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地域歧视作斗争!

2020年8月3日 上午 5:45

地域歧视在计划经济的时代被部分地克服,但是伴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再复苏及加强

Razin 中国劳工论坛

在今天,地域歧视不能再被视为一种不重要的网络口嗨了,这根本不是不同地区的人之间的玩笑与调侃,而是和种族主义和排外思想一样,是统治者对群众分而治之的工具。它首先将压迫指向中国的不发达地区,如东北、河南;而现在又随着疫情的扩散指向了湖北人。三月末湖北黄梅和江西九江边界上的冲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中央政府所谓“善待湖北人”的号召根本没有在地方政府之间起到任何作用。

籍贯成见

哪个地方政府不是像防贼一样防着湖北人呢?我们可以看看被中共官媒和小市民夸赞的“硬核河南”是一种什么行径。河南省政府采取堆积土块、石块的形式堵塞道路,把经过湖北的归乡人员劝返,禁止任何鄂牌车,在已经从湖北返乡的人家门前拉横幅——这不得不让人想起纳粹上台后法西斯匪徒在犹太人的家门口画六芒星的情形,这一回则是湖北人成了中国的“不可接触者”。难道对中共而言,重要的工作不是保卫人民免受病毒之害,而是保卫自己免受湖北人之害吗?

河南省围堵返豫武汉务工人员(图翻摄自新浪微博)

而工人阶级在地域歧视中受到的伤害则是最大的。许多湖北农民工要经过九江和黄梅的边界大桥南下广东务工,这样一来他们的收入来源彻底被断绝。对湖北人的用工歧视也变得常见起来。据《湖北日报》报道,湖北人返工、求职时碰壁,有的企业规定不得录用身份证号码以“42”开头的员工,有的一见到湖北人就打出“招工已满”的幌子,甚至还出现了湖北籍劳动者无故被辞退的情况。即使是劳动法也不能保卫他们的正当权利:这本来就是废纸一张。

地域歧视在计划经济的时代被部分地克服,但是伴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再复苏及加强,是中国资本主义地域发展、城乡发展不平衡的产物。早在疫情之前,东北和河南等地就一直承受着地域歧视的攻击,辱骂他们的口音、方言、文化,北上广深等发达城市在这一歧视链中是高人一等的。

但不要被这层绣花枕头给欺骗了。这些“国际化”的、体面的大都市究竟是建立在什么之上的呢?北京有700多万的外来人口,占北京市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河北、河南、东北、山东的外来打工者最多。中国的资产阶级压榨着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打造了一座又一座的样板城市,而广大的内地乡镇和农村仍然处于极端贫困的状态。在北京市的管理者眼中北京的外来务工者不是“北京人”,不应挤占北京市的公共资源,没有资格拥有北京市的户籍,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兴区火灾后北京市的“整治”使大量外地务工者流离失所。中共媒体也一直在煽动地域歧视。在各种负面新闻和案件中,中共总是要强调人的东北和河南人身份。这些外省人喜欢“偷井盖”,喜欢酗酒,口音是粗俗的,文化是下贱的,品格是卑劣的,在“大下岗”中失业的东北国企员工纯属“好吃懒做”、“自作自受”。

地域歧视的本质

但值得庆幸的是,中国的工人阶级,遭受这一反动思潮影响不大。虽然没有良好的待遇,但是全国各地的工人仍然赴往武汉建设方舱医院;各地的劳动者们志愿无偿捐赠物资、加班加点制造防疫用品……这一过程中他们是怎样忍受中共官僚的吃拿卡要、资产阶级的压榨和利用的,我们对此倍感痛心,不能把他们的无私和光荣归到官僚与资本家上去。

地域歧视的实质是什么呢?是中国的官僚大资产阶级煽动小市民仇恨来自全国各地的劳动者,在社会问题上转移矛盾,并着手对这些进入中国资本主义中心地带的边缘地区劳动者进行镇压。基于工人斗争的考量,加上建立独立工运的需要,地域歧视是不能被忽略的,从中我们可以窥见中国资产阶级想怎样培育排外思想,怎样分裂中国各地的劳动者。为了保卫中国劳动者,消灭地域发展不平衡,社会主义者坚决反对地域歧视,坚持工人阶级的团结斗争。

标签: