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抗争青年:警察刻意精神折磨示威者

2020年6月29日 上午 1:38

S : 社会主义行动记者
A : Anson

S:你是谁?为什么要参加抗争运动?
A:我的名字是Anson,今年20岁。我是由反送中运动开始参加社会运动,我认为香港变得越来越接近中国式的人治社会,示威者被诬告、滥捕、虐待等,我想站起来反抗,否则我们连发声的权利也失去。

S:最近你的抗争情况是怎样?
A:我上月在母亲节当天参与集会被冲过来的警察拘捕,被捕后首先我被下令面向墙璧、双手举高放于头上维持一至两小时,其后双手更被胶索带勒至红肿,被送往警署后发现很多无辜的巿民也被拘捕,我们被搜身、个人财物也被取走。我们被安置在划上小圈子范围的停车场地上,在污秽的环境苦渡一整个晚上。其间警员态度恶劣,被捕者往往要苦等数小时才可以喝水和上厕所。由被捕至获释接近40小时,等同长时间的精神折磨虐待,我们的基本权利也被剥夺。

S:抗争已经超过一年,年青人有什么想法?
A:我认为现在前线的抗争者处境比以前更恶劣,武力与警察实在太悬殊,我认为只是能拖延时间,将警察的行进速度减慢而已。现在政府甚至使用暴动罪检控示威者,使抗争风险变得越来越大、压力越来越高,恐惧是不能避免的。

S:你认为国际战线是什么?
A:我在抗争中听到不少带有口音的巿民参与,显示仍有些中国人是清醒、知道中共是一个打压人权的政府,但只因在中国被打压风险更高,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的。最近在美国亦发生了反警暴、反种族主义的抗争,都显示美国政府派警察打压示威者,实行戒严等,都是非常腐败的。所以我认为只要是被压迫者、不分新疆、蒙古、或武汉人民,都要反抗中共暴政,以推倒中共专政为目标而奋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