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杀到 抗争到达关键阶段

2020年6月28日 上午 12:43

连结中国劳动群众,将革命输出全国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上月底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掷下一枚重磅炸弹──港版国安法。新国安法势必打击香港仅余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等民主权利,民主抗争已经成为了“终局之战”。

国安法内容包括反对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也包括要求港府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最令人关注的,就是中共政权可以根据需要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承认将会设立新部门执行港区国安法,其包括情报收集及武装部队,并与内地国安机构紧密合作。这分明就是政治警察部门。未来反抗政府的人士将更多受到监控、盗取资料以至判监。

过去国保也并不是没有在港活动,不过也只会是地下进行。2015年的铜锣湾书店事件,国保就是在香港秘密行动,将店主虏走到中国大陆拘禁。倘若国安恶法通过,中共国保在港的活动将会更加常态、公然,并且凌驾于香港的法律。

另外,人大作出的“决定”授权了人大常委会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实际条文与执行机制,然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并直接在香港刊宪实施,据报北京会最早于6月底之前完成“立法”。

换句话说,这次是北京首次透过人大这个橡皮图章,绕过香港的立法机关直接在香港进行整套立法,相当于废除了香港本地的立法会。虽然过去人大也曾经对香港事务作出“决定”,包括2014年关于假普选的“831决定”和2017年有关高铁“一地两检”的决定,但就实际立法内容还是需要在香港的立法会表决。

绕过本地立法先例

开了这次先例,未来北京基本上任何恶法也可以直接在港颁布并施行法律。中共害怕“港版国安法”会像过去《基本法》23条或送中条例那样,在本地立法阶段掀起香港大规模群众反抗,亦担心权力有限的立法会一旦9月选举如去年区议会选举那样变天,将不再是中央可以依赖的机构,因此为免夜长梦多由北京直接立法实施。

至于国安法实际条文内容,至截稿为止当局仍未公布。不过,近日建制派政客已频频吹风,暗示立法将从严。叶国谦指国安法立法后,“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将成禁忌。谭耀宗更加指,无论是议员或是参选人都不应该反对国安法,否则属违反《基本法》,应予取消参选资格。看来,“港版国安法”会比《基本法》23条更加严苛。

泛民除了依照基本法循序渐进争取民主外,并没有其他纲领。中共不断践踏法律框架的情况下,泛民只能节节后退。由于国安法已经写入基本法,泛民主派及各立法会参选人可因被指控反对基本法而被取消参选资格。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最近就表示国安法“应该由港府自行就国家安全立法”。这句话只是诚实地反映了整个温和泛民的思维。要知道在2003年时,民主党起初准备接受一个宽松版的廿三条,只是因为最后有50万人上街才将恶法推倒。现在我们需要一场比去年更大规模和具清晰纲领的斗争运动才可以成功抵抗中共的攻击。

为何中央突然会今年推出“港版国安法”,且从宣布、起草、立法前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完成?

实际上,中共推动国安法并非反映独裁政权的强势,反而是其外强中干的危机。去年香港的抗争原本已经是中共1989年以来最严峻的危机,然踏入2020年,中国面对疫情、经济危机、帝国主义冲突急遽升温,国内面对的危机比去年更加严重。

这些都是国内一个个定时炸弹。北京在这时推出新国安法,正是因为他们急了,害怕香港的抗争会成为中国革命的导火索,威胁中共专制的存亡。

反过来,这正正是中共的弱点。西方帝国主义政府只是想利用香港作为议价筹码,以迫使中共让步,榨取更多利润。香港群众要战胜新国安法的威胁,抗争的出路不再于寻求西方帝国主义政府支持,而是连结起中国亿计被压迫的劳动阶级及他们的诉求,将革命输出到全国,结束中共的资本主义专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