当低的工资,同时并没有能够承担风险的社保,但即便如此,也比待在贫困落后的农村能有更好的收入来源。

经历了第一波的疫症后,很多回到工厂区的移工都难以找到工作,薪水低过去年,因为全球危机正在蔓延,使国际市场崩溃。很多移工在三月底湖北解封时回来“等待机会”。有的家庭已经面临了没有肉食品的境地。物价无节制的增长。在高强度的限制之下,个体商贩的出售受到严格管控,而官方渠道则少之又少,甚至有趁机垄断出售渠道的现象在。蔬菜与肉类几乎翻了几倍,对绝大多数普通家庭来说,已经成了这场灾难的一部分。

复工的风险

之所以谓之进退维谷,即便成功复工,面临的也是一场看不到未来的路途。中共人社部2月21日发布通知称,涉及新冠病毒的医护相关人员染病可算工伤,其他所有返工工作人员染病不算工伤,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农民工并没有社会保险与各项福利的支持,官方在这场疫情中也毫无对工人们的扶持与帮助,只是单纯的大范围呼吁返工,却不能给出任何支持,官方逃避了在这场经济下行中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而将它踢到了工人阶级的头上,给已经深受不公平的工人阶级,带来了灭顶之灾。

另外,因为户籍制度的存在,工人想在城市定居难上加难,他们复工后,也只能挤在狭窄破旧的出租屋中。

不是这场瘟疫给了工人阶级灾难,而是这场瘟疫使工人阶级的灾难比之前更暴露了出来。在这场灾祸中,我们看到的是工人的苦难,导致这一切的则是欠缺民主权利和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利,让资本剥削以这种极端的形式进行。在一条中央高度控制的制度下,上层阶级的既得利益者们无节制的索取,不顾无产阶级的死活。社会资源的分配被官僚与资产阶级控制着,压榨着其余人们的生存空间。即便到了这种地步,也有大量像中国红十字会这样的组织与团体的贪污存在。

在工会沦为独裁制度工具的中国,需要建立一个真正能起到作用的独立民主工会,从而组织整个工人阶级,包括移工及城市居民,在现危机下为自己的需要而团结起来斗争。我们应当主张全民医疗保险及失业保险、废除中介公司及非正式岗位、保障所有工人得到正式雇佣合约、大量增加医疗及退休金的投资,而不应花钱在维稳费及南海军事化上。我们要将药剂企业公有化及交由民主控制,不再让它寄性在公共医疗系统之上。并将任何裁员和减薪的企业接管,交由工人控制和管理。废除不公正的户籍制度,让工人能够在城市定居,同时通过租金管制、将房产业民主公有化、充分所有空置房屋(在很多城市占全部房屋数目的四分之一)以及推出一个大规模兴建及出租可负担房屋的计划。

而这一切,都需要用我们的斗争去争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