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特维森学社”遭打压:中共政权对左翼的又一次攻击

2020年6月9日 上午 10:21

无论镇压和言论封锁的力度有多大,都不可以阻挡未来中国乃至全球工人阶级斗争的巨浪

执伞生、马加烈
中国劳工论坛

2020年4月22日晚,由网站“主人公网”和网络组织“克雷特维森学社”联合主办的“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网络文艺晚会”在网络上举行。晚会由克雷特维森学社社长“黎怀”主持,主人公网站长顾金钟致辞发言,来自全中国的472人参加活动。活动参与者亦包括天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授等体制内人物。晚会内容以文艺表演为主,活动以《国际歌》的集体演唱收尾。

4月24日,克雷特维森学社社长被警察带走前紧急向学社负责人通知了情况。社长“黎怀”被训诫后当天被释放。随即,为了避免警方打压升级、波及更多组织成员或晚会参与者,克雷特维森学社与全部群组紧急自行解散。目前,中国人气视频网站bilibili(B站)上已经搜不到克雷特维森学社官方帐号,所有发布视频遭到删除。

大多数西方媒体特别关注自由派、香港民主派、人权律师、宗教信仰者在中国遭打压的情形,但真正的左翼人士也在遭遇中共的持续镇压。 2017年11月15日,中共警方就打压了广东工业大学举行的一场以毛派为主的左翼读书会。2018年6-8月,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尝试自行组建工会,遭到资方迫害,而声援佳士工人抗争的青被捕,并被迫在电视上认罪、称自己受“激进组织”操控。由于介入佳士工人斗争,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在2018年遭遇不予注册、会长被警察带走、被校方强制改组的命运。随后,全国很多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会都被打压和解散。

上述情况足以说明,今天的中共已不再是左翼政党,但是中共政权仍然以“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掩饰自己,以维护其统治正当性,而习近平也在用一些毛派措辞和“马克思主义”言论,试图唬骗大众。同时,资本主义复辟后,中共一直害怕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通过纪念列宁等方式,先在青年、然后在工人之间传播。事件中的克雷特维森学社正是一个被视为“毛左”的青年学生组织,主要工作是宣传左翼思想。该组织通过QQ群联络,并在B站上发布马克思主义经典,以及左翼文学、哲学、历史、政治类视频。因此,这次打压可谓中共政权对左翼的又一次攻击。

打压社会主义的“共产党”

正如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一直所警告的,中共政权为了维持统治而升级镇压。它并没有表面上显现得强大而稳定,而在疫情带来的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经济成长大幅下滑以及中国可能出现大规模失业的情况下,更是和其他资产阶级政府一样,陷入40年来最大的麻烦。尽管从2月中旬开始,官方不断进行“正能量”宣传,不满的声音正在升温。因此,中共需要提防一切有行动力的民间团体,而习近平也在利用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冲突合理化本已空前的镇压。并且,这一轮镇压也波及香港,令10余名泛民人士(他们与内地被打压的左翼抱有截然不同的政见 )从4月18日起陆续遭到逮捕。

在严重的贫富差距、政府腐败、社会不公下,即使政府持续打压,左翼思想在中国仍然出现回潮,反映群众中存在政治意识的左转——这是个积极讯号。这些左翼通常会被外界标签为“毛左”,或者以毛派自居。毛派确实占中国左翼的一大部分,但是“毛派”标签亦可能代表各种不同意思,而且只是一些左翼的“图腾”。我们与毛派对于谁是社会主义革命中坚力量、如何建成社会主义等问题上存在关键性分歧,而很多左翼也存在民族主义倾向,但也有部分正在摆脱这种局限,寻求国际主义的愿景——中国的斗争是全球反资反帝国主义斗争的一部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的国家性质,毛派之间对中共可以从内部改良还是需要被取代有不同的看法。

中共每一次对异议人士的镇压,都意味着国家暴力升级、反抗中共的力量受损。因此,我们社会主义者对习近平的高压政权下对一切左翼和自由派的镇压行为强烈反对。无论镇压和言论封锁的力度有多大,都不可以阻挡未来中国乃至全球工人阶级斗争的巨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