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莎·卢森堡:她的革命思想

2020年6月9日 下午 11:20

今年1月15日是杰出的革命社会主义领袖罗莎·卢森堡遇害101周年纪念。本文由爱尔兰社会主义党(ISA爱尔兰支部)首次发表

Eleanor Crossey-Malone(ISA爱尔兰支部)

文中探讨了她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的捍卫,以及面对着当时日益机会主义和改革主义的的德国社民党领导层,她对于革命改变的必要性之坚持。

为祭奠罗莎·卢森堡的死亡,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莱昂·托洛茨基在德国的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讲里,提到了第一次看见她的情境:

“她登上了代表大会的讲台,作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化身。以她的逻辑与讽刺作为武器,让她最公开的反对者都沉默了。”

——托洛茨基,《卡尔·李克卜内西与罗莎·卢森堡》,1919年

卢森堡以她对改良主义思想的挑战而闻名。她是一名坚持马克思主义和革命观的阶级战士,同时还是一位坚定地支持工人斗争的乐观主义者。即使经历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国际社会主义运动领导者们的历史性背叛,她仍对工人斗争与胜利抱有信心。

卢森堡于1871年出生于波兰,是一位犹太人后裔。从15岁起,她就活跃于社会主义政治中,协助组织罢工。她发表了一篇关于波兰工业发展的博士论文,是当时为数不多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之一。在德国期间,她加入了德国社会民主党(SPD)。德国社民党成立于1875年,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社会中拥有群众基础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之一。抵达柏林后,她成为一名记者,同时在党组织的培训中心里教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

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歧

在卢森堡的年代,欧洲许多社会主义运动都声称与马克思主义思想有联系,其中包括第二国际党——当时被称为“社会民主”的一群由不同国家内的社会主义政党所组成的组织。即使是那些篡改了或完全放弃马克思主义分析的政党,也常常需要通过在口头上支持马克思主义,来使他们的思想合理化。但是,这些国内政党和国际组织实质上成为了有着明显不同的观点和方式的平台。这些分歧最终展现为国际组织内的两个不同阵营,特别是在俄罗斯和德国的政党中,这些分歧展现得最为显著。

革命社会主义者是这场争论的一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党。他们了解到最终必须资本主义系统割离,同时工人阶级必须从资本主义阶级中夺取经济和政治权力,他们以这个立场介入在工人和被压迫者的日常斗争中。资本主义本质就是一个危机不断的制度。它会一而再地为工人的新起义创造条件。然而列宁特别指出,为了确保他们的胜利,必须做好准备 ——通过在革命党内组织起来,同时保证党能成为工人的利益而开战独立战斗的工具。布尔什维克党人将工人革命视为一种活生生的发展,并力求不断提高工人阶级的意识,以适应社会主义革命变革的需要。

改良还是革命?

第二国际内部争端的另一派,是反革命观点的支援者。这种观点被总结为改革主义意识形态。另一名德国社民党的成员,爱德华·伯恩斯坦(Eduard Bernstein),成为第一个对这一倾向作出理论表达的人。在他的著作《进化社会主义》(1899年)中,他挑战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制度最深刻的观察。伯恩斯坦声称,资本主义不是本质上是一个容易触发危机的体系,反之,它有着维护自身稳定的能力 ——它的“适应机制”可以使之克服其自身的矛盾,从而去规避革命性和系统性变革的需要。他认为,工人阶级并不是社会主义变革的引擎,而应该是通过组织工会和争取改革的反式,帮助资本主义制度适应和避免危机。

伯恩斯坦认为,只靠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改革,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迎来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者对政治权力的追求不再是为达到目的的手段,也不再是刺激工人独立运动的平台,而是其目的。值得注意的是,卢森堡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内部的改革。她完全赞成工人阶级为改善他们的权利和条件而斗争。然而,她并不把这场斗争本身视为目的,并驳斥了资本主义这一体制是可以改革的观点。

卢森堡在伯恩斯坦的书中,看到了他与马克思主义的戏剧性决裂。这种分裂具有深远和危险的影响,甚至可能威胁到整个工人运动,并颠覆整个欧洲发生的剧变。她写了《改良还是革命》一书做为回应,在其中她解构了伯恩斯坦的论点,也披露了其弱点。她驳斥了关于信贷制度今后能避免陷入危机的错误观点。这一观点在未来,2007-2008年的经济崩盘,也就是所谓的“信贷紧缩”中得以证实。她提出所谓的信贷制度,实际上即是允许企业在崩溃前背负巨额债务,会让危机变得更加影响深远且更具破坏性。

伯恩斯坦在辩论中声称,无论每个群体设想什么道路,他们最终都将支持社会主义的目标。而卢森堡质疑到,如果工人的斗争导致改革,能在使工人富裕起来的同时加强资本主义制度控制,那么为什么社会主义会成为必然的呢?工人阶级及其组织又将如何立即成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种子和支持资本主义的支柱?她恰当地提出的:

“…那些提出支持立法改革、反对征服政治权力和社会革命的人,并没有真正选择一条更安稳、更平静、更慢的道路,来以达到相同目标。相反,他们选择了不同的目标。他们并非如他们表面所说的却选择建立一个新社会,而是主张对旧社会进行肤浅的改造。”

—— 《改良还是革命》,1900年

改良主义的根源

卢森堡指出,这些思想来自党内领导层的学术阶层,他们掌握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知识,希望把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斗争中最尖锐的武器——从党内广大工人的手中夺走。而这不仅仅是因为担心改革主义领导层会暴露得不够。伯恩斯坦的理论并不能反映工人阶级的观点,而是中产阶级思想对党的入侵。由于中产阶级位处在社会中的夹心位置,他们会分成一方支持资本主义,和另一方对大资产阶级怀有敌意。

伯恩斯坦的思想最终表现了中产阶级的一种不可能的期望,即资本主义的致命矛盾可以简单地自我调节,而无须经过精英阶层(拥有私有产业,从工人劳动中获取利润)与工人阶级(一方面出卖劳动制造巨大的财富,一方面却没有自己的生产手段)之间的冲突。这些想法也许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在社民党日益壮大并愈加官僚化的情况下获得了广泛的认同。

后来,卢森堡也曾与那些比表面上声称支持她在《改良还是革命》中政治立场的人发生冲突,其中最受人关注的一位,是社民党的主要理论家卡尔·考茨基,即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教皇”。在1910年,卢森堡写了一篇关于“群众性罢工”问题的文章,作为争取选举制度改革的手段,去反对德国那些占统治地位的阶级——普鲁士的大地主(《下一步》1910年)。对卢森堡来说,这样的罢工运动是“我们社会主义阶级斗争的部分表现”。

考茨基反对这一立场,这反映了保守派不愿去疏远日益官僚主义和改良主义工会领导人的想法。他挑战资本主义统治的策略是,让社民党在“消耗战”中逐步“积累力量”。然而归根结底,这反映了他自己对工人阶级的群众斗争缺乏信心,以及社民党的很大一部分人正在脱离反对资本主义的必要革命斗争。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所有这些政治分歧都变得愈加明显。

资本主义与战争

马克思主义解释了资本主义系统本质上便会导致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其根源在于不同国家资本主义阶级之间的紧张关系。1914年,这种革命性的观点系统性地分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场战争根本上代表了竞争资本主义阶级的斗争,特别是德国、英国、法国、美国、俄罗斯和日本,都是为了通过征服和利用世界市场牟利。统治阶级愿意派遣数百万工人阶级为实现这一目标而相互屠杀。然而如果劳工领袖支持战争,那就意味着工人组织服从于保卫国家资本主义阶级及其制度。卢森堡和布尔什维克一样,坚决反对战争,呼吁在国际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以结束一切战争。

革命社会主义者和改良派之间发生了严重的思想冲突。所有在交战国内的民族主义宣传都在传播了这样一种观点:即战争是必需的,是为了保卫“祖国”内所有阶级人士的利益。所有左翼力量在这时都承受着巨大压力,要求他们屈服于这一想法。然而,虽然第二国际的成员党达成一致反对战争,实际上考茨基和社民党内的改良派认为,在战争结束之前,不能为社会主义而斗争,这实际上意味着他们并不反对战争。

卢森堡很清楚,放下阶级斗争,就等于放下唯一能够结束战争的工具,实际上不仅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在1917年的10月革命里做到了——同时于之后的所有战争亦是如此。所以最终卢森堡和李克卜内西被迫退出社民党,成立了名为斯巴达克斯同盟的独立组织——以古罗马奴隶起义的著名首领斯巴达克斯的名字命名。

革命的建立

1917年,俄罗斯爆发了大规模罢工,推翻了沙皇独裁统治,并发展成推翻改良派临时政府的一场革命。在布尔什维克的政治领导下,俄罗斯革命取得了成功。与社民党不同,他们不是一个简单地声称坚持马克思主义,却在同时同时适应体制,并越来越接受改革思想和方法的政党。自成立以来,他们一直是一个为革命做准备的组织,并在工人阶级中建立了强大的群众基础。其领导和干部都是认识却经过考验的战士,在20世纪初,他们在俄罗斯与沙皇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中共同取得了宝贵的经验。

也许罗莎·卢森堡一生中最大的悲剧,就是她没有在德国或波兰(她在那里也很有政治影响力)建立这样的组织。毫无疑问,她是一位勇敢的战士,在战前时期打击堕落的社民党改良主义这方面,她的声音很明确。然而,她的思想并没能通过一个组织来表达出来,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倾向的形式,原本可以在德国工人阶级的先进阶层中建立一个重要基础。然而直到战争时期,以及1918年12月德国共产党(KPD)成立时,她才试图纠正这种情况。即使德国共产党仍吸引了不少杰出的革命阶级战士,但它缺乏经验,缺乏德国工人阶级的充分支援,无法发挥决定性的领导作用。

当然,对卢森堡的上述批评,需要考虑到其所身处的历史背景中。直到1917年俄国革命,一个独特的革命社会主义党在社会主义斗争中的重要作用,才真正在实践中得到体现。在此之前,大多数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德国社民党才是工人挑战资本主义的典范组织。

鉴古知今

今天,社会主义变革的急迫性与工人意识和组织水准低之间的矛盾变得更加突出。2007-2008年的经济危机使全球资本主义陷入长期衰退,并标志着工人工资和工作条件受到新的冲击,但与此同时,它促使工人采取行动去捍卫自己的工作、工资和条件。工人和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寻求解决办法,并将眼前的问题联系起来,例如削减公共服务、住房不足、生活成本上升以及制度本身。这一波激进主义浪潮也在世界各地的新左派编队中找到了政治表达,并为英国的科尔宾(港:郝尔彬,台:柯宾)、美国的桑德斯、法国的梅朗雄(台:梅兰雄)提供了巨大的支援。经历过经济危机以来,人们开始思考工人党应该如何组织、如何为社会主义变革而奋斗等的问题。

然而,与紧缩政策和对工人的攻击齐头并进的,是削弱妇女、LGBTQ+人、移民和族裔群体权利的推动,像特朗普(台:川普)这样的人,错误地将生活水准和工资降低归咎于制度之外,并归咎于其他受压迫群体。今天,一个革命性社会主义政党的一项重要任务,是作为阶级斗争的记忆体,把斗争重新集中到应有的目标上。革命社会主义者的做法是,把一切对工人的攻击和一切压迫的根源,追溯到资本主义制度及其代表,从而建立团结统一运动,促进社会主义社会变革。

我们可以从罗莎·卢森堡的思想,以及她的生死事件中吸取很多的教训。向保守和民族主义思想屈服、不加批判地采取两害取其轻的做法、或将我们的愿望局限于更仁慈的资本主义,这些都是对社会主义者来说仍然非常现实的压力,特别是在一些新一代工人重新面对这些思想的时候。然而,这些忽视工人摆脱过去的束缚和领导的压力,特别是在新一代中,可能使马克思主义和革命思想被完整地放弃。卢森堡之死和德国革命的失败,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即如果强大的革命领导层在整个工人阶级中扎根,建立一个充满活力和强大的民主集中组织,历史将会如何发展?1918/19年的悲剧表明,这样的一个政党是绝对必要的。

罗莎·卢森堡在最后一篇文章中,她向统治阶级和与他们合作破坏工人阶级革命活动的劳工领袖发出警告。她不朽的话语将以新的力量重生:

“你这个愚蠢的走狗!你的’命令’不过建立在流沙之上。明天,革命将’再次崛起,并挥击它的武器’,而令你感到惊恐的是,它将用喇叭高声宣布:我是过去,我是现在,我是未来!”

—— 《秩序于柏林恢复》,1919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